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62章 觉得可惜就喝掉!

    秦凡一怔,扭过头笑着问道:“婶子什么事?”

    “小凡,那个”李梦玲脸发红,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

    秦凡更加疑‘惑’,“婶子,难道上次治疗没有效果?”

    李梦玲见无人,这才摇摇头说道:“不是,是可能效果太好了,起了反作用,所以我现在这里每天涨得难受,你能不能治疗?”

    呃,秦凡一阵郁闷,这不应该呀,当时治疗的时候他的灵气有控制,再者开的‘药’方没问题的,不存在起反作用。

    “婶子,你那个‘药’用量怎么煎吃的?”秦凡眉头一皱。

    “我”李梦玲垂眸抿嘴,顿了顿说道:“自打治疗以后给孩子喂‘奶’都‘挺’好的,可能是我太过于心急,想彻底治好,所以那‘药’煎的时候我又多加了用量。”

    晕!秦凡无语了,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婶子,这是‘药’都三分毒,再说这中‘药’配方都是经过谨慎配置的,你咋能‘乱’添用量。”

    “小凡,婶子错了。”李梦玲跟做错事的小孩子般,看的秦凡也是再不好说对方。

    不过幸亏这几味‘药’吃多了副作用也不大,于是秦凡摆摆手说道:“好了,我帮你看看吧。”

    “谢谢小凡!”李梦玲笑了笑急忙点头,接着二人去了秦凡家。

    进了房间关了‘门’,瞅着李梦玲站在跟前,虽然上次他也是这样,但现在秦凡还是心神有点‘乱’。

    缓缓心神,秦凡神‘色’郑重,“婶子,你把上衣掀上去,我看看。”

    李梦玲脸一红,微微犹豫道:“小凡,待会儿你要是看到啥别笑话婶子。”

    秦凡更加疑‘惑’,这又不是没有见过李梦玲‘胸’口大馒头,登时秦凡摇头笑着说着:“婶子瞧你这话说的,你现在就把我当一个医生就成。”

    “嗯。”李梦玲这才点头一笑,说话间撩起上衣,这次李梦玲戴着罩罩,紧接着李梦玲取掉罩罩之后,秦凡登时怔住了。

    “呃,嫂子”秦凡敛敛心神,“你每次发胀的时候是一直用手挤的?”

    李梦玲点点头,叹口气道:“可不是,孩子吃不完,难受的时候只能用手挤了。”

    秦凡无语了,“婶子,记住以后千万别用手,这不但不能缓解,而且容易加重,另外这样很容易病发炎症的。”

    “有这么严重?”李梦玲猛地一惊。

    秦凡点头说道:“你买一个吸‘奶’容器就成,我现在给你先治疗暂时缓解一下,到时候还是需要中‘药’治疗效果最好。”

    “好的,小凡你快点。”李梦玲笑道。

    秦凡点点头,抬手抓过去,只是这一‘摸’,李梦玲登时身子一颤,下意识的急忙错开身红着脸说道:“小凡,不行,那个啥,婶子感觉又涨了,不行了”

    “呃,那”秦凡也有些手足无措了,急忙转身说道:“那婶子你在屋里先挤缓解一下,我先出去。”

    李梦玲登时摇头,一把抓着秦凡说道:“刚才听你那么一说,婶子不敢挤了。”

    “婶子,不碍事的,就这一两次不影响什么的!”秦凡笑着说道,他本来想以灵气,不过既然感觉发涨最好还是先排出来为好。

    “那”李梦玲听着秦凡这么说才放下心点点头说道:“那行吧,不过小凡你别走,你看婶子手法有没有问题,她生怕自己手法有问题真染上啥炎症。”

    秦凡也是醉了,不过瞅着对方一脸担忧,于是点点头说道:“那行,那我帮你看着。”

    不过总不能挤在地上,秦凡拿过一个杯子,旋即秦凡忍着下腹燥热,等着李梦玲挤完后,这才开始以灵气治疗,紧接着又开了两副能够治疗发胀的中‘药’。

    “嫂子这个怎么办?”李梦玲刚走出‘门’,秦凡喊住了她,指着那瓶刚挤的东西。

    此刻感觉很舒畅的李梦玲脸颊一红,看着秦凡笑道:“你自己处理吧,你要是觉得倒掉可惜的话也可以喝掉。”

    秦凡无语,开玩笑道:“我要是喝的话,刚才直接趴上面就喝了,还用得着挤出来?”

    李梦玲非但没有生气,而是抿嘴嗤嗤一笑说道:“那成,为感谢你,婶子啥时候‘抽’个时间好好让你好好尝尝。”

    “呃,还是不要了,婶子我开玩笑的。”秦凡急忙摆手。

    瞅着秦凡的表情,李梦玲嗔怪的眼神看了一眼,这才转身出了‘门’。

    秦凡瞅着杯子里面的东西,回想刚才李梦玲挤的场景,心底燥热依然难以平静,于是缓缓心神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翠兰刚从地里摘菜回来,笑着问道:“小凡,你怎么脸这么红?”

    秦凡一阵心虚,急忙摆手应道:“刚睡了一觉还没缓过神。”

    翠兰哦的一声也没怀疑,边择韭菜便问道:“我看刚才李三婶从咱家出去了,是有事?”

    秦凡摆手笑道:“也没啥事,好像是串‘门’。”

    翠兰抿嘴一笑,“李三婶串‘门’可是稀客哩,自打孩子出生后很少见过出来串‘门’。”

    “是呀。”秦凡笑着紧接着问道:“对了,嫂子,我上次回来拿回来的那盆枯萎的兰‘花’在哪?”

    上次将兰‘花’拿回来后,秦凡便以灵气温养,但因为平时忙就‘交’给嫂子打理。

    “这几天早晚天凉,我放到我房里的窗台上,你去看看吧。”翠兰说着。

    “成!”秦凡征得嫂子同意后,这才推‘门’进去。

    果然那盆兰‘花’在窗台,虽然还是有些颓靡,不过看起来已经活过来了,若是再施行几次灵气,等兰‘花’完全活过来焕发生机,到时候就可以卖几十万。

    秦凡咧嘴一笑,抱着兰‘花’想要出去晒晒太阳,眼神不经意一瞥,便瞅见在‘床’头放着一个红‘色’小内内,秦凡眼神急忙别过去,捧着兰‘花’盆就出来了。

    “小凡,这个‘花’能卖多少钱看你这么投入的?”翠兰瞅着秦凡坐在桌前呆呆的看着兰‘花’问道。

    秦凡本来想实话实说的,但一想到现在这‘花’还没完全活过来,说的价太多,嫂子到时候照看兰‘花’的话倒是有些太过于谨慎,于是秦凡笑道:“卖个几万不成问题。”

    “那么多啊,”翠兰惊叹之余下意识的瞅着那盆兰‘花’,“那看来嫂子以后就更得好好照看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