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679章 凌晨十二点

    等秦凡听完之后,这才知道原来柴青结过婚。

    不过让秦凡有些意外的是,刚结婚半年,新婚丈夫就因绝症死了。

    秦凡听了之后先说了一声对不起,不过他隐约觉得中邪应该跟这事儿有关系。

    顿时秦凡这才问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要揭伤疤,但这事儿很邪门,你跟我说一下你丈夫去世的时候事儿吧。”

    柴青一听秦凡这么说,摆手说没事,随即这才跟秦凡细细说了一下她丈夫咽气的细节。

    可能是触景伤心,柴青边说边流着泪。

    松欣惠子给擦了一下眼泪之后,秦凡眉头一皱,这才问道:“你丈夫咽气之后,你们是直接就嚎啕大哭了?”

    柴青抹抹眼泪,随即点头说是,紧接着她又忍不住问道:“老板,这有啥问题?”

    秦凡手指关节敲着桌子,这才点头说道:“一般来说,逝者刚去世是不能哭的,因为那会儿魂魄还没走,而亲人的哭声很容易让魂魄迷失方向,所以很容易就变成了孤魂野鬼。”

    顿了一下。

    秦凡瞅着二人惊恐的表情,他接着道:“只有当逝者第一次烧纸钱的时候,才可以放开哭,因为这时候魂魄已走,钱也烧了。”

    “那老板,平常不是都这样的呀,人一走,肯定要忍不住哭呀?”柴青忍不住问道。

    秦凡点了点头说道:“是呀,我现在说的也只是偶然情况,而且逝者若是对尘世间留恋很重的话,更是会被迷惑。”

    说着秦凡凑到柴青跟前说道:“你刚才说你们是结婚半年,他就走了,那肯定更是舍不得呀。”

    柴青一听更是伤心,忍不住又哭起来了。

    其实丈夫的去世所留下的悲痛,她到现在都没有缓过来。

    秦凡看着柴青这么苦,顿时摆手说道:“行了,你也别哭了啊,我现在也只是根据现实猜测一下,具体我得晚上去看看你丈夫的坟墓。”

    顿了一下,秦凡说道:“现在暂时把你体内的东西压制着,我先不伤它。”

    随即秦凡让柴青先歇着,等晚上他去一趟坟墓。

    之所以秦凡想要先去看坟墓,是因为现在柴青体内的魂魄没有驱赶走。

    所以他即便用透视也不能看到呀。

    而且一旦驱鬼,一不小心在捉鬼的过程中会伤到魂魄。

    要是秦凡确定是柴青的丈夫,那他到时候肯定得要手下留情。

    但要是不在,他到时候灭了鬼也可以。

    从女生宿舍出来,秦凡坐到办公室叹口气。

    其实刚才听着柴青的遭遇,还让他有些难过。

    他想着趁着下午得把捉鬼符准备好,而且还要准备较难的捉鬼符。

    上次他去山洞斩杀巨蟒的时候,准备的好几张捉鬼符都没有用。

    所以捉鬼符就不用再画了。

    坐了一会儿,秦凡便出门开车回了一趟麦香村。

    从家里把那几张捉鬼符全部带上,接着他又直接返回到了厂子。

    六点多。

    秦凡开车带着柴青去了她丈夫的坟墓。

    因为松欣惠子也想要看看,所以秦凡一并连她都带上了。

    路并不远,到了天麻黑的时候就到了。

    柴青的丈夫坟是埋在距离村子不远的地里。

    为了避免柴青的伤心,秦凡让松欣惠子守着柴青在家里等着。

    很快天黑了。

    秦凡站在坟墓跟前,开启透视,紧接着他嘴里默念咒语,把捉鬼符放在手心。

    沿着坟墓走了一圈,秦凡这才愕然发现这个坟墓竟然好着。

    也就是说这个坟墓的鬼魂并非柴青身上的东西。

    为了确定,秦凡又转了一圈,这才更加确定了。

    这时候秦凡更加迷惑了,他想着既然不是那魂魄,那柴青肯定有啥事没有跟他讲。

    从坟墓走出来,秦凡给松欣惠子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松欣惠子带着柴青过来了。

    秦凡看了柴青紧张的表情,他这才如实说了一下。

    随即秦凡又带着柴青二人回了厂子里。

    女生宿舍。

    秦凡让柴青先好好歇着,等凌晨十二点他就开始捉鬼。

    而且为了以防万一,秦凡从晚上八点就一直守在门外。

    “老板,要不然你先进去歇一会儿吧,”松欣惠子看着秦凡一直守在门外,顿时她有些心疼。

    毕竟秦凡不是她的男朋友,但是她心里早已经把秦凡当成了自家男人。

    秦凡摆手一笑说道:“你不用管我,你回去休息吧,这儿我守着就可以了。”

    松欣惠子摇了摇头,也在旁边坐了下来,她笑着说道:“那我陪你一会儿吧。”

    秦凡一听瞅着时间还早,他一个人也无聊,于是点头笑道:“好呀。”

    随即两个人边守着,边聊天。

    不时凉风吹来,吹在身上凉嗖嗖的,吹的松欣惠子汗毛直立。

    顿时松欣惠子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往秦凡跟前靠了一下问道:“老板,你说是不是那害人的家伙来了?”

    秦凡一听顿时一把搂着松欣惠子,摇头笑着说道:“不会,那害人的玩意儿现在在柴青的身上,所以要是出现,肯定是在房间里面。”

    松欣惠子哦的一声,也伸手抓着秦凡的手。

    “你母亲的病咋样了?”秦凡扭头问道。

    其实他问这话的时候有些惭愧,毕竟松欣惠子给他在这儿**不少心。

    上次他本来还跟松欣惠子说到时候帮她母亲治病。

    但是因为太忙,所以这事儿一直耽搁了。

    松欣惠子一听摇头笑着说道:“老板谢谢你呀,我母亲的病现在算是控制下来,不过一直没有治愈。”

    秦凡哦的点了点头,这才笑着说道:“惠子,真是不好意思呀,等我把米国的事儿忙下来,我们去一趟岛国,我给你母亲治病。”

    松欣惠子一听点头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也有大半年没回家了,到时候回家看一下。”

    秦凡嗯的一声,随即两个人聊了个把小时。

    瞅着已经十一点了,秦凡想着快到凌晨十二点了。

    所以他便让松欣惠子去睡觉。

    等松欣惠子走了以后,秦凡则继续守着。

    十二点刚过。

    刚才还亮堂的月光一下子暗了,紧接着一股冷风吹来,这时候那紧闭的门突然吱嘎一声自个开了。

    紧接着一股凉风直接贯了进去。

    秦凡眉头一皱,知道那鬼出现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