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25章  买参!

    秦凡一把搂紧李晓燕,自手掌中传来的柔软跟滑腻险些让他控制不了……

    敛敛心神,秦凡亲了李晓燕一口,搂的更紧,“晓燕,别想太多了快点睡吧!”

    秦凡虽贪‘色’但有原则,李晓燕是学生,他不能逞一时之‘欲’让以学业为主的李晓燕承受太多杂事儿。

    一夜无话,次日秦凡醒来的时候,李晓燕已经做好了早饭,又在扫院子,昨晚暴风雨,叶落一地。

    吃过早饭秦凡先是去地里看了一趟承包的山竹‘药’,有的甚至破土而出,见地里一切都还算好,他才放心回家,随后带上所有的保健‘药’液去县城。

    到了县城,送了胡站长一瓶保健‘药’液,秦凡没有收钱,这让胡站长是又惊又喜,更让他对秦凡感到好感。

    从粮食站出来,秦凡又给陈康雄打了电话,此刻陈康雄正跟着他几个老伙伴在酒店吃饭。

    听到秦凡来县城送‘药’液,顿时高兴的要派人开车去接秦凡,但被秦凡婉拒。

    县城不大,秦凡拦了出租车直接去陈康雄所在的酒店。

    “老弟,你终于来了,哥哥我这几天一直在挂念你呀。”陈康雄亲自出‘门’迎接,到了包间将秦凡请到上座,向秦凡介绍。

    秦凡问过包间这几个人,这才转头冲陈康雄揶揄道:“你怕不是想我这个人,而是那‘药’液吧!”

    ‘奶’‘奶’滴,陈康雄这几天催‘药’跟催命似得,秦凡也是醉了。

    陈康雄仰头一笑,拍着秦凡的肩膀一阵委屈,“老弟,哥哥我真是想你了,幸亏你那珍贵‘药’液,你看我现在‘精’神多足的,倒是这几个老家伙整天催我,我也没办法!”

    “小兄弟,那个保健‘药’液拿出来给我们哥几个看看!”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人急急道。

    “是呀,早都等不及了,钱都准备好了就差东西了,看是不是真如老陈说的效果有那么邪‘性’!”另一人附和道。

    虽然他们只是听陈康雄说的‘药’效玄乎其玄,但没有试过,所以依然半信半疑。

    秦凡笑了笑,不急不缓的从包里拿出几瓶保健‘药’液,看着这些人眼睛发亮一阵贪婪,秦凡摇摇头笑道:“不急,每个人都有,拿回去之后用!”

    反正这些人不差钱,陈康雄跟这些人当初要价一瓶保健‘药’液两万,三瓶秦凡也不客气,共收了六万。

    “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试一试!”那五十岁的老头拿起来打开瓶盖直接抿了一口。

    其他三个人见状也都拔开瓶盖仰头闷了一口。

    秦凡正要阻拦都来不及了,陈康雄淡定的坐在旁边冲着秦凡笑道,“兄弟,让他们喝吧当场试试‘药’效。”

    “不过他们一会儿就”秦凡忽然想到那天陈康雄喝完‘药’忍不住直接进屋找他老婆!

    陈康雄摆手神秘笑了笑,“没事,不用管他们,咱们先吃饭。”

    正好秦凡也饿了,当下也不客气,就直接吃起来。

    十几分钟后,几个老家伙开始浑身发热,开着空调的包间有的人甚至将上衣敞开。

    “***,忍不住了”五十岁的那人猛然站起来,面带惊喜,不正经道,“这‘药’效果然好啊,没想到现在我胯下老二竟然比年轻的时候都猛,不行,得去隔壁解决了!”

    “我也去”

    “兄弟,你要不要一起去玩玩?”有人冲着秦凡问道。

    秦凡一阵纳闷,摇摇头,等几人火急火燎的跑出去之后,他才转头看向陈康雄,“隔壁是什么?”

    陈康雄笑了笑,“洗浴会所!”

    “哦!”秦凡不明觉厉,转头吃了一口菜,陈康雄斟了一杯酒看向秦凡,“兄弟,要不要大哥带你去隔壁见见世面?”

    “不用不用!”秦凡急忙摇头。

    “别这么紧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是还没破吧!”陈康雄打趣道,“要真是的话,大哥我真应该带你过去,找一个学生妹妹,那服务也好的没话说。”

    秦凡瞪了一眼没搭理对方,他要是真破第一次的话也不能给那些人啊!

    两人吃着菜,秦凡转头问道:“对了,你那儿有没有野山参?”

    他在这一片算是大的‘药’商,按道理来说应该有纯正野山参。

    陈康雄一怔,放下酒杯笑道:“你怎么会问野山参?这草‘药’可是很难见的。”说着似乎觉得话不妥,陈康雄话锋一转,“你要多少?”

    秦凡一惊,反问道:“你有多少?”

    自打上次陈鱼‘鹰’差阳错用野山参‘药’酒让他补身子,秦凡便知野山参对于他是好的补‘药’,这几天他也去山上找,但一无所获。

    陈康雄咧嘴一笑,“很多,但都是些不好的玩意儿,不过有一株算是品质不错。”

    “真的?”

    “这还有假,我现在带你回店里。”

    陈康雄给刚才给其中一个老家伙打了电话,旋即直接跟秦凡回了店里。

    “兄弟,就是这个!”陈康雄小心翼翼从柜台里双手端出来一个长条锦盒。

    秦凡接过来打开,果然自里面放着一株野山参,旋即眼神闪过一丝可惜,秦凡转头看着陈康雄,“品相是还可以,不过参有些年份少,我想应该有二十年左右。”

    虽然只是二十年参,但市场价大概在五万左右。

    “不错呀兄弟,竟然连野山参的年份都能看出来。”陈康雄惊讶道。

    “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秦凡将盒子盖好,“”这参卖我了!”

    如今他脑海中有大量中草‘药’知识,辨识一些珍贵草‘药’还是可以的。

    参,作为被神农本草经列为最上品的草‘药’,效果不言自说,从价格上就可窥见一斑,更何况还是深山里长的野山参,更是一参难求!

    市场上的参到处都有,但要么是人工参,‘药’效很普通,要么以次充好,所以参市场很‘混’‘乱’。

    “兄弟,大哥有话直说,市场上那些参太假了,你要直接送你了!”陈康雄大气道。

    “那不行,我咋能白要你东西!”秦凡将锦盒放下,再说他还得感谢陈康雄,若不是他介绍保健‘药’液给那些家伙,他今天还赚不到六万块。

    “跟我还客气啥,你拿着,”陈康雄又递给秦凡,“虽然我只有这么一株最好的,但送你比卖给其他人让我感觉好多了。”

    秦凡死活要给钱,最终陈康雄执拗不过,象征‘性’的收了一万。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