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86章 救治!

    牛大盛听了之后一阵高兴,虽然之前孙新胜有的事儿做的不仁道,但毕竟已经答应修路了.:。

    这几天他正好跟村会计商核修路费用,到时候能让孙新胜能少点出钱就少点出钱。

    旋即秦凡跟着牛大盛又说了一会话便要回家。

    忽然牛大盛拉着秦凡笑着说道:“小凡,你上次给叔那保健‘药’液效果真的不错,叔谢谢你了。”

    秦凡摆摆手笑道:“叔,您这就客气了,只要有效果就好,我还担心没啥作用哩。”

    说着秦凡瞅着牛大盛一脸红润的样子接着道:“叔,婶子对你最近‘挺’好的吧。”

    牛大盛笑呵呵道:“好哇,也不知道为啥,你婶子最近还真的有些变化,平常都”

    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牛大盛旋即笑着道:“总之你婶子对我最近‘挺’好的。”

    “那就好!”秦凡点点头,旁敲侧击问道:“咦,最近都没见你那个县种子站的朋友来了?”

    牛大盛嗯的一声,“我也最近都奇怪呢,那家伙以前经常来,不过上次也不知道啥原因被你婶子说了一顿后,再也不来了。”

    秦凡哦的窃笑一声,他知道一般只要男人那方面强了,老婆就不会出去鬼‘混’,牛大盛就是一个例子,旋即秦凡跟着牛大盛唠了一会儿,便回去了。

    第二天中午,秦凡在‘鸡’场吃完饭,忽然电话响了,秦凡接完电话,眉头一皱直接开着车下山奔向麦香村。

    刚走到家‘门’口,秦振跟村里几个人已经站到‘门’外等着。

    “爸,咋回事?”秦凡下车问道。

    “儿子,你赶紧去村西头你三叔家看看,他前两天得热病很严重,人都快不行了。”

    老爹所说的三叔叫秦贯坤,跟秦凡家没啥血缘关系,不过两家关系向来不错。

    “小凡,麻烦你帮我看看我爹到底咋了?”说话的是秦冠坤的儿子秦小‘毛’,年纪比秦凡大一点,正哭丧个脸。

    “你别哭了,咱们赶紧走!”秦凡回家带着上次新买的银针。

    针灸术是华夏医学最主要的诊治疗法。

    秦冠坤家‘门’口被堵的水泄不通,秦凡诊完脉之后,眉头一皱,这才扭头问道:“三叔出现热病是第几天了?”

    热病就是现在所说的伤寒病,夏至过后发病称为病暑,病虽平常,但若是病因不同,再者一直拖着,势必会出现生命危险。

    而现在秦冠坤就属于重病,是‘鹰’阳两经同时受邪,属于热病中最危险的。

    众人一怔,秦小‘毛’说道:“第五天!”

    “那为啥之前不带三叔去医院?”秦凡生气问道,这要是再迟上一天,就连他也治不了了。

    秦小‘毛’有些心虚,“我们之前还以为是小病,所以就没去,昨天见父亲病情加重,带去镇医院看了一下,没想到今天越来越严重。”

    “你们这”秦凡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旋即让秦小‘毛’拿来开的‘药’方一看,登时气的直接将‘药’扔了。

    治疗热病的方法需要通调各经所属的经脉,患病未满三天的可以驱汗散邪,而三天以上就必须要泻下排邪。

    ‘药’方虽然没问题,但只是适合发病未满三天的,而昨天已经超过三天,‘药’方明显不适用了。

    他现在心中大概清楚了,旋即让人备火,拿出银针,按着病人的经脉旋入。

    等针灸妥当,秦凡这才运用灵气打散对方体内积淤的毒气,等一切忙完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停歇片刻秦凡开了一处‘药’方。

    “好了,现在让三叔好好歇歇,下午差不多就见效了!”秦凡收了银针抬头说道。

    对方的经济情况他清楚,所以秦凡也没有收对方的诊金,只是再三叮嘱以后要是稍有什么病,就尽早就医。

    旋即秦凡回到家直接倒头就睡,每次运用过多灵气他必须得休息,这也是他不轻易给人治病的原因,除非对方是急病、重病他才出诊。

    一般的小病别人来看,他也建议对方去医院就诊,秦凡不是圣人,灵气也不是用之不竭,他必须得省着点用。

    一直睡到下午四点多,起来的时候,翠兰在院子里剥棉‘花’,见秦凡起来翠兰登时笑着说道:“小凡,嫂子给你煮了‘肉’粥,你赶紧喝了。”说着翠兰进了厨房,端来粥。

    秦凡喝完粥这才感觉好多了,打开手机看时间,这才发现有三条短信,一个未接,电话也是一个小时前打来的,而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周思瑶。

    “这姑娘到底想干啥?”秦凡呢喃低语,打开短信看了内容,这才拨了过去,只是那边却没有人接,秦凡也不去管了。

    这两天一直忙也没来得及洗澡,刚刚醒来秦凡很想冲个澡,然后再舒服睡上一觉,现在只好得去陈有容家里。

    家里这种房型结构不适合安装太阳能,所以秦凡等明年盖房的时候再安装热水器。

    这个节气天黑的很早,吃过晚饭秦凡去了陈有容家,陈有容正在看电视,帮秦凡放好水之后秦凡便在里面洗。

    这个时候陈有容忽然敲‘门’。

    “嫂子,咋了?”秦凡关掉水阀问道。

    陈有容在外面笑道:“上次你给嫂子搓背,这次要不要嫂子帮你搓背?”

    秦凡一阵郁闷,旋即摇头说道:“嫂子你还是饶了我,我怕你进来我忍不住。”

    “谁要你忍住!”陈有容噗哧一笑。

    实际上她下午去了秦凡家里,见秦凡在炕上睡得很沉,从翠兰的口中得住秦凡治病很累,旋即陈有容一阵心疼,这才说道:“那你需要啥跟嫂子说。”

    “成!”秦凡又开了水阀,十分钟后走了出来,洗完之后浑身舒爽,这几天的疲惫一扫而光。

    跟陈有容说了一会儿,秦凡起身笑着说道:“那嫂子,你继续看电视吧,我先走了。”

    “你晚上就别回去了呗!”陈有容瞅着秦凡。

    “呃,嫂子,我”

    陈有容瞪了一眼,“你放心,嫂子知道你最近太累,今天我不会缠着你要的。”

    晕,秦凡无语,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周思瑶的电话打过来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