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903章 喝多了

    她看着小凡笑着说道:“小凡,我咋感觉还没喝够哩,你再陪婶子喝一点儿?”

    秦凡呃的一声,妈的他还真没想到李梦玲竟然这么能喝。

    不过秦凡吃了人家的东西,他也不想扫对方的兴,顿时秦凡点头说好。

    李梦玲一看秦凡点头同意,旋即她转身从房间又拿出一瓶酒。

    不过这次拿的不是啤酒,而是白酒。

    “我靠,婶子,这”

    秦凡瞅着这瓶白的,顿时无语。

    李梦玲点头笑了笑说道:“白酒带劲儿,咱们整点白的吧。”

    呃

    秦凡心想妈的这白酒带劲儿,这李梦玲想干啥啊。

    顿时他摇头苦笑道:“嫂子,咱还是喝得啤的吧,你们女人喝白的对身体不太好。”

    说实在的,其实秦凡不喜欢喝白的,二来他担心万一这李梦玲整醉了,酒后乱那啥,到时候就麻烦了。

    李梦琳摆手一笑说道:“没事儿,婶子一般都不碰酒的,这不是你来了嘛,我稍微喝点儿。”

    说着她二话不说,旋即打开瓶盖,然后拿出酒盅。

    接着转身去了厨房端出来两个吃酒小菜儿。

    秦凡这时候才明白了,妈的李梦玲连小菜都弄好了,这是早有准备啊。

    虽然他这么想着,不过看这李梦玲兴趣这么高涨,秦凡也没说啥,旋即二人开始喝了起来。

    “婶子,我来敬你啊,”秦凡端起酒杯笑着说道。

    李梦玲抬头眨着那双闪亮的大眸子,点头笑着说道:“好呀。”

    旋即跟着秦凡碰了一杯。

    接着秦凡拿起酒杯又给李梦玲斟酒,二人又聊了起来喝着。

    刚开始李梦玲话还不太多,结果这几杯烈酒下肚,这话就多了起来。

    她开始跟秦凡说起来一些事儿,说是事儿,其实多是她心里的苦闷。

    李梦玲说这些事儿,秦凡倒是可以理解。

    毕竟她现在这么年轻,婚姻却并不幸,搁谁心里都烦闷。

    等李梦玲说了事儿以后,秦凡倒是有些惊讶。

    他没想到这李梦玲平时看起来见人都是一副高兴的样儿,但心里却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

    “来吧婶子,走一个。”秦凡端起酒杯。

    他实在没有啥好话来安慰对方,所以只好拿起酒杯。

    二人碰杯以后。

    李梦玲便又聊了一些事儿,又几杯酒下肚。

    转眼间快一个小时过去了。

    秦凡一瞅这李梦玲喝得有些多了,这说话都捋不直了。

    顿时他伸手压住李梦玲的杯口,“婶子行了,不能再喝了。”

    没事儿,李梦玲一把握住秦凡的手摇头笑道。

    秦凡呃的一下子缩回手,这李梦玲又仰头喝下。

    她这才强打起精神笑着说道:“小凡,你放心啊,婶子以前没结婚的时候,练的酒量不算差劲,没事儿的。”

    秦凡瞅着李梦玲这个样子,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啥,只好跟着李梦玲继续喝着。

    半个小时后。

    李梦玲酒杯一放,歪在一边。

    秦凡一瞅终于松口气了,他想着妈的终于算是把这李梦玲给放倒了。

    旋即秦凡起身,他把桌上的东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这才扶着李梦玲准备去炕上躺着。

    一扶到炕边,秦凡轻轻把李梦玲放下来。

    结果这时候李梦玲忽然紧紧勾着他的脖子,秦凡没站稳,一下子压在了她的身上了。

    “我靠”

    秦凡顿时只感觉对方的胸口那两个馒头晃动着,很柔软。

    而且李梦玲本身身子丰腴,这感觉更是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两个人身子贴在一起,看着身下李梦玲那张泛红的脸颊,就连李梦玲的呼吸声都能感受到。

    瞅着身下这么一个女人,妈的秦凡作为一个男人,没反应肯定是假的。

    可是他还是保存着一点理性。

    顿时秦凡单手撑在炕上,另外一只手去扯李梦玲勾在他脖子上的胳膊。

    但是妈的秦凡万万没想到,这平时看起来,力气有点小的李梦玲,这时候力气竟然这么大。

    她的两手紧紧勾住,就是不撒手。

    “婶子,你赶紧放开我,好好休息,”秦凡好言相劝道,他也不敢对李梦玲动粗。

    李梦玲醉着摇头说道:“小凡你不要走啊,陪我一会儿吧。”

    说着李梦玲又是猛地一勾手儿,秦凡又趴在李梦玲的身上。

    正好他的两手不偏不倚的放在对方的馒头上。

    一股柔软传来。

    而李梦玲猛地身子一颤。

    李梦玲呼吸骤急,猛的一翻身,一下子把秦凡压在身下,她把嘴凑到秦凡的嘴上。

    “我靠”

    秦凡感受到对方的唇,他能感受到对方的需求,这时候秦凡在李梦玲屁、股上猛拍了一下。

    他心想妈的看来不动粗不行啊,顿时秦凡一下子猛的把李梦玲推开。

    推开秦凡急忙站了起来,看着李梦玲说道:“婶子你赶紧好好休息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小凡,别走啊”李梦玲近乎哀求道。

    说实在的,她这个年纪正是生理需求强烈的时候。

    而且她跟王亮关系又不好,个把月没有过夫妻生活,她其实心里也空虚啊。

    而好不容易现在她和秦凡两个人独处一屋,李梦玲肯定心里想着弄那事儿。

    秦凡瞅着李梦玲的样子,其实他心里也有些难受,但是毕竟人家咋说都是有丈夫的人。

    哪个男人不好色,他承认自个也好色。

    但是秦凡还是有原则,这种有丈夫的他是不能碰的。

    而且要是早能碰,那鸡场的黎娟他早都弄了。

    顿时秦凡摇头说道:“行了婶子,你喝多了啊,赶紧早点休息吧,我还得回去跟我爸商量事儿呢。”

    说着秦凡转身走了。

    听着铁门啪的一声关上。

    秦凡走了以后,李梦玲这才从醉意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她微微叹口气,从炕上下来坐到沙发上,一个劲的在那儿愣神。

    实际上刚才她其实压根就没醉。

    只是她想借助喝醉跟秦凡弄那事儿,但是没想到秦凡那家伙还是那样。

    “我到底哪点不好啊?”李梦玲摇摇头。

    她伸手扯开她的领口,看着她在罩、罩里,微微晃动两个柔软白腻的大白兔,又是叹口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