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41章 没安好心!

    秦凡一惊,“什么话?”

    翠兰笑了笑,“那姑娘要了你的电话号码,说到时候当面感谢你.:。”

    呃秦凡只能哦的一声,刚才走的时候都不打招呼,这走了更别指望给他打电话,对方很有可能是敷衍。

    秦凡也没当回事,便直接忙其他的事情了。

    中午的时候,秦凡种的符有效果了,枝叶开始彻底焕发生机,整盆兰‘花’跟昨晚完全不同。

    翠兰趴在兰‘花’前,满脸惊愕,转头眨着好看的眸子问道:“小凡,这真的是昨天买的那盆兰‘花’?”

    秦凡哭笑不得,笑道:“嫂子,这还有假?如假包换!”说着便掏出电话跟昨天那老头打了电话约了地点。

    二人退了房,村里忙,他们必须赶今天买好车直接回去的。

    半个小时后,秦凡到了老头所说的小区‘门’口,韩老头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这是一座高档小区,无论从设施建设还是安保系统都能窥见一斑。

    “小伙子,真是麻烦你了还让你们跑过来一趟,我老伴那会儿身体不舒服,所以我走不开,抱歉抱歉!”老头说的很客气。

    秦凡跟着上了电梯,摆摆手说道:“没关系的,”紧接着秦凡又多问一句,“阿姨怎么了?”

    “唉,还是老‘毛’病,经常犯。”韩老头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电梯到了,他也没再说下去,直接过去开了‘门’。

    到了屋里秦凡坐定,韩老头这才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兄弟,兰‘花’呢?”

    刚才底下人太多,他一直忍着没问,再说对方既然来肯定一定是带着兰‘花’。

    有时候太着急,容易有失礼仪。

    秦凡笑着说道:“在这儿呢,”说着摘掉袋子,一盆生机勃勃的兰‘花’出现在老头眼前。

    韩老头两眼放光,久久盯着兰‘花’。

    而让韩老头惊呆的是这盆兰‘花’果然与昨天看到的品类一模一样。

    “没问题吧?”秦凡问道。

    在一旁的翠兰紧紧揪着衣服,她生怕昨天买的这盆兰‘花’被人看出端倪。

    韩老头摇头笑道:“没问题,是国兰,而且品种也很高贵。”

    旋即韩老头笑着转身,从屋子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秦凡说道:“小伙子,这是咱们之前说好的价格,一共二十五万,你到时候直接去银行取。”

    秦凡也不客气直接收了,毕竟这盆兰‘花’耗费了他不少的灵气。

    这个时候,只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紧接着‘门’被人推开了。

    “爸,我妈又病了?”‘女’孩一边换着鞋子,冲老头问道。

    秦凡转头便看到一个身穿警服,二十三四岁的‘女’孩出现在眼前。

    ‘女’孩很漂亮,五官端正,肤‘色’白皙,身材看起来也很有料,也不知道是身上的警服紧身还是怎么,‘胸’口那对馒头撑着警服极为惹眼。

    “好大啊”

    秦凡呢喃道,他想到早上在‘床’上看到那醉酒‘女’孩的‘胸’,这样一对比,不禁脱口而出。

    “小兄弟,什么好大?”韩老头转头问道。

    翠兰也皱眉看向他。

    “哦,没事没事!”秦凡急忙心虚的摇头。

    与此同时,善于观察的‘女’警看到屋里坐着陌生人,而且秦凡那双眼光不时瞅着她的‘胸’部,顿时厌恶的瞪了一眼,理都不理直接冲卧室走去。

    “晓琳,客人来了也不知道打声招呼,真是不像话!”

    韩老头不悦道,旋即冲秦凡跟翠兰歉笑道:“真是抱歉,都让我把‘女’儿惯坏了。”

    秦凡摆手,还没说话,忽然屋内传来一声陡然声音,“妈妈妈妈你醒醒呀!”

    秦凡一惊,急忙跟着韩老头冲了进去。

    刚才进来的时候,秦凡跟翠兰为了不打扰病人休息,所以并没有进房间,所以秦凡并不知道得了什么病。

    再加上刚才只是听老头说是老‘毛’病,经常犯,一想估计也不是啥大病。

    不过进来以后,秦凡才发现对方老伴并非小病,而且情况看起来很危急。

    “晓琳,赶紧打电话送医院!”韩老头眉头紧皱,他也没有想到老伴忽然会这么严重。

    ‘女’警许是太担心了,手机拿在手中都有些颤抖,急忙拨过去电话。

    挂完电话‘女’警顿时有些手足无措,救护车来最起码有十几分钟,她不知道这空挡要做点什么?

    翠兰站在一旁,柳眉紧蹙,旋即凑到秦凡跟前低声道:“小凡,你不是会点医术嘛,能不能先给看看?”

    秦凡看了嫂子一眼,这才走过去,手还没碰到病人的脉搏,‘女’警登时一把将秦凡推开,“你要干什么?”

    进‘门’之后,她对秦凡没有好感!

    韩老头也不明白秦凡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训斥‘女’儿,“晓琳,你干什么!”

    “爸,我妈都这样了,他要干什么!”

    秦凡一听就不乐意了,这说的他好像图谋不轨似的,瞪了一眼对方说道:“那好吧,那我就不动了,反正病人情况很危急,若不现在采取措施,我估‘摸’着送到医院你们就‘鹰’阳两隔了。”

    话说的虽不好听,但秦凡说的是实话。

    对方情况的确很危急,生死只在在十分钟,由于昨天耗费大量灵气虽然无法救治,但他可以出手,暂时让病情控制住,这样能够拖点时间给救护车。

    “小子,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了你嘴”‘女’警怒道。

    秦凡给了对方一个鄙视眼神,“你就是撕了我嘴,事实也是这样。”

    “秦老弟,你真的会医术?”韩老头见对方一脸严肃,并不是胡说之人,登时问道。

    “虽然会一点点,不过暂时能将嫂子的病情压制住。”

    秦凡也没客气,对方换了称谓,他也没客气,直接以嫂子称呼,这样这泼辣‘女’警就得喊他叔叔了。

    “那麻烦老弟看一下!”韩老头急忙说道,旋即冲着‘女’儿怒道:“站一边儿去!”

    虽然他对秦凡的医术有点怀疑,但情况紧急,此刻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爸,您别相信这种人,他很有可能没安好心。”晓琳狠狠的瞪着秦凡。

    秦凡登时火大,“亏你还是警察,警察就这样戴着有‘色’眼镜看人?”

    说着眉头一皱,秦凡没好气道,“让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