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18章 陈鱼吃醋了

    秦凡几乎是郁闷的从房间中走出来的。

    河岸边,秦凡和林思柔慢慢行走。

    “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秦凡转头看着林思柔好看的脸,好奇发问。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他以为再也见不到林思柔了,但现在当再度见到对方,秦凡实际上心里很高兴。

    林思柔仰着头微微一笑,“上次你说是麦香村人,而且我又知道你的名字,找你家肯定就好找咯。”

    秦凡一拍脑门笑着说道:“这件事差点忘了。”旋即古怪的眼神盯着对方,“对了,伤彻底好了?”

    林思柔一怔,下意识的瞅着大腿上,一想到那天秦凡趴在大腿间吸蛇毒的场景,登时脸颊一红点点头,“小凡哥,好了。”

    “那就好。”秦凡傻愣愣的。

    林思柔用眼梢扫了一眼,长睫毛扑闪,“小凡哥,为什么在房子我总觉得叔叔和阿姨看我的眼神感觉好怪异,是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呃,岂止是怪异,他们呐简直”

    秦凡一想到刚才父母眼神顿时哭笑不得,旋即摆手,“算了,你还是不用知道了。”

    他之前跟父母说过自己有女朋友但一直遮遮掩掩,而现在忽然家里来一个女孩子,父母肯定会误以为是他的女朋友。

    而林思柔无论凭长相还是身材,他父母不乐死才怪。

    所以刚才在屋子,父母看林思柔的眼神带了诸多意义,不过对于秦凡来说,他并没有多想。

    “小凡哥,快点说呗。”林思柔横到秦凡身前。

    “你还是不要知道了,知道的话你肯定不高兴。”秦凡摆手。

    人总有好奇心,秦凡越是不说,林思柔越好奇,到最后林思柔干脆伸着双臂拦着秦凡。

    秦凡看着眼前的林思柔,那漂亮的脸蛋,樱唇白齿,突起并不扎眼的胸部,顿了顿,秦凡只得将实情告诉对方,“我爸妈是将你当成了我的女朋友。”

    “啊”林思柔脸一红,怔楞原地。

    看着林思柔的反应,秦凡知道对方可能并没有多余想法,顿时笑道,“思柔你别介意,咱们走吧,旋即向前走去。”

    站在原地的林思柔缓过神,转头看着秦凡的背影,抿着嘴唇眼里突然多了些许温柔。

    二人沿着河边,秦凡介绍着麦香村的一些好玩的地方,万般挽留之下,林思柔必须得赶晚上回去,无奈秦家秦母跟翠兰在自家地里摘了一些菜给林思柔带上。

    林思柔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有司机,不过她并不想高调,而是让司机停在村外。

    于此同时,有漂亮姑娘突然到访秦凡家里的事情传遍麦香村,各种版本都有。

    送走林思柔,秦凡刚回到家还没喘口气,父母就围上来一脸兴奋冲着秦凡讨关于林思柔的各种信息。

    刚才在屋中,人家第一次来,不适宜问太多问题。

    秦凡实际上也并没有具体问林思柔具体家住在哪里,林思柔不说,他也不好开口问。

    秦振失望的从儿子口里没有得到有用价值,虽然生气不过让秦振对儿子态度好很多了,同时他也答应让儿子看腿伤。

    秦凡一听老爹让看腿伤顿时一阵高兴。

    秦凡转头,“嫂子,麻烦端盆热水过来。”

    翠兰照办,秦凡将脚泡到热水盆里,先是舒活筋骨活血之用。

    父亲自从伤腿之后很少运动,所以他担心直接开始的话父亲疼的受不了。

    “小凡,你确定能治好爹的腿伤?”翠兰在旁边一脸紧张的看着。

    秦凡歪头看着嫂子笑着说道:“差不多。”

    实际上秦凡也有点紧张,这毕竟是真正第一次他帮人治病,而且还是自己老爹。

    “爸,待会儿你忍着点,可能刚开始有点疼!”秦凡推拿之前提醒道。

    “臭小子别废话,你老爹我又不是泥捏的,啥疼撑不下来!”秦振瞪了一眼。

    秦凡咧笑点头称是,旋即面色认真,摸着父亲的腿伤轻微摩挲。

    同时秦凡暗中运用灵气,一缕青色光芒自他的指尖透出,渗到秦振的伤处。

    “嘶”

    秦振忍痛轻哼一声,但刚刚跟儿子拍胸脯说过自己很坚强,旋即说道:“没事,不疼!”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疼的话就喊出来呗。”秦母在一旁埋怨道。

    “你懂啥,真的不疼!”秦振瞪了一眼。

    秦凡看着父母两人这样,笑着说道:“爸,你再忍着点,马上就不疼了。”说完秦凡闭上眼,手指轻轻摩挲伤痕处,体内灵气盈盈的向指尖输送。

    “咦?”秦振惊呼。

    他忽然感觉刚才焦灼疼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清凉传到腿上,紧接着那伤疤竟神奇般脱落。

    翠兰也注意到这神奇一幕,掩嘴惊呼,同时她也在关心秦凡,急忙拿出毛巾,替秦凡擦擦额上细密的汗水。

    两分钟后,疲惫的秦凡终于缓缓睁开眼,看着父亲伤疤全部掉落,强撑精神的冲着父亲一笑,“爸,你现在站起来试试。”

    秦振此刻掩不住的惊喜,下意识的去拿拐杖,秦凡直接夺了过来,秦振也不生气,便忐忑的试着站起来。

    秦母手放在下面空挡处,免得到时候站不稳跌倒。

    但他们都错了,秦振惊讶发现自己竟然能够站起来了,虽然不稳,但还是足以让秦振兴奋,甚至老泪纵横。

    以前秦振试了无数次都不能站起来,却因儿子这推拿之术,一下子站起来了。

    方才实际上秦振并没有对儿子这种推拿术有所希望,但现在却让他大吃一惊。

    正当全家人激动的时候,忽然陈鱼来找秦凡。

    正享受全家人赞赏的秦凡只好跟着陈鱼出去。

    刻天色已黑,秦凡跟着陈鱼来到了村头的玉米地,在玉米地的旁边有一处麦场。

    “小鱼咋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在家里说,怎么来这儿?”秦凡一阵疑惑。

    正走在前面的陈鱼闻言转头,走到秦凡跟前,表情有些难过,“小凡,你前两天说过的话算不算数?”

    “什么话?”秦凡反应缓慢。

    陈鱼瞪了一眼,似乎不好意思说出口,顿了顿终于鼓足勇气道,“你说你跟我睡觉的事情算不算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