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55章  欺负陈鱼的后果!

    午饭时间酒店吃饭的人比较多,秦凡捡了一个偏角落的桌子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正好穿着蓝‘色’工服的陈鱼端着盘子走到旁边上菜。

    秦凡喊了一声,陈鱼扭头一看,登时兴奋惊诧,急忙走到秦凡桌前咧嘴笑道:“小凡,你啥时候来的?”

    秦凡盯着对方的脸,摇摇头心疼道:“这里很辛苦吧,我们家小鱼都瘦了。”

    陈鱼登时脸颊一红,抿嘴笑道:“我在这里‘挺’好,小凡,待会儿我给你上两个我们这里的招牌菜,‘挺’好吃的。”

    “那你陪我一起吃吧!”

    “别,我这里上着班呢,等我下班我跟老板请个假,我好好陪你!”

    “那我等你,咱们两个一起吃饭!”秦凡拉住陈鱼的手。

    实际上他没看到还好,但是等亲眼看到陈鱼穿着一身工服在端盘子秦凡心里有点难受。

    倒不是他看不起端盘子的,而正是因为他对下层劳动者有种天生悲悯之心,所以他才不想让陈鱼做这种工作。

    “小凡,乖,我不能跟你说太久,不然被老板说的,等我忙完我好好陪你,午饭忙就这么一两个小时,我下午好好陪你,包括晚上。”

    陈鱼脸一红,笑了笑端着盘子走了。

    秦凡只能坐在那里等着,看着陈鱼忙碌着。

    秦凡正想着晚上带陈鱼去哪儿放松,突然一声尖叫打破了安静,紧接着啪一个耳光声,一个‘女’声怒道:“流氓!”

    秦凡扭头看去,登时眉头一皱,这‘女’的不是别人,正是陈鱼。

    在陈鱼的跟前坐了四个汉子,几人汉子‘肥’脸脖子粗,一脸贪婪猥琐相。

    只见这时候,被打的汉子猛然站起来,打了陈鱼一巴掌,骂咧道:“妈的,不知天高地厚,老子‘摸’一下你屁股是你的福气,敢打老子。”

    这巴掌气沉力大,打的陈鱼闪了一个趔跌差点摔倒,登时脸上现出一个红印。

    陈鱼愤怒的捂着脸,狠狠的瞪着对方。

    众人纷纷看着议论纷纷。

    “这个熊鹏仗着有后台整天欺负人,难道没人管的了?”

    “谁说不是,这熊鹏可是心狠手辣,谁敢出头?咱们还是别说话了。”

    秦凡听着邻桌的话,拳头紧了紧走了过去,泛白的五指关节骤白。

    “看看老子是谁,你他妈也想找死!”

    熊鹏怒火中烧,走到陈鱼面前一巴掌再度扇过去,但是手还没落下来,却被一只手狠狠的钳制住。

    熊鹏愤怒之余扭头一看,只见身后站着一个身材单薄,皮肤略黑的男生。

    “小凡”陈鱼看见秦凡,蓦然心里好像忽然有了踏实感觉。

    “妈的,你谁,找死!”熊鹏吼道。

    只是话刚落,秦凡没有说话脸‘色’依旧‘鹰’沉,忽然松开手,反手一提一巴掌狠狠扇在对方脸上。

    秦凡这巴掌可并非普通,一掌扇去!

    嘭!

    熊鹏顿时扑在地上,秦凡没有停止,紧接着一脚直接踹在对方‘胸’口,压着对方直接给了两拳。

    餐厅众人顿时目瞪口呆,这小子够狠!

    眼见自己大哥被打,其他三个男子怒吼着站起来。

    “跟你们三没关系,我打的是他!”秦凡扭头冲着三人狠狠道。

    “我们鹏哥你也敢打,找死!”

    从来都是他们欺负别人,哪有别人欺负他们的道理!

    三人哪管秦凡装‘逼’,登时抄起酒瓶,凳子向秦凡砸来,但无一例外,一阵噼里啪啦以后,三人连带自己老大趴在地上痛哼不断。

    秦凡蹲下,拍拍熊鹏的脸,“是不是经常欺负人?”

    “小子,我舅舅可是派出所所长,我一定要报仇!”熊鹏不服气道。

    “随便你,你就是天皇老子欺负人也得受惩罚!”秦凡摇摇头,瞅着对方的手指,“你刚才是用这只手‘摸’了?”

    “你你要干什么?”熊鹏心头猛然不祥预感,他忽然有点怕。

    秦凡挑着手指头说道:“不干什么,只是让你长长记‘性’!”说着挑中了左手中指。

    他本来没打算这样,但见对方如此嚣张,而且他不但‘摸’了陈鱼,而且还打了陈鱼一巴掌。

    秦凡有一个原则,若是有人欺负他想保护的人,那他一定会加倍偿还!

    “”大哥好好说话!”

    秦凡哪管对方告饶,啪的一声,杀猪惨叫声,熊鹏中指被折断了。

    餐厅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几个手下脸‘色’惨白一声不吭,陈鱼也怔在那里。

    秦凡冷冷的站起身,看了看众人,这才看向一直站在不远处的酒店经理,勾勾手指。

    此刻经理哪敢不从,忙不迭跑过来。

    熊鹏凶狠霸道,又有后台,他们本来平时就惹不起,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小子一人撂倒四人,而且更凶残!

    秦凡脸‘色’微微平缓,扭头看向陈鱼,“给她结算工资,我带她走!”

    酒店经理急忙点头转身去办。

    办完手续,秦凡带着陈鱼直接出了酒店,开了一间宾馆房。

    坐在‘床’沿,秦凡看着陈鱼的脸,“小鱼,还疼不?”

    陈鱼瞅着对方疼惜的眼神,摇摇头说道:“不疼了!”

    说着垂眸抿嘴,陈鱼说道:“小凡,对不起,今天你好不容易来一次我还让你不安生。”

    “傻子,说的这是啥话!”秦凡一阵心疼,将陈鱼抱在怀里。

    “你说那几个家伙会不会找上‘门’来?他说他舅舅是派出所所长,要不然咱们赶紧回麦香村吧!”

    眼下陈鱼辞职,她想着先回村里待一段时间。

    “没事,你先好好睡一觉,等醒来咱们再回也不迟!”秦凡笑着说道。

    刚才在路上他就看到陈鱼很累,车上睡觉不舒服,所以他先开了宾馆让先好好休息,回麦香村也不急这一会儿。

    “那你也休息一会儿!”

    秦凡点点头。

    “小凡,你真好!”被窝里陈鱼抱紧了秦凡,虽然被人占了便宜她有些委屈,但一想到刚才秦凡替她出头顿时一股幸福感。

    秦凡亲了对方一下,强忍心中躁动,轻声道:“睡吧。”

    这个时候,忽然隔壁的房间传来‘床’板嘎吱声。

    ‘床’头有节奏的碰墙壁,细细微能听到‘女’的痛‘吟’声,不用问,就知道在做那事。

    秦凡也是醉了,大中午开房就干这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