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266章 这里又没别人!

    秦凡一听顿时无语,走到刚才陈欢拿‘药’的地方,看到几个胶囊,打开闻了一下,登时眉头一皱。

    旋即他走出房间问道:“你们平时扔垃圾的地方在哪?”

    老太太也没敢怠慢,急忙走到院子的一个铁桶跟前。

    秦凡也不嫌脏,直接在垃圾里翻出来一个瓶子,瞅着上面的‘药’片名字,秦凡脸‘色’微微一变,顿时说道:“该死,‘药’物中毒。”

    他刚才看到那几个‘药’片本来就怀疑是感冒‘药’,这现在一看包装盒,果然是复方甲氧那明胶囊。

    “啥?‘药’物中毒?”陈欢一怔说道:“小凡不可能呀,咋能‘药’物中毒呀。”

    秦凡一听瞅了一眼,他现在也没时间解释,他现在确定这老头子两种‘药’肯定一起吃了导致人体茶碱中毒,然后会出现肝衰竭,这种‘药’物中毒是很严重的。

    旋即秦凡走进房间,让其他人都出去,只留下陈欢给他打下手,陈欢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顿时瞅着秦凡紧张道:“小凡,我现在做啥呀?”

    秦凡看了一眼说道:“你现在给我准备好蜡烛,然后把你爷爷的衣服撩起来,去掰开他的嘴,免得咬着舌头。”

    陈欢哦的一声,急忙拿来烛火,撩开老头子的上衣之后,这才照着秦凡说的去做。

    秦凡深呼吸一口气,其实他这两天很困,除了没有休息好之外,因为连续画了好多灵符,灵气耗费过多,若在平常他肯定直接可以用灵气治疗,这也是为啥他现在必须借助针灸术。

    瞅了一眼陈欢翘起的屁股,秦凡敛敛心神,这才取出银针在火上烧了一下,这才沿着肝脏的‘穴’位旋入。

    中医讲究的是对症下‘药’,每个病他所针对的五脏六腑不同,所以不能轻易下‘药’,针灸同样如此。

    即便秦凡有灵气,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必须‘弄’清楚病因之后,针对五脏六腑来治疗。

    将所有的‘穴’位旋入银针之后,秦凡便让陈欢过来在‘穴’位的旁边用手轻轻敲打,陈欢点点头走到秦凡跟前,便低下身子在旁边认真的敲打起来。

    登时秦凡瞅着陈欢一弯腰,那‘胸’脯白‘花’‘花’圆鼓鼓的两坨‘肉’,吞吞口水,秦凡心想可不能再看了,免得分心。

    顿时秦凡在旁边歇会儿,这才走到跟前,让陈欢站在旁边,他便将掌心向下,灵气一缕缕的沿着银针输入到对方皮肤中。

    肝衰竭本来就比较难治,不到一分钟,秦凡的额头上满是汗水,陈欢本来想擦但是没敢,她担心打扰秦凡,足足过了五分钟之后,满头大汗的秦凡收回手差点跌倒,这时候陈欢急忙扶着秦凡问道:“小凡,你没事吧。”

    秦凡摆摆手说道:“我没事,”这才瞅着炕上的陈百胜,秦凡说道:“老爷子现在没事了,不过需要休息几天。”

    陈欢一听顿时心里高兴,虽然她不知道爷爷是不是真的好了,但是她明显能看到刚才秦凡真的很拼,而且爷爷现在身子明显不‘抽’了,现在感觉就好像睡觉似的,顿时陈欢笑着说道:“小凡,真是太谢谢你了。”

    秦凡感受着对方怀里那两坨柔软的‘肉’,摇头说道:“不用客气,我现在拔针吧,”说着秦凡便要起来,这时候只觉一片昏暗,秦凡险些又栽倒。

    陈欢见状急忙将秦凡搂在怀里说道:“小凡,你先休息会,便着急拔,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

    秦凡哦的一声装‘逼’道:“成,我在你怀里也不好意思,你就把我扶到凳子那边吧,我坐凳子就行了。”

    其实他肯定想窝在陈欢的怀里呀,毕竟陈欢的身子香之外,而且脑袋还能蹭到‘胸’脯那两坨‘肉’,只不过他只是这样说说,想装下‘逼’好证明自己是个正人君子。

    陈欢肯定不知道这家伙的套路,一听顿时摇头说道:“那凳子又没靠的,你咋坐呀,再说有啥不好意思的,这里又没有别人你就躺我怀里休息会儿吧。”

    秦凡心里一高兴哦的一声,旋即脑袋又往陈欢的怀里蹭了一下,只觉的对方‘胸’脯更柔软。

    这时候他明显感觉陈欢的身子猛地一颤,秦凡也当做不知道,这才抬头只见陈欢脸颊一片绯红,顿时秦凡笑着说道:“陈欢,你脸咋这么红呀?”

    陈欢一听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故意的还是真不知道,旋即笑着说道:“没有,可能太热的缘故吧。”

    秦凡哦的一声这才笑着说道:“陈欢咱们两个好几年不见了呀,真没想到你现在长得这么漂亮呀。”

    毕竟每个人都喜欢听好话,陈欢一听顿时噗嗤一笑说道:“真的假的,你肯定是说好话忽悠我吧。”

    其实好几年没见,她也没想到这家伙现在竟然这么厉害,那会儿秦凡就是村里俊俏的后生,小学初中那会儿她还曾经偷偷喜欢过秦凡,只不过后来搬到市里之后,她也就几乎很少回来,所以渐渐的也就忘了秦凡。

    只是今天这么一见,她当时的情愫又一下子冲了起来,特别是刚才看到秦凡满头大汗,在专心治疗爷爷的病情的时候,她很心疼秦凡,所以现在她抱着秦凡在怀里也很愿意。

    晕,秦凡一阵郁闷,笑着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呀,”

    两分钟后,在陈欢的‘胸’脯上蹭的差不多了,秦凡这才坐起来笑着说道:“现在可以拔针了。”

    陈欢哦的一声,其实这家伙在她怀里,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不过现在这家伙猛地一离开,她更不适应。

    旋即秦凡将银针拔了之后,秦凡这才笑着说道:“行了,这两天休息一下就差不多了,”说着他打开‘门’,冲着外面的人群笑着说道:“现在没啥事了,大家可以回去了。”

    众人一听终于脱离危险了,这才暗松一口气,老太太更是对秦凡一阵感‘激’,这时候有人问道:“小凡呀,你方才说‘药’物中毒是啥意思,难道‘药’物也能中毒呀?”

    秦凡点点头说道:“肯定可以呀,就比如刚才老爷子这种,是两种感冒‘药’同时服用出现茶碱中毒,出现肝衰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