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39章  在市里过夜!

    秦凡摇头故作为难,“这样不好吧,我都已经答应卖给别人了!”

    “小伙子,你就卖给我吧,到时候哪怕我跟那位谈谈,协商协商,赔点钱也是可以的。”

    见老头这样说,秦凡知道这盆‘花’卖定了,这才话锋一转点头说道:“那好吧,那我到时候跟人家说说。”

    随即秦凡接着道:“你把你联系方式给我,我到时候拿来给你打电话。”

    老头当即道谢‘激’动的递给对方电话号码,许是稳妥起见便商量道:“小伙子,能不能把你的号码给我?”

    秦凡点头,‘交’换了号码。

    二人聊了一会儿,老头叫韩生,当他知道秦凡是要来买货车的时候,当即可以表示他可以帮这忙。

    秦凡自然乐意,毕竟这都是‘花’钱的事儿,能少点就少点。

    老头随即给市政fu的儿子打了一个电话,挂完电话老头笑道:“小伙子,你这两天反正也是找地方住,不如住我家里吧。”

    “不用了,太麻烦了,我到时候还是给你打电话吧。”秦凡笑着摆手婉拒。

    老头见状只能点头,“那行,记得一定打电话,到时候买车我让人直接带你过去。”

    待对方离开,秦凡也没必要再转‘花’卉市场了,捧着兰‘花’直接找了一个宾馆,开了两个房间。

    买车可能在市里需要待两天。

    “嫂子,咱们晚上就住这里吧!”秦凡笑着说着。

    翠兰略为嗔怪的看了一眼,终于忍不住问道:“小凡,咱家可没兰‘花’呀,你给人家老大爷这么说这不是骗他嘛!”

    秦凡哭笑不得,摇摇头笑道:“嫂子,我可没骗他,咱们家现在是有一株兰‘花’,不过就是它!”说着秦凡指了指桌上的兰‘花’。

    翠兰听的一愣一愣的,柳眉微蹙问道:“这不是都快死了?”

    秦凡咧嘴一笑,“嫂子,这在别人手里可能快死了,不过我有办法能让它活。”

    “啥办法?”翠兰更是狐疑。!

    秦凡正要解释,不过还是觉得不能说的太多,旋即摆摆手笑道,“嫂子,坐了一路车了你也累了,你中午睡会儿,我下楼给你买点饭。”

    紧接着秦凡下了楼,先是去店里买来朱砂,黄纸一些画符工具,这才带了饭回了宾馆。

    吃过午饭,秦凡就回到自己房间开始画符,他想着今天下午将符画好。

    以前的符好画,不过这张符有点难度。

    兰‘花’作为华夏国高雅之人钟爱之‘花’,历史悠久,种类繁多,但名贵兰‘花’是以国兰为主,生长顽强。

    而眼下这盆兰‘花’即将枯萎,已经到了灯枯油干之地,秦凡中午搜索了脑海中符,并没有具体的施救之术。

    不过却有一种根经符,这种符可以催生根经二次生长。

    秦凡考虑这盆兰‘花’施‘肥’、生长符都作用不大,归根结底还是根经的问题,所以他想着试试。

    根经符不比其他符一次‘性’画成,而是符很难画,‘花’费的时间越多,灵气耗费也是越大。

    不过秦凡想着若是能将兰‘花’救活的话,一转手就可以赚二十多万。

    从一点半开始画到三点左右,秦凡还没画好,只能中途休息半个小时之后紧接着画,直到将近五点的时候才画完。

    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汗水的秦凡将‘毛’笔扔掉,险些虚脱。

    缓了缓,秦凡默念咒语将符纸贴在盆底,这才心中松了一口气,只是他不知道根经符对兰‘花’到底有没有作用。

    收拾妥当之后,秦凡正要睡一会,这个时候翠兰在外面敲‘门’。

    “嫂子!”秦凡打开‘门’冲着翠兰咧嘴一笑,站到旁边让‘门’。

    “一下午都在干啥呢,敲‘门’都没人应!”说着翠兰走了进来,眉头一皱,“小凡,你看起来怎么这么虚弱,脸上汗咋这么多。”

    “我没事!”秦凡摇摇头坐到‘床’边。

    翠兰心疼嗔怨,“还说没事,看你走路都打摆,也不知道干啥!”说着翠兰走进卫生间拿出‘毛’巾帮秦凡擦汗水。

    “嫂子,我来吧!”秦凡有些不好意思。

    “别动,你直接躺下吧,看你坐着都不稳!”翠兰虽然表面看着有些生气,但是心底还是很心疼这个小叔子。

    见秦凡尴尬的坐着不动,翠兰索‘性’将秦凡推倒,直接趴在旁边,用‘毛’巾擦秦凡胳膊和脸上的汗水。

    嫂子这么一趴,秦凡顿时愣住了,只见翠兰‘胸’口一大片雪白‘露’了出来,馒头虽然不及陈有容的大,但看起来更‘挺’。

    吞吞口水,秦凡急忙别过眼神,眼前趴在他旁边的不是别人,可是亲嫂子,所以秦凡并没有产生其他的歪心思。

    “嫂子,还是我来吧!”秦凡急忙抓过‘毛’巾胡‘乱’抹一通。

    瞅着这小子的窘态,翠兰似乎也意识到刚才她姿势的不雅,顿时脸颊一红,从‘床’上站起来接过对方递来的‘毛’巾,走进了卫生室。

    透着卫生间镜子的反光,翠兰看着‘床’上的秦凡,这个比她小好几岁的小叔子却是越来越有魅力了。

    收拾完翠兰回到自己房间,她想着让秦凡多睡会儿。

    直到晚上九点多,秦凡才醒过来,‘精’神比下午好很多了,“嫂子,咱们吃饭去吧,好饿!”

    翠兰点点头笑道:“那走吧,嫂子带你去吃饭。”

    不得不说城市夜生活真的很丰富,九点多若是在农村早都各家关‘门’了,倒在市里,这个点街上灯火通明,人还很多。

    二人找的是一家炒菜馆,秦凡吃了三大碗米饭才吃饱,吃完以后便出去转转。

    “小凡,我去一趟卫生间。”二人走到一处河边,翠兰红着脸看着不远处的公厕说道。

    秦凡点点头,踱着步子在旁边等着。

    夜‘色’寂静,蛙鸣虫叫。

    忽然,听觉极为敏锐的秦凡听到墙角一处极为微弱的声音,这声音不是别的,而是一声‘女’的轻哼声。

    秦凡眉头一皱瞅了瞅七八米开外的墙角,因为树木遮挡一片漆黑,旋即呢喃道,应该是错觉吧。

    刚打算掉头走,这个时候秦凡又听到一句男人声音,而这声音正是自那墙角传来。

    秦凡神‘色’微沉,轻步走到那处墙角瞧去,顿时眼前一幕让他惊呆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