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571章 算个屁呀

    宋秉文走过来说道:“祁哥不好意思,你们来了,你看我真是有失远迎呀。zi幽阁om”

    祁国峰摆手说道:“老弟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说着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房间说道:“那个宋叔现在咋样了呀?”

    宋秉文先是压压手让众人坐下。

    他这才叹口气,摇头说道:“情况糟糕呀,现在里面还有一位名医在诊断,不过我看情况还是不乐观呀。”

    父亲宋成生的病现在已经折腾的他有些心力憔悴。

    宋秉文纵然已经几乎请遍了本省有名的医生。

    但是人家一诊断纷纷摇头说肺癌晚期无法根治,只能通过化疗啥的延缓病情。

    祁国峰哦的点点头。

    这时候宋秉文抬头,下意识的先是看了一眼秦凡他们几人,这才对着祁国峰说道:“祁哥,你不是说今天带来一位医生,咋不见人呀?”

    秦凡:“”

    祈雨:“”

    秦凡在一旁也是醉了,他心想妈的老子这么大的人,这丫的瞎眼了呀。

    祁国峰顿时尴尬了,他无语的苦笑一下看了一眼秦凡,这才抬头说道:“老弟,这位叫秦凡,就是我在电话里说的神医,医术好着呢。”

    宋秉文一听又看向秦凡,眉头一皱问道:“你就是神医?”

    秦凡瞅着对方,虽然这家伙在军队任高官啥的,但是秦凡不卑不吭的淡淡点头说道:“有啥问题么?”

    宋秉文听秦凡这家伙还比较牛逼哄哄,更为不悦。

    他转头看向祁国峰说道:“祁哥,你确认年纪这么小能看个病?”

    在他的潜意识里,有名的医生都是经过成百上千次的手术经验磨出来的,年纪肯定越大越好。

    而现在这家伙一瞅还是一个毛头小伙。

    祁国峰顿时苦笑了一下,说道:“老弟,医术的高浅不在于年龄的大小,我这小老弟医术真的很厉害呀。”

    “是呀宋叔,他的医术的确很厉害!”祈雨急忙附和道。

    宋秉文这才眉头微微松了一下,盯着秦凡,咄咄逼人的问道:“你知道你今天来看的是什么病?”

    秦凡冷笑道:“这就是你请人来看病的待客之道?”

    说着秦凡转身坐下,随即翘起二郎腿接着说道:“今儿要不是看在祁先生的面子上,你这种态度,你就是给一千万我都不干。”

    他看了很多病,妈的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鄙视过,妈的果然这越大的家族,这破规矩破事儿就多。

    祁国峰以及在场的众人顿时脸色微微一变。

    祈雨虽然也惊愕,但是她心想秦凡这家伙真是太牛逼了呀。

    这要是其他人肯定不敢跟宋秉文说话。

    那名之前就看秦凡不顺眼的管家顿时走上前冷喝道:“我说小伙子,注意你的言辞,你知道你眼前这位是谁不?”

    秦凡抬头瞪了一眼说道:“我管你是谁,要看病别那么多话,不看的话我还不想浪费时间。”

    别人要是好好跟秦凡说话,那秦凡肯定也要跟对方好好说呀。

    但他就特烦这种装逼的,妈的好心来看病,结果还被人各种鄙视。

    按照秦凡的脾气,肯定也没好脸色呀。

    宋秉文摆手示意管家闭嘴,他尽量忍住怒气,盯着秦凡说道:“小伙子听你的口气很厉害呀,你知不知道我父亲是肺癌晚期,你真觉得你会治?”

    秦凡冷笑一声说道:“不是我吹牛逼,肺癌晚期算个屁呀。”

    众人一听顿时惊愕。

    他们心想秦凡这家伙太会吹牛逼了,已经让众人名医束手无策的情况下,这家伙来一句算个屁。

    就连祁国峰跟祈雨都是惊讶了。

    宋秉文一瞅秦凡这样说,神情微微一变,顿时点了点头说道:“小伙子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我就让你看看,你刚才那些话我也不跟你计较了。”

    顿了一下,宋秉文紧盯着秦凡冷冷道:“不过你要是治好的话,我跟你结拜兄弟,你要啥只要我有的都可以满足,不过你要是治不好”

    秦凡也是醉了,摆手直接说道:“别整那些没用的,我要是治不好随你处置。”

    “好,”宋秉文点了点头,这才请秦凡以及祁国峰和祈雨几位进房间。

    走进卧室,秦凡便看见宋成生躺在席梦思上,虽然意识清醒着,但是因为不停的咳嗽明显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旁边一位六十岁左右的老医生在闭眼把脉。

    这个老医生叫寇胜,是本市第一医院的教授,对心肺这块医术高深。

    秦凡几个进来一看在治病也没说话。

    一分钟后。

    寇胜这才起身,对着宋秉文摇了摇头说道:“宋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呀,宋老的病肺癌晚期,恐怕无能为力了,我现在建议赶紧化疗,以求能延缓病情,要不然宋老恐怕”

    他没说下去,但是意思却已经很明白了。

    这时候秦凡走了过来,站在床跟前看了一下宋老,这才摇头说道:“不用化疗,病人还有救。”

    宋秉文一听顿时神色激动,他转过头看着秦凡问道:“你是说我父亲有救?”

    秦凡瞅了对方一眼没搭理,而是继续低头看着病人。

    这时候寇胜一听肯定不高兴了,走到秦凡跟前冷笑的说道:“小兄弟,你还没诊断怎么敢下结论说有救?”

    秦凡淡淡的说道:“我看出来的。”

    “看出来的?”寇胜顿时冷哼一声说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望是最难的一门学问,没个几十年的行医是压根不敢说的,我看你这不到二十岁就敢吹牛,你这可真敢吹呀。”

    寇胜瞅着秦凡没搭理自个他很生气,顿时又问道:“行,就算你能看出来,你是哪个医院的?”

    秦凡这才从病人身上挪开眼神,盯着寇胜。

    对于治病救人的医生,其实秦凡多少还给留点面子。

    于是秦凡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啥医生,就是一种地的农民。”

    “啥?种地的农民?”寇胜一听顿时冷笑了一下。

    他转头看向宋秉文说道:“宋先生,我觉得还是赶紧将宋老送往医院进行化疗吧,你请来的这个农民是个野路子,只会吹牛,非但看不好病,而且还耽误宋老病情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