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203章 运气不好呀

    秦凡听完之后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这个朋友运气还真挺背的,走路上都能三番两次被车撞呀。”

    张大仁点点头笑着说道:“是呀,人一走背字,喝水都塞牙缝。”

    说着张大仁笑了笑接着说道:“更让人无语的是,我那个朋友还专门去看了那些江湖术士,人家看了一下说让买那啥符戴上,我朋友就花了好几千买了,结果刚戴上走了几步,又被一辆电动车给撞了。”

    晕,秦凡一阵无语笑着说道:“一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想见见你朋友背到啥地步了,还有路边摆摊那些算命啥的都别信,都是忽悠人的。”

    张大仁点点头笑着说道:“是呀,我一般都不信那个,当然兄弟,哥哥绝对信你的算命。”

    秦凡摆手笑着说道:“你也别信我算命,我只会看一点哪天也忽悠你说不定呀。”

    二人说笑着,这时候陈妍打电话过来,张大仁接了电话笑着说道:“陈总,你到了?”

    旋即接下来一听到陈妍的话,张大仁眉头一皱猛然站起来说道:“你咋又撞了?”

    晕,秦凡坐在一旁更是无语,等张大仁挂完电话,秦凡这才问道:“你朋友没事吧?”

    张大仁摆摆手说道:“没事,她打电话让我跟你说对不起,有些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秦凡一听心想这陈妍还算有点礼貌,顿时摆手说道:“没事,别这么客气,反正咱们可以多聊聊。”

    “是呀,”张大仁点点头,两人聊了大概有十多分钟,这时候陈妍走进包厢一个劲的道歉。

    旋即张大仁一介绍,陈妍急忙走到秦凡跟前握手,笑着说道:“秦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呀,本来是我应该先到的,结果让你等了这么长时间。”

    秦凡摆手说道:“没事没事,”旋即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陈妍。

    这陈妍大概有二十八岁,长得漂亮,戴着一副眼镜显得有些知性,身材略微丰腴一些,馒头不是很大,但还算过得去。

    秦凡又在脸上看了一下,眉头微微一皱,这才问道:“你路上没啥事吧?”

    陈妍摆手说道:“我没啥事,只是又被电动车撞了,自从我赶紧我中邪之后,我都不敢开车了,要是开车的话,我估计早都出车祸了,”

    旋即陈妍笑道:“咱们先吃饭吧,你们肯定饿了吧。”说着点了菜之后让服务员先上菜,旋即三人先聊了一会儿。

    菜很快上来,三人边吃边聊,吃完饭后,张大仁这才笑着问道:“兄弟,你看啥时候合适看看?”

    秦凡说道:“那就现在吧。”

    张大仁一听顿时高兴,急忙说道:“我已经让人安排了一个小包厢。”

    秦凡点点头,旋即在陈妍的热情招待下走到小包厢,这时候秦凡又转头说道:“张哥你也进来吧。”

    张大仁一怔,笑着说道:“我进来合适不?”他知道诊病是要尊重人隐私的,上次的时候就是他专门开了一个小包厢让秦凡诊病的。

    秦凡看了一眼摇摇头,旋即走了进去,张大仁也跟了进去,其实他也很好奇秦凡到底会说些啥。

    走了包厢之后,秦凡让陈妍坐下闭上眼睛,先观察一番面相之后又诊了脉,秦凡这才说道:“好了,你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这时候陈妍忍不住问道:“秦先生,我是不是被啥东西附身了,最近运气这么差,几乎每天都被车撞。”

    秦凡摇头说道:“其实你不是运气背,而是生病了。”

    “啥?生病了?”陈妍一怔,摇摇头说道:“不可能呀秦先生,我身体都感觉很好,咋可能生病。”

    张大仁也有些不明白忍不住问道:“是呀,兄弟,这生病应该跟运气没啥关系吧,那她为啥老被车撞?”

    秦凡瞅了一眼二人,这才说道:“你最近是不是吃饭感觉都没胃口,感觉嗅觉都有问题?”

    陈妍一怔脸色一变说道:“秦先生,你咋知道?”她心想刚才虽然吃啥都感觉不香她也没表现出来啥,而这家伙竟然说的很准。

    秦凡旋即接着说道:“其实这跟你运气没啥关系,我刚才看了一下你的气运啥的都很好,而是你脑子里长了一块肿瘤。”

    瞅了两人一眼,秦凡接着说道:“人的大脑有十二根经脉,要是长出肿瘤的话容易压迫神经,导致你的视觉味觉啥的出现问题,而你之所以被车撞,就是因为肿瘤压迫到了你的视觉经脉,所以导致你看不清有些东西,特别容易出现幻觉。”

    陈妍脸色一变说道:“那秦先生,我是不是要死了?”

    秦凡摆手笑着说道:“你应该感到万幸,这块肿瘤是良性,所以问题不大,待会儿我给你治疗一下就好了。”

    “兄弟真是厉害,我张大仁真是佩服呀。”

    陈妍一听秦凡说可以治疗,顿时一阵高兴。

    这时候秦凡让张大仁准备蜡烛然后让他在外面候着,等东西备好之后秦凡这才笑着说道:“我待会儿可能要用针灸术,而有一个穴位是在你胸口那里,所以”

    他虽然可以用灵气治疗,但是考虑到肿瘤压迫在神经上,本来寻常人接受灵气有限,他担心这样会损害陈鱼的脑神经,权衡之下还是用针灸。

    陈妍一听脸一红,她心想这家伙这么厉害,肯定不是忽悠她的,旋即陈妍笑着说道:“秦先生没事,你让我干啥就干啥。”

    “成,”秦凡点点头,让陈妍睡在沙发上说道:“现在把你衬衫脱了,”陈妍一怔,旋即解开纽扣脱了外套躺了下去。

    秦凡瞅着里面那黑色内衣,只见一片白花花的挤在一起,虽然视觉不是那么太澎湃,但还是让秦凡有些心猿意马。

    敛敛心神,秦凡接着说道:“还有那玩意也要摘掉,你现在把我当做一个医生就可以了。”

    呃,陈妍脸更红,瞅着秦凡看了看,旋即大气的直接背过双手将那玩意解下来扔在旁边。

    秦凡瞅着那山峰虽然不大,但长得挺好看的,随即秦凡吞吞口水,这才拿出银针,在火上烤了一下,旋即秦凡沿着白花花旁边的经脉将银针旋入进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