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40章 冤枉了好人

    墙角根,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正扒着一个‘女’的衣服.:。

    秦凡没打算管,说不定人家是情侣在这里找刺‘激’,但忽然,那‘女’的挣扎,嘴里含糊不清,似醉酒状态。

    皱了皱眉,秦凡又看了一眼,这个时候才发现男子扒衣服极其粗鲁,而‘女’的却是一动不动,这有点违背常理,难道是?

    想到此秦凡走了过去,“喂,在干什么?”

    冷不丁有人过来,见秦凡身材单薄,那男子不屑的登时冲着秦凡吼道:“妈的,滚开,别打扰老子好事!”

    秦凡顿时不乐意了,一个骤奔,直接一脚踢了出去。

    嘭!

    那男子直接被踹翻,秦凡这个时候才看到眼前这个醉酒的‘女’孩,上衣已经被掀开,月光之下只剩下罩罩,‘裤’子已经被褪到大‘腿’上,小三角显得格外惹眼。

    “畜生!”秦凡骂了一句!

    你他妈去死!男子从地上爬起来,怒咤着向秦凡冲去,却不料还没冲到跟前,秦凡速度更快,一拳直接砸了过去。

    拳头威力巨大,男子又栽了个跟头,秦凡紧跟几步,再度去打的时候,那男子登时怂了,直接连滚带爬的跑了。

    秦凡没有去追,而是走到‘女’孩的跟前,缓了缓心神,替对方穿衣服。

    “别走,咱们接着喝”‘女’孩不断呓语,醉话不断。

    秦凡摇摇头一阵无语,将‘女’孩搂起穿好衣服,接着又穿好‘裤’子,这个时候,传来嫂子翠兰的声音。

    “嫂子,咋办?”秦凡指着‘女’孩郁闷道,他们也不知道‘女’孩地址,总不能将对方扔在这里吧!

    翠兰抬头,眸子看着秦凡为难道:“一个‘女’孩子夜宿在外也不安全,要不然把她带回酒店吧跟我睡,刚好我那是双人‘床’,等明天醒来再送走也不迟!”

    秦凡点头,“那也行!”

    说着秦凡背着‘女’孩,跟翠兰走了出去,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宾馆。

    也不知道‘女’孩是坐车颠晕还是什么,秦凡背到房间刚放下,‘女’孩哇的一声直接吐了,还吐到秦凡‘裤’子上。

    秦凡一阵无语,皱了皱眉,随即收拾。

    翠兰急忙帮着收拾。

    等好不容易清理完毕,安顿下来,秦凡正打算回房休息的时候,‘女’孩睡觉却不安稳,一个劲的吵!

    “妈的,酒品不好喝啥酒!”

    秦凡骂了一句恨不得将这妞扔出去,即便这妞长得漂亮,也禁不住这样折腾。

    此刻夜深,看着嫂子翠兰一个劲的打哈欠,秦凡只能笑道:“嫂子你去睡我房间,我来看着她,等睡老实了我睡另一张‘床’就可以了。”

    翠兰见状也只好点头,这几天忙着给山上工人做饭也累,她实在困得受不了了。

    等翠兰走了,秦凡关了‘门’照看着,等终于睡老实了他才关了灯,睡到另一张‘床’上。

    半夜‘迷’‘迷’糊糊,秦凡忽然感觉到有人爬上了他的‘床’,感受着对方浓重的酒气,不用问就知道是那‘女’孩的。

    看来那‘女’孩还是醉酒状态,刚爬上他‘床’,背过身就睡着了。

    秦凡郁闷极了,旁边睡着一个美‘女’,虽然他也想‘摸’对方,但是转念一想这样做不就跟墙根角那猥琐男子一样了了!

    他不能趁人之内!

    秦凡正要起身去睡另外一张‘床’,这个时候那个‘女’孩忽然一个翻身,一只手直接搂着秦凡的腰。

    许是感受到很舒服,那个‘女’孩轻哼一声,身子又近了一步,直到贴着秦凡的身子,‘胸’口的两团‘肉’让秦凡心底猛然蹿起冲动。

    更让他忍耐不住的是,那‘女’孩一条‘腿’搭在他身上,而且不偏不倚,脚跟正贴着他胯下的玩意。

    “我靠,忍住忍住”

    秦凡虽然明显感觉到他胯下的兄弟怒了,但还是有些理‘性’,他也不换‘床’了,旋即秦凡一直默念无量天尊,直到睡着了。

    第二天,秦凡睁开眼愕然发现睡在他旁边的‘女’孩不知道啥时候脱了衣服,只戴了一个罩罩,罩罩有点憋,里面并没有多少‘肉’。

    秦凡正盯着对方的身子看,恰好‘女’孩醒了,随着一声惊叫,秦凡直接被‘女’孩踹到了‘床’下。

    “流氓,流氓我打死你!”

    ‘女’孩用被子遮住‘胸’口,顺手抓到枕头又扔下,见没啥可扔,还是抓起枕头扔了过去。

    “我靠!”秦凡被踹下‘床’又被扔枕头,委屈之余便是愤怒,爬起来疼的龇牙咧嘴,我靠,你属狗的见人就咬!

    ‘女’孩见秦凡还是个暴脾气,怔了一下,一想到自己身子被玷污,随即哭喊道:“你你流氓!”

    “狗屁流氓!”

    秦凡站起来瞪着对方,“我转过身你看你身体好着没?再说我昨晚要是那啥,你现在没感觉?”

    ‘女’孩一听顿时下意识的低头瞅了一眼下身,见果然没什么感觉,登时觉得是不是冤枉了对方?

    但若是冤枉对方,他怎么能在这里?而且也是光着身子在他‘床’上。

    “要不是昨晚我出手相救,你现在恐怕被”

    说着秦凡住了口,旋即捡重点的说道:“我昨晚救你回来,你吐我一身”

    ‘女’孩扭头一看,果然见到‘床’尾的衣架子上晾着衣服。

    这个时候,翠兰在外面敲‘门’。

    “衣服穿上,你好好想想吧!待对方穿好衣服,秦凡这才开了‘门’,他可不想让嫂子误解。

    翠兰见‘女’孩醒来没事,便进去问话。

    “你们聊,我出去了!”

    秦凡说着回到自己房间,迫不及待的将那盆兰‘花’拿了出来,令他欣喜的是昨天那张根经符有效果。

    昨天枯萎的兰‘花’渐渐焕发生机,虽然看起来还有点萎靡,但活下来是肯定的。

    秦凡浇了一点水,将兰‘花’摆在窗口晒着晨光,瞅着兰‘花’,秦凡便想起昨晚那‘女’孩抱着他的情景,不得不承认那‘女’孩确实漂亮,只不过‘胸’有点小。

    “唉,不想了”秦凡摇摇头,看着兰‘花’,等了一会儿转身画了一个施‘肥’符。

    既然‘花’已经活了下来,就可以画施‘肥’符增加土壤营养促进生长。

    这种符他画过很多次,轻车熟路也‘花’费不了多少灵力,画好之后便将符纸贴在兰‘花’盆底。

    等走出房间,翠兰刚刚上楼。

    “嫂子,那‘女’孩呢?”秦凡问道。

    翠兰一笑,“那姑娘走了。”

    “哦!”秦凡显得很淡定,但心头还是有些失望,就这么走了,最起码说句谢谢也行。

    翠兰看了一眼笑道:“另外她说她冤枉你了,有些不好意思见你,所以让我带话给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