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906章 邪门儿了

    大厅一阵哄笑。

    气氛又微微热闹起来。

    等对方低声议论结束,秦凡接着道:“今晚这段饭是李哥李总宴请大家的,咱们都举杯敬一下李总吧。”

    大伙一听端起酒杯,纷纷向李建成表示感谢。

    李建成乐呵呵一笑,急忙站起来端起酒杯。

    干了一杯之后,秦凡再度道:“好了,既然李总给大伙送了福利,那我就代表公司,也给大伙送个福利。”

    众人一听神色一震。

    秦凡笑了笑说道:“我之前说过了,大伙的工作干好了,指定亏待不了大伙的,这样啊,这个月的工资按照两倍发送,算是大伙这半年来的辛苦费。”

    虽然这个肉产品加工厂并非他亲手建立的,但是不管咋说现在都是自个的一份产业。

    给医馆和公司那边的员工发福利,秦凡肯定也不能忘了这边。

    而且来的路上,双倍工资这事儿他已经跟李建成打过招呼了。

    虽然秦凡是拿主意的,但是李建成毕竟是有股的,所以于情于理给对方说一声是好的。

    众人一听肯定高兴啊。

    秦凡本来给他们的工资实际上并不低。

    而且这双倍工资让他们这种打工的人一下子感到很爽。

    顿时一个个对秦凡一阵感谢。

    旋即大伙纷纷过来向秦凡和李建成敬酒。

    秦凡因为还要开车,他不能喝的太多,所以后面,有别人给他挡酒的。

    吃过饭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司机把工人拉了回去。

    李建成本来挽留秦凡晚上到县城的洗浴会所泡个澡啥的。

    不过秦凡知道,这家伙一向都好大保健那一口,要是到了洗浴会所,这家伙肯定找小姐,所以他死活都不去的。

    旋即秦凡直接开车从从县城那边回到了家里。

    到了家里已经快十点了。

    父母已经睡下了。

    秦凡也没打扰直接回了房间。

    打开灯,他迫不及待的把买来的小篆字典拿出来,又拿出上清心法,然后他开始了辛苦的翻译之路。

    小篆的翻译不像是现代汉字那种,妈的找个偏旁部首或者笔画啥的,就可以查出啥字儿。

    但小篆这玩意不一样。

    这活儿是一个耗神的活儿,不过幸亏这本心法字儿不算太多。

    彻底,灯光亮着。

    秦凡伏桌一字一句的翻译。

    次日黎明。

    秦凡这才抬起头,伸了一个懒腰,花了一晚上的时间,他只翻译了三分之一。

    不过秦凡并不觉得辛苦。

    妈的他只要觉得,到时候这玩意真是是啥好的修炼功法啥的,他吃再多苦都没有啥。

    站起身走到窗口,看着外面。

    天微微亮,秦凡转身把上清心法收了。

    旋即他趁着还有一点儿时间,抓紧时间休息。

    两个小时后。

    嫂子翠兰喊他起床吃饭。

    秦凡起来洗了一把脸,然后吃了早饭,他本来想着今天也没啥事儿,可以再睡一会儿的。

    结果他刚睡了不到半个小时。

    秦凡的电话响了,是鸡场孙大柱打过来的。

    拿起电话瞅了一眼,秦凡接了电话问道:“大柱叔咋了,是不是把那黄鼠狼捉住了?”

    孙大柱在电话里急忙摇头说道:“老板不是啊,你赶紧来,出事儿了。”

    “啥?”

    秦凡一听坐起来,眉头一皱问道:“出啥事儿了?”

    孙大柱这才急匆匆的给秦凡简略的说了一下。

    对方说完。

    秦凡这才知道原来是黎娟好像中邪了,一大早起来忽然哭哭啼啼,精神恍惚。

    听了对方的话以后,秦凡脸色一沉,他摇头说道:“不可能啊,这黎娟婶子咋会这样啊?”

    他那个鸡场虽然处在山里,不过秦凡之前早都用透视看了,地处宝地,没触到风水啥的大忌啥的。

    孙大柱摇头说道:“老板我要不知道啊,您要不快点来看看,我们已经把她堵在房间,害怕她想不开啥的。”

    秦凡点头说道:“行,你们先盯着,我马上来。”

    说着他挂了电话。

    他本来还说今天洗个头啥的,妈的现在也没时间了。

    随便拿件衣服披在身上,秦凡往出走去。

    刚踏出门,秦凡忽然停下来,扭头冲着蹲在凳子上的小狸喊了一声。

    小狸一听睁开眼,顿时一下子从凳子上跳下去,直接跟着秦凡出去了。

    “小凡,你去哪儿啊?”翠兰正在院里剥豆子。

    秦凡也着急,边往出走,边说道:“嫂子,鸡场里有点事儿,我过去一下。”

    翠兰一瞅秦凡这家伙很着急的样子,顿时她放下手中的活计问道:“鸡场咋了,没事吧?”

    秦凡现在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也不知道说啥。

    他只是摆手说道:“嫂子没事儿,中午我就不回来吃饭了。”

    翠兰点头说好,便嘱托秦凡上山慢点。

    走出门外,秦凡开上车这才去了山上。

    鸡场。

    孙大柱李大牛他们几个人正站在娟的宿舍门口。

    看着黎娟在宿舍里哭哭啼啼的,而且又说一些玄乎其玄的话儿。

    妈的这状态让他们觉得有些恐怖。

    “婶子,你咋了跟我们说一说啊。”

    陈有容胆子比较大,其他人不敢靠前,只有她站在旁边问道。

    黎娟哭哭啼啼的看着陈有容,没有搭理。

    她依然带着恸哭悲戚的声音,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些怪话。

    陈有容脸色沉重,扭头冲着旁边的李大柱喊道:“大柱叔,给小凡打电话咋样了?”

    李大柱点头,“已经打过电话了,他正在来的路上,估计很快就会到了。”

    陈有容叹口气,她没想到这黎娟平日好端端的,这咋就忽然成这样了。

    农村的人一般都相信鬼神之论。

    而且事实上村里也有人鬼附身过,所以陈有容他们想着说不定是啥鬼附身啥的。

    十分钟后。

    奔驰停在鸡场门口,众人一瞅急忙跑了出去。

    “人咋样了?”秦凡皱眉问道。

    孙大柱摇头说道:“老板,还是老样子啊,而且我感觉比之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更严重了。”

    秦凡一听也没二话,急忙走了进去。

    刚到院子,就听到宿舍里传来哭声。

    黎娟的哭声悲戚长鸣,让人听了很压抑难受。

    这时候秦凡听着那哭声就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一般人哭的时候是没有这么惨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