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50章 玉米欠收,无人问津!

    一周之后,开始收‘玉’米了……

    他们说的没错,今年的‘玉’米收成真是差到极点,在之前‘玉’米飘絮的时候,一场大雨夹着冰雹席卷了麦香村。

    大片的‘玉’米虽不至于死,但产量大大减少,而且‘玉’米‘棒’子很小,以至于市场价格一斤六‘毛’左右的‘玉’米在麦香村成了一斤三‘毛’。

    一斤三‘毛’都不够施‘肥’,浇水钱,所以靠旱涝保收地里庄稼的农民们不舍得卖‘玉’米,他们悲伤,难过,站在地头叹着气。

    他们希望有收‘玉’米的人来给个稍微好点价,不说能赚钱,只要保本就成!

    麦香村本来‘交’通就不好,之前还有几个收‘玉’米的,到了后来一个都没有了。

    麦香村这一带遭灾,但不代表整个‘玉’米产量都减少,在临风市其他的乡镇‘玉’米收成颇好,很多粮食商都愿意跑那里去收。

    这无疑让村里人更加绝望,不能眼看着‘玉’米过了收割期,耽误了冬季小麦的播种日期,这样更得不偿失。

    有的人打算存在粮仓里面,但这段时间天气一直‘鹰’天,晒都晒不干,存粮仓肯定发霉!

    村长牛大盛亲自出马了,他专‘门’跑了一趟镇里,去找了镇长,结果镇长也表示没好办法。

    唯一能表示的就是能说服人家去收,但是价格或许三‘毛’甚至比三‘毛’更低,村长垂头丧气的回来了,望着地里的‘玉’米‘棒’子愁眉不展。

    秦凡每天从村里经过,他看到乡村们叹气的表情就难受,眼看着就要错过小麦播种期,而依然没有粮食商来。

    有人不信邪,跑到了县城专‘门’去找收‘玉’米的,结果碰了一鼻子灰,要么直接不去,要么表示只出两‘毛’。

    还有的人直接去找粮食站,但还没进大‘门’就被赶出来了。

    秦凡看在眼里,也着实心急,他家那么点‘玉’米他丝毫不在乎,但是整个麦香村人多了,‘玉’米价格那么低,这让很多村人生活难过。

    当天下午,秦凡去了山里采了草‘药’,连夜炼制了两瓶保健‘药’液,第二天上午开着货车去了县城粮食站。

    他本来想直接给胡站长打个电话,他知道只要他开口胡站长一定会派人来的,但是价格在电话里不好说。

    权衡再三秦凡还是跑一趟,这样也显得有诚意。

    “兄弟,啥风把你吹来了!”胡站长急忙请秦凡坐下,亲自端茶倒水。

    秦凡坐定,也没客气笑着说道:“路过刚好进来坐坐。”

    “你路过进来坐坐,就够让哥哥我高兴的,”胡站长殷勤道,随即挨着秦凡坐下,笑道:“兄弟,是不是有啥好宝贝呀?”

    “没什么!”秦凡摇头,盯着胡站长问道:“你那方面咋样了?”

    一提那方面胡站长登时眼睛一亮,“兄弟,要不要哥哥带你去一个地方试试?让你看看老哥我的威猛,一定让‘床’上‘女’人爽的嗷嗷叫。”

    秦凡瞪了一眼,“不去!”

    “说真的兄弟,你那还有没保健‘药’液,我想再巩固巩固!”胡站长笑道。

    “有,别人想要两瓶,今天刚好带了!”秦凡拿了出来。

    胡站长瞅着‘药’瓶跟看见美食似得,登时咧嘴一笑商量道:“你看这一瓶可以用一周,你能不能给哥哥一瓶,到时候再给他送?”

    秦凡摇头,“这不行,给人家说好的咋能随便变呢!”

    “唉,话是死的人是活的。”胡站长急忙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三万块钱,“兄弟。这瓶给哥哥,三万块钱。”

    秦凡瞅着钱笑了笑,摇摇头说道:“这样吧,这瓶‘药’液免费给你,不过你得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你就直接说,跟哥哥客气啥,只要是你的事,我二话不说直接帮!”胡站长当即喜滋滋的搂过‘药’瓶。

    秦凡见对方这样说,便也没必要再迂回说了,笑着说道:“胡哥,麻烦你派人去收一下我们村的‘玉’米呗。”

    “哦?这事啊!”胡站长顿了一下,看着秦凡说道:“不瞒老弟,这麦香村这一带今年的‘玉’米收成大家有目共睹,个小‘玉’米粒也空,‘交’通又不方便所以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再说我们只管收粮的不管派粮。”

    随即话锋一转,“不过你既然开口了,哥哥怎么说都要帮你。”

    秦凡听对方说帮,倒要没有表现太大反应,而是问道:“那价格呢?”

    “价格一斤四‘毛’咋样?”胡站长思考了一下说道。

    秦凡摇头,“一斤五‘毛’二吧!”

    秦凡想着今年‘玉’米的确不好,市价四‘毛’的价格都达不到,但是能给乡村们谈多点就多点。

    “兄弟,你要了哥哥的命吧,五‘毛’二肯定不行!”胡站长摇头。

    秦凡横了一眼,“五‘毛’二还算低的了,这瓶‘药’送你了,要是以后你有啥帮忙的我也可以帮,就这么定了!”

    “兄弟,五‘毛’二这价格真的高了,就是四‘毛’我都是咬着牙做决定的,毕竟粮食站里有多少双眼睛盯着。”

    “这我管不着,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了解你。”秦凡摆摆手,“胡哥,大不了要是我以后种了‘玉’米专‘门’找你咋样。”

    “真的?”胡站长哭丧着脸登时惊喜,毕竟上次秦凡卖他的那几个‘玉’米可是卖了很高的价,数量虽不多但赚得多。

    “这还有假,我啥时候跟你玩虚的了!”

    胡站长瞅着秦凡正经的样子,登时拍了拍茶几说道:“那好,既然你话到这份上,哥哥就收!”

    忽然胡站长看着那瓶‘药’液登时才反应过来,无语道:“真是小狐狸,我说你小子怎么今天突然过来,原来是给哥哥我下套。”

    秦凡冲着对方咧嘴一笑,“你识破了不过也迟了,就抓紧时间办呗!”说着秦凡摆摆手笑道:“那我走了!”

    “别急别急,快到晌午了吃完饭再走呗,顺便哥带你去洗洗澡。”

    秦凡一听就知道没好事,摇头说道:“还是你慢慢享用吧!”正要走,秦凡又转头叮嘱道:“对了,到时候收‘玉’米别告诉大伙说是我叫你们来的!”

    “”这是立功的好事,又不是做贼你怕啥!”胡站长郁闷道。

    秦凡摇摇头。

    他行事向来低调,只要乡村们卖出‘玉’米就成,不想以此彰显自己多么厉害,更不想别有用心人以此来大做文章。

    秦凡出了粮食站,本来打算去林思柔家里一趟,但一想到快下午了便还是作罢。

    随即这才开车回了麦香村,他直接去找了牛村长,等着胡站长派人来收‘玉’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