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107章 意外发现寒葱草

    “秦厂长,没事我也跟你去采‘药’吧,我还没采过哩,”这天,周思瑶见秦凡已经被背着背篓笑着说道。

    这两天她已经核算好了账务,‘鸡’场也没啥事。

    秦凡一想自从周思瑶上山之后还没有带她上山转过呢,便笑着说道:“成,你跟我一起去吧。”-

    “那我需要拿啥东西不?”周思瑶一阵高兴。

    “不用拿啥,你就当玩,”秦凡说着便向外面走,周思瑶也跟了上去。

    秦凡一般上山采‘药’不在小梁山,而是翻过小梁山去原始森林,当然他从来没有进入腹地,也不敢进入腹地。

    先不说里面有啥东西,进入里面很容易‘迷’路就走不出来了,所以他一般只是在森林外围采‘药’。

    "厂长,我怕,"周思瑶站在一处一米多高的陡坡上瞅着下面的秦凡。

    秦凡一阵无语,“你不用怕,你跳下来我接住你。”秦凡伸出手,周思瑶满脸恐惧旋即握着秦凡的手,直接跳下来,秦凡在底下一搂,周思瑶就到了怀里。

    “好了,你看没事吧,”秦凡松开手笑着说道,转身走去,周思瑶脸一红,呆呆的看着秦凡,又跟了上去。

    翻过小梁山,秦凡在一个巨大石头缝下找到一株采‘药’,这才周思瑶走到秦凡跟前笑着说道:“秦厂长,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做啥梦?”秦凡抬头看了一眼。

    “我我昨晚做梦梦见了你,然后我们一起睡觉。”周思瑶红着脸说道。

    秦凡一怔,旋即哦的一声又低下头挖那株草‘药’。

    周思瑶见秦凡没动静,登时又生气又难过,说道:“秦凡,你倒是说一句话呀。”她此刻也顾不得喊秦厂长。

    过年的时候周思瑶都想明白了,虽然秦凡对她没啥意思,但是她喜欢秦凡,必须得主动。

    喜欢一个人要大胆,要不然秦凡肯定会被别人夺走,这也是她今天要跟秦凡进山采‘药’的原因。

    晕,秦凡一阵无语,这想要他说啥,将草‘药’放进竹篓,秦凡这才抬头错开话题笑着说道:“这草‘药’名为漏芦,是一种清热‘药’,神农本草经上面这可是上品‘药’”

    “我对这草‘药’不感兴趣,我只对你感兴趣!”

    周思瑶这种直接表白猛然让秦凡一怔,他没想到平时说话委婉的周思瑶竟然会这么直白,瞅着周思瑶。

    这时候周思瑶凑过去去亲秦凡,秦凡急忙别过脸。

    他倒不是装‘逼’,他虽然好‘色’,但是可能因为周琳的事情让他对周尧村的人还是有点膈应。即便他知道周思瑶这个姑娘不错,即便想要拿下这姑娘,那也等他慢慢消除膈应再说。

    此刻周思瑶眼眶噙满泪水说道:“你就这么讨厌我?”

    “晕,我要是讨厌你,就不会让你来‘鸡’场,更不会带你上山来采‘药’,快走吧,”秦凡替对方擦擦眼泪笑着说道。

    周思瑶一听也不闹了,跟在秦凡后面,虽然今天秦凡拒绝了她,但是她还会坚持的。

    秦凡刚走两步,忽然眼前一亮,猛然发现石头缝下有几株宽叶植物,这‘药’正是已经消失匿迹的野生寒葱。

    传说要比人参‘药’用价值更高的草‘药’,有钱也买不到,有止血,散瘀、化痰、止痛的功效。

    “我日,没想到呀,”秦凡两眼发光,这可是宝贝呀,虽然他现在一心扑在生意上,但是秦凡骨子里依然对中‘药’医学有着极大的兴趣。

    眼下西‘药’学渐盛,但是秦凡一直对华夏中‘药’学沉‘迷’,他想着若是有能力,有朝一日要让中‘药’学重放光彩。

    将寒葱小心放到竹篓,秦凡高兴的也没心思去‘弄’其他的草‘药’,旋即跟着周思瑶回了‘鸡’场,开车下山,秦凡将寒葱带回家,让嫂子翠兰好生保管着,这稀有的寒葱要是卖的话不夸张的说卖个百八十万不成问题,不过秦凡没打算卖。

    秦凡让翠兰将那盆兰‘花’拿出来,昨晚韩晓琳打电话说老爷子有些想他了,让他要是去市里了就去看看。

    一想到上次还是跟张雪晴聚会的时候去的,韩晓琳帮他摆平了事,过年只给韩老打了电话,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去看看。

    所以趁着这次去,秦凡想带着这盆兰‘花’去让韩老品鉴一下,毕竟这当初是韩老送他的那盆将死的兰‘花’。

    到了市里,秦凡买了一堆礼物直接去了韩老所在的家里,见到秦凡一来,老头登时很高兴,韩母也很热情,自打上次秦凡为她再次诊治之后,便没有复发过。

    “秦老弟,终于想起看我这个老头子了,”韩老急忙请秦凡坐下,笑着说道:“正好过年那会儿有部下给我带的好茶,尝尝。”

    “成!”秦凡点头笑道,他知道以前韩老是在部队任职的,后转业做了公务员,一路爬了上来。

    瞅着二老的气‘色’都不错,秦凡才放下心,茶泡好之后,秦凡尝了一口便点点头说道:“真是好茶!”

    其实他压根尝不出啥是好茶,茶进了他嘴里都是一个味道,只不过顺应老头的话让老头高兴高兴。

    韩老一听当即拍着秦凡的肩膀笑道:“是吧,我也觉得是,这次的茶真不错,”这个时候在市政fu任职的韩飞回来了,一看到秦凡登时笑道:“秦先生来了。”

    父亲称为老弟的人,韩飞不敢放肆,不过秦凡要比他年龄小的太多,所以他只能称先生。

    秦凡自然也一阵客气,毕竟作为市领导,韩飞帮了他好几个忙。

    这时候‘门’又开了,韩晓琳走了进来,一看见秦凡坐在沙发上笑着说道:“秦总,你终于有时间过来了。”

    “晕,你这话说的,我只是一个养‘鸡’的还秦总,再说我每天都有时间的,”秦凡笑着说道,旋即眉头一挑,瞅着韩晓琳正在挂大衣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是呀,听我爸说你要来了,我就回来了!”韩晓琳笑道,坐到旁边沙发上,沙发太软,韩晓琳的身子连同那对圆鼓鼓的‘胸’脯都晃动着。

    秦凡见状忽然想起初中时上体育课,他们有的时候看‘女’同学玩跳皮筋,不过不是看谁跳得好,而是想看那随着身体一跳一跳晃动的‘胸’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