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67章 同住一人间

    秦凡到了村口,林思柔果然站在村口……

    “来了咋不进去?”秦凡笑着说道,一段时间没见了,再次见到林思柔,让他心神微微有些‘荡’漾。

    林思柔抿嘴一笑,“你不在,我也不好意思进去。”旋即林思柔跟秦玲儿,李晓燕打了招呼。

    到了家里,秦父秦母热情招待这个在他们看来如同未来儿媳的林思柔。

    吃过晚饭,林思柔说想要体验一下在山上过夜的感觉,所以秦凡直接开车带林思柔去了‘鸡’场。

    秦凡带着林思柔参观了‘鸡’场,这让林思柔感到很兴奋。

    随后二人在‘鸡’场外面的草坪上坐了将近两个小时,这才起身回房。

    “小凡哥,我跟黎姐姐太生,住一起有点不习惯”林思柔瞅着黎娟的屋子。

    林思柔毕竟是‘女’的,晚上秦凡安排林思柔跟黎娟住一屋。

    秦凡笑了笑说道:“婶子人‘挺’好的,就一晚上没事的。”

    “我”林思柔只好点点头,往黎娟的房子走去,一步三回头的看着秦凡。

    这略带可怜的眼神让秦凡心中有些异样,登时秦凡笑着说道:“那思柔要不然你晚上住我房里吧。”

    “那小凡哥,你呢?”

    秦凡笑着说道:“我睡沙发。”

    说着秦凡打开‘门’扭头看着怔在原地的林思柔,“快点进来。”

    林思柔脸颊一红,最终走了进去。

    房中秦凡睡在沙发上,二人说了一会话,林思柔打了一个哈欠。

    “快点睡吧!”秦凡瞅着漆黑中躺在‘床’上的林思柔笑道。

    林思柔嗯的一声,片刻后,忽然抬起头看着秦凡说道:“小凡哥,沙发肯定不舒服吧。”

    “还行。”秦凡笑了笑。

    “那要不然你睡上来吧,沙发太软对腰不好。”林思柔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还是睡沙发。”秦凡笑着说道。

    “没事的!”林思柔红着脸说道,见秦凡没起身,于是坐起来说道:“小凡哥,快点。”

    秦凡怔了怔,睡到林思柔旁边笑道:“那成,思柔,你放心我不会动手动脚的。”

    “嗯,小凡哥我相信你!”林思柔点点头微微一笑,闭着眼睛继续睡觉。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林思柔睁开眼见秦凡已经醒来,正滴溜溜的看着天‘花’板。

    登时林思柔脸颊一红笑道:“昨晚睡的好吧?”

    “好!”秦凡瞅着林思柔笑着应道,心里却暗暗道好个屁。

    实际上昨晚他下面涨的难受一夜没睡。

    身边睡了一个漂亮的姑娘,他再怎么正人君子,也会有反应,以后他打死也不会这样做了。

    秦凡带着林思柔上午去山上玩,随后到了河里抓鱼烤鱼玩的很开心,直到林老头派车来接他的孙‘女’,林思柔只好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送走林思柔,秦凡再度回到了‘鸡’场,心里忽然有些空落落的。

    坐在院子里瞅着工人们在‘鸡’舍忙活,孙大柱媳‘妇’李婶子走出来瞅着秦凡怔怔发呆,笑着说道:“秦厂长,这小林姑娘刚一走,你就想啦?”

    呃秦凡一阵无语,摆摆手笑道:“没有。”

    “还没有?”李婶子眉头挑了挑,压低声音笑道:“你就别骗我婶子了,我们都是过来人,你们小年轻是咋样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哦?”秦凡笑了笑,饶有兴趣道:“那婶子,你说说你看出什么了?”

    李婶嘴角一咧,“婶子看的出来,那城里‘女’娃对你有意思,是不?”

    秦凡一听林思柔对他有意思,心里还是‘挺’高兴的,笑了笑说道:“婶子,我们就只是朋友。”

    “还朋友,昨晚在一个屋吧!”这个时候周梅从孵化室出来笑道。

    秦凡唰的脸一红,虽然他们在一个屋里,什么都没有做,但是被人看到指不定还想什么,一解释就越瞄越黑,索‘性’秦凡只是尴尬的笑了笑,站起身要进屋。

    “呦,看秦厂长害羞哩,婶子给你说不用害羞,男‘女’这点事不用这么难为情。”李婶子笑道。

    进屋秦凡还没坐下,秦凡电话响了,是林思柔打来的,告诉他已经到了县城,同时林思柔还在电话里谢谢秦凡的热情招待,秦凡客气的回应着。

    挂了电话,电话再度响起,这次是牛村长打过来的。

    敛敛心神,秦凡接了电话,随即出了‘鸡’舍下了山。

    等回到家,牛村长已经坐在他家了,跟他父母在一起说话。

    “牛叔,预算好了?”秦凡走进来笑着问道。

    牛大盛看了看秦凡笑道:“小凡,我刚给你爸妈聊了一会儿,你爸妈也支持你这么做。”

    “老牛,为村子做好事这种事以后我们家小凡做主就成了,不用我们过问,反正我们都会支持的,”秦振笑着说道。

    “哎。”牛大盛点点头感叹道:“怪不得你老秦家在咱麦香村人缘这么好,这首先家风就这么好,要是咱村都像你这样,早都富了。”

    秦振摆摆手笑道:“老牛,瞧你这话说的,咱村民风也淳朴,都好着哩,只不过咱村缺少一个机会,你说咱们老祖宗都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好几辈了,咱后人得守住呀,不但要守住,而且还要让我们子孙后代少过这种贫苦日子,所以脱贫也是重中之重。”

    “听秦哥你一句话,真让我老牛惭愧。”

    秦凡听着也是一阵热血澎湃,这一刻他觉得以前稍显古板的老爹思想竟然这么明智。

    “我说咱就别互相吹捧了,咱直接说事。”秦振笑道,从炕上下来说道:“你跟小凡聊,我去给咱泡壶好茶,是小凡前两天买的,味道香,回去的时候给你带点。”

    “爸,你们坐着聊,我去吧,”翠兰起身去倒茶。

    牛大盛也没推辞,看了看秦凡说道:“小凡,你昨天说的这个事叔也想了一晚上,今天过来听你爹娘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那这路咱就修。‘

    秦凡听后一阵高兴,”叔,这样就对了。“

    牛大盛苦笑一下,接着道:”不过修路费用巨大,不能让你一个人全掏,叔昨晚想了一下,咱们除了上面拨款,还是采取集资,剩余的钱你出看成不?另外我明天去一趟市里去找找新胜,新胜是咱们村养大的,现在‘混’好了也应该出点钱。“

    牛大盛口中所说的孙新胜他是知道的,爹妈死的早,这家一碗饭,那家一件衣服给养大的。

    后来村里出资供大学,现在在市里‘混’的也好。

    不过孙新胜自从‘混’好了就再没回来过麦香村,而且几乎都不跟村里人联系,以前有村人去市里办事去看孙新胜,人家都不怎么热情招待。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