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74章 半夜敲门!

    黎娟挂念丈夫的事情,急忙问道:“厂长,怎么样了?”

    秦凡笑着说道:“婶子,大勇叔好着哩,他之所以没发工资,是因为这几个月都没有发,不过今天都发了,估计这两天钱都打过来了。”

    黎娟听到这里才长舒一口气,“那你大勇叔咋样?”

    “‘挺’好的!”秦凡笑道。

    秦凡没有告诉黎娟杨大勇的住院的事情,要不然黎娟肯定会‘乱’了阵脚,再说杨大勇伤势无碍,他已经在医院安排好了,等过段时间秦凡再去医院看看。

    黎娟听后这才紧张的情绪消失,瞅着秦凡笑道:“秦厂长,谢谢你了,今天麻烦你了。”

    “瞧婶子这话说的,都是同一个村的,谁家里不有个事,别客气!”秦凡摆摆手,这才说道:“那婶子,天都晚了快点睡吧。”

    “成,睡吧!”黎娟点点头,拉着陈鱼进屋。

    陈鱼本来是想去秦凡那里的,但是因为黎娟在这儿,她也不好开口,只好可怜兮兮的瞅着秦凡跟着黎娟进屋。

    秦凡笑了笑,便进了自己房间,今天忙了一天,他着实有点累,倒头就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凡睡得正香忽然有人敲‘门’,秦凡‘揉’‘揉’眼睛便下‘床’打开‘门’,只见陈鱼站在‘门’外。

    “你这怎么?”秦凡有些惊讶。

    陈鱼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旋即进了屋反身关了‘门’,一扭身当即搂着秦凡的脖子,有些着急的‘吻’了过去。

    正睡意惺忪的秦凡猛地被‘激’醒,一把抱着陈鱼,舌头‘交’缠,登时二人呼吸都重了。

    将陈鱼放在‘床’上,秦凡笑着说道:“你怎么今天这么着急?”

    陈鱼喘着粗气笑着说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没来例假。”

    晕!秦凡笑了笑,直接剥了对方衣服,手握着陈鱼‘胸’脯的两团‘肉’,片刻‘床’就摇晃起来。

    陈鱼哼唧着,手指紧紧扣在对方的肩膀上,‘胸’口一团白‘花’‘花’的。

    一阵疯狂过后,陈鱼窝在对方臂弯里一脸满足。

    “小鱼,啥时候去县城?”秦凡开口问道。

    陈鱼摇摇头说道:“我不想去了,我想来你这儿,想每天晚上陪你。”

    “晕,那我不得累死!”秦凡摇头笑道。

    “讨厌,”陈鱼嗔怪的瞪了秦凡一眼,“你们男人巴不得干这事,还闲累,我们都不累。”

    秦凡点点头笑着说道:“你没听过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你们‘女’人是享受肯定不累,而我们要耕地肯定累。”

    “哼,就你理由多!”陈鱼抿嘴笑道,幸好现在现在没开灯,要不然陈鱼脸早都羞红。

    “好了,快点睡吧,”秦凡将陈鱼揽在怀中。

    “小凡,我还想要咋办!”陈鱼附耳道。

    “呃,你这是”秦凡登时无语,见秦凡没动静,陈鱼主动说道:“这次我在上面吧。”

    “还说我们男人好‘色’,你们‘女’人其实比我们男人有时候更好‘色’!”秦凡笑着。

    第二天秦凡起的很早,他去的山里给狼跟‘花’豹带了一些‘肉’。

    将‘肉’扔给这两个家伙吃的很香,其实秦凡一直想不通这狼跟‘花’豹不应该能处在一块,但为啥看起来关系这么好。

    不过秦凡换一个角度也就想通,狼是群居动物,而现在只有一只狼,刚好遇见‘花’豹了,所以狼也就将就一下,结果一将就就发现还蛮搭的。

    这当然是秦凡自己瞎猜的,秦凡想着其实跟人挑择偶一样,有时候你眼光特高,结果闪到了三十岁才发现妈的自己还是单身狗,也错过了好多。

    这时候你就急了,自动下降标准,最终找一个人,结果恍然大悟才发现这个人其实比你之前遇到的任何一个人都差。

    所以宁缺毋滥啥的秦凡基本不信,因为自己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有时候眼光越高,其实到头来最可怜。

    想到这里,秦凡忽然想起了周琳,那个曾经嫌弃他是农民,而又要跟他好,坐在树桩上秦凡摇摇头苦笑一声,瞅着这两个家伙吃完‘肉’,旋即秦凡跟那几个狼崽玩了一会儿,这才回到‘鸡’场。

    等到了‘鸡’场,工人们都已经起来了,陈鱼在帮着做饭,见秦凡回来,陈鱼脸一红,冲着秦凡笑了笑。

    秦凡去了‘鸡’舍看了一下,想着在后面如何扩大规模,既要保证施工日期,又不能扰了这些‘鸡’。

    吃过早饭,秦凡下山,陈鱼也跟着下去,到了家里,秦凡跟父亲秦振简要提了一下现在野山‘鸡’蛋销量情况,旋即商量了一下后面加大‘鸡’场规模的想法。

    秦振给邻村的工头打了一个电话,他对‘鸡’场构造都懂一些,半个小时工头就赶到秦凡家里,最终三人确定了后面扩建的具体场地。

    吃过午饭,秦凡跟嫂子翠兰一起去了山竹‘药’地里,这两天这些工人在加紧做护栏,速度也‘挺’快的。

    “小凡,你这几天在山上是怎么吃得?都瘦了!”翠兰将水壶递给工人之后瞅着秦凡说道。

    秦凡笑着摇摇头说道:“嫂子,上面都‘挺’好的,我也吃得好,倒是你,又要跟咱爸妈照看地里,还要做饭啥的,也是辛苦你了。”

    “瞅你这话说的,”翠兰剜了秦凡一眼,“嫂子看到咱们家越来越好,是有心劲,再说嫂子是谁,你这样说都见外了。”

    秦凡笑着点点头,“是的,嫂子我说错话了。”

    说着瞅着翠兰那张娇美的脸颊跟着装,秦凡接着道:“嫂子,冬天快到了,等这护栏做完后,我带你去县城买两件衣服。”

    翠兰对这个家付出这么多,他也不以为报,所以秦凡尽可能的想在物质上对嫂子好一点。

    “还买衣服呀,不用,上次买的我都没怎么穿过呢。”翠兰急忙摇头,现在一想到那件衣服‘花’了五千多,她到现在都觉得有些心疼。

    “呃,嫂子,那是裙子冬天又不能穿,咱去买冬天的衣服。”秦凡笑着说道。

    翠兰一怔,登时脸一红笑道:“我有的是衣服,不用买,要买也给咱爸妈买身冬天穿的衣服,再说也应该给你买一身,你说你啥时候给你买过好一点的衣服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