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93章 色鬼缠身!

    秦凡一见黎娟怪异的眼神瞅他,顿时别过眼神笑着说道:“婶子,没看啥!”

    黎娟抿嘴一笑说道:“你看啥我心里清楚,都是‘毛’头小伙,我懂!”说着扭着大屁股进了孵化室.:。

    呃,秦凡一听黎娟这么说顿时一阵心虚,心想冬天的时候都没咋注意,没想到这黎娟的屁股这么大呀。

    旋即他继续躺着闭目养神,中午吃过饭后,秦凡准备进房间休息。

    这时候陈有容进来笑着说道:“小凡,看你今天中午咋吃的这么少,是饭不好吃还是身体不舒服呀?”

    每次她只要一看到秦凡吃饭吃的多就心里高兴。

    秦凡摆手笑道:“我好着呀,饭好着另外我身体也好着,只是早上吃的有点撑,所以不太饿。”

    陈有容哦的一声这才放心下来,笑着说道:“那行,你就好好睡觉吧,嫂子不打扰你了。”

    “呃,这咋是打扰呢,”秦凡说着笑道,旋即一把将陈有容拉到‘床’上压在身上,陈有容笑着说道:“别闹,大中午的都不害怕别人看见。”

    “怕啥,窗帘一拉就成了,”秦凡说着从‘床’上下来将‘门’关上,又拉了窗帘,这才走到‘床’前瞅着陈有容一笑。

    陈有容瞪了一眼说道:“臭小子,看来肚子饱着,下面还很饥饿呀。”

    秦凡笑了笑,旋即将陈有容压在身下,两个人亲了起来,衣服一件件扔掉,顿时两个人滚到‘床’上,‘床’嘎吱摇了起来

    一阵疯狂过后,秦凡无力的趴在陈有容身上,这时候来了一条手机短信,秦凡打开一顿,猛然一惊,“我日,韩老头咋打了一百万!”

    “啥,一百万?”陈有容一听坐起身来,‘胸’前**晃动着,拿着手机一看数了数后面跟了六个零,不由倒吸一口气说道:“真的是一百万呀。”

    秦凡眉头微微一皱,摇头说道:“他为啥打这么多钱,难道是因为那盆兰‘花’?”

    秦凡正想着,这时候韩老打电话过来笑着说道:“秦老弟呀,钱收到了吧。”

    晕,秦凡一阵郁闷,“我说你打这么多钱干啥呀,之前我都跟你‘女’儿说过这盆‘花’是送你的。”

    韩老摇摇头笑道:“老弟,咱一码归一码,亲兄弟还明算账哩,这钱你就拿着,其实是我应该感谢你,这盆兰‘花’是我一直都想买的,但是一直没有碰到,没想到还是让你找到了,其实这一百万都给的少了。”

    呃,秦凡一听对方这么说,急忙摆手笑着说道:“不少了。”

    旋即秦凡跟着韩老说了一会话之后,便挂了电话,这时候陈有容笑着说道:“我们家小凡可真是越来越有能耐了,这一进账都是一百万。”

    秦凡瞅了陈有容一眼笑着说道:“嫂子,那咱们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呀,”说着秦凡又趴在陈有容身上,两个人滚在了一起

    疯狂过后两人都睡了,一个多小时后,秦凡起‘床’醒来,这时候陈有容也坐起来戴罩罩,秦凡笑着说道:“做饭还早着哩,你下午就睡这儿呗。”

    陈有容摇头笑道:“还是不了,下午给大家包饺子,我先把馅活了。”旋即秦凡穿好衣服说道:“你下午是不是要去接铃儿。”

    “是呀,一个月学校才放假回来一次,我去接她回来,”秦凡说着笑道:“嫂子,你要买啥东西,我给你带上。”

    陈有容摆手笑道:“不需要啥,你路上开车小心点就成。”

    秦凡点点头,走过去亲了陈有容一口,这才打开‘门’开车下山。

    他下山在家待了一会儿之后,才开车去县城,四点多的时候秦铃儿放学,秦凡便将妹妹跟李晓燕一起接回麦香村。

    秦铃儿好不容易回来一次,翠兰就想着法儿做好吃的,第二天中午,翠兰做了一桌子菜。

    秦振让秦凡将李晓燕喊来一起吃饭,毕竟李晓燕的父母在‘鸡’场一直忙碌,勤奋踏实出了不少力。

    李晓燕来了之后,大家刚入座,这时候村西头的李桂‘花’来找秦凡。

    其实说村西头也不算,麦香村有几个组,李桂‘花’是在另一个小组。李桂‘花’二十八岁,身材一般但是长得‘挺’漂亮,屁股大‘胸’也大唯独腰粗了点。

    “桂‘花’嫂,找我啥事呀?”秦凡一家人吃饭让了李桂‘花’之后,秦凡这才问道。

    李桂‘花’笑着说道:“小凡你先吃饭,要不等你吃完饭我再过来吧。”

    “那这样桂‘花’嫂,我吃完饭去你那儿吧,”秦凡知道对方肯定有事,所以他也不敢耽搁。

    “成,”李桂‘花’点点头,这才走了出去。

    吃完饭秦凡就直接去了李桂‘花’家里,等李桂‘花’开‘门’之后,秦凡笑着说道:“嫂子,到底啥事呀?”

    李桂‘花’让秦凡进来,这才说道:“小凡,赶紧帮我看看这里你小军哥吧,他这几天有些不对劲。”

    秦凡一听眉头一皱,下意识的这才走到里屋,掀开‘门’帘见到牛小军躺在‘床’上睡觉。

    只是这个时候秦凡忽然感觉到一股‘鹰’森冷风吹来,而这‘鹰’风正是从牛晓军身上散出来的。

    秦凡启用透视,见牛小军身上并没有附邪物,这让他有些奇怪,秦凡这才落了‘门’帘扭头问道:“嫂子,到底发生了啥你说一下。”

    李桂‘花’脸一红,瞅着秦凡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一五一十的说了。

    听完之后秦凡这才知道,原来这两天李小军不知道咋回事跟中邪似得,白天睡觉,晚上就干媳‘妇’,而且一干就一晚上,等天亮之后又睡觉,这样反复了两天。

    本来男‘女’干那事‘挺’愉快的,但是这两天李小军整夜干差点让李桂‘花’受不了,差点就死了。

    李桂‘花’又不好意思跟其他人讲这事,思来想去想到了秦凡,看有没有啥解决办法。

    秦凡一听顿时觉得事情‘挺’严重的,按照李桂‘花’所说,这李小军很有可能被邪物附上身,按照农村话就是被鬼附身,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个‘色’鬼。

    即便秦凡刚在脑海里搜索到了有驱鬼符,不过他从来没有驱过鬼,万事开头难,也隐藏着凶险,秦凡还不知道能不能捉到这只鬼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