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15章 馒头好不好吃?

    “一辈子都别想!”

    陈鱼故作生气,实际上她也没想到能跟秦凡发生这一幕,若不是刚才有拖拉机经过,估计她已经沦陷,想到这里,她的脸颊更红。

    等秦凡回到村子已经天黑,将陈鱼送到家门口,秦凡又出其不意的亲了一口对方这才回家。

    掀开门帘倚在门框,嫂子翠兰正坐在灯下补衣服。

    “回来了,嫂子去给你做点饭!”翠兰将旧衣搁在旁边站起身。

    天色这么晚,她以为秦凡明天才回来。

    秦凡冲嫂子笑了笑,摆摆手道:“嫂子我吃过晚饭了。”迈进屋子,灯光映衬下,翠兰更显得秀美妩媚,只是略显悲惨,

    一想到身在牢狱的哥哥,秦凡便替嫂子不值,看着那缝补的衣物,秦凡缓缓神略带歉意道:“嫂子,别补了,这两天进城给你买身衣服。”

    嫂子翠兰自从进这个家门,吃苦受累不说,自从哥哥入狱,那身衣服都穿了一年多。

    “浪费那钱干啥,这衣服补了还可以穿!”

    翠兰坐下拿起衣服继续缝补起来,忽然又抬头,“对了小凡,你说下午去县城卖什么药水,怎么样了?”

    秦凡拿出银行卡递给翠兰,“嫂子,这是卖的钱。”

    “里面有多少钱还办一张卡?”翠兰笑道。

    秦凡挥挥手,“也没多少钱,嫂子你先帮我收起来,等用的时候我再找你拿。”

    翠兰看了一眼秦凡,没有接过银行卡,而是转身走到炕边,从枕头下拿出一沓钱,“小凡,这些钱你拿着,再加下午卖玉米的钱,明后天给人家还债。”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秦凡惊问。

    “你别管我是从哪里拿的。”翠兰笑了笑塞到秦凡怀中,“还债要紧,要不然那些人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秦凡这才明白嫂子一定是下午的时候回娘家去找钱,登时惭愧,将钱和银行卡放到旁边桌上,“嫂子,王大炮的高利贷已经还了。”

    “还了?”

    翠兰一阵惊愕,挑起的柳眉一皱,摇头道:“小凡,你别骗嫂子了,这钱可不是几千块钱就能还的。”

    “嫂子,我没有骗你。”秦凡指着桌上的银行卡,“这卡里还有三万多,嫂子,早点睡觉吧。”

    房间只留下惊诧万分的翠兰。

    十分钟后,秦凡从父母的房里出来,回房躺在炕上,毫无睡意。

    一想到今天在路上吻陈鱼,摸到那两团柔软以及挺翘的屁股时,秦凡将两只手在鼻翼嗅了嗅,咧嘴傻笑旋即侧身睡去。

    第二天一早,秦凡去了陈有容家里。

    “嫂子”

    陈有容估计才睡醒,正穿着一件红色短袖站在下水道口刷牙,见秦凡进来,摆摆手算是打招呼。

    秦凡站在跟前,眼睛下意识的瞟着对方因身子前倾,胸口露出的浑圆*,随着身子摆动,那两股浑圆顿时波涛汹涌。

    吞吞口水,秦凡干咳一声,“嫂子我今天来,是来给你送钱的。”

    陈有容将漱口水吐掉,擦擦嘴边的牙膏沫,抬头问道:“送什么钱?”

    她并不知道昨下午秦凡去县城,更不知道凭借那保健药液,不但将她的药材钱以两倍价格拿回来,而且秦凡还赚了五万。

    秦凡笑着说道:“从陈康雄那里拿回了你的药材钱。”

    “别逗了!”陈有容翻了一个白眼,没搭理秦凡,自个走进客厅。

    她一直以为那天这小子说的那番话只是解围,她并没对那笔药材钱抱幻想。

    秦凡无语的跟了进来,“嫂子,我真的拿回来了,你看”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厚厚的信封。

    陈有容看到信封,又见这小子极为认真,怔楞片刻,半信半疑的接过信封一看,顿时眸子一亮,“你真的要回来了?”

    “那还有假,而且还是之前说的两倍!”秦凡一阵得意。

    陈有容顿时一阵高兴,说她不心疼辛苦钱是假的,眼下秦凡竟然要回来了,登时一激动,陈有容搂着秦凡的脖子,对着脸亲了一口。

    “嫂子,这”秦凡一阵脸红。

    虽然昨晚对着陈鱼那么胆大,但是在陈有容跟前,秦凡还是很收敛。

    “咋个害羞了?”陈有容抹抹嘴一笑,越看这小子越顺眼,从信封中抽出几张百元大钞,“小凡,拿着,对你的奖励。”

    秦凡摇头,“嫂子,我不要了,你请我吃饭就可以了。”

    “吃饭那简单,想吃什么嫂子请你。”陈有容眸子一转,拉着秦凡坐到沙发上笑道:“还没吃早饭吧,你在这坐会儿,我这就给咱做饭。”

    “不用了,家里早饭快做好了!”秦凡摇头。

    陈有容瞪了一眼,“别废话,好好坐着,嫂子又不吃你!”

    帮秦凡打开电视,免得气氛尴尬。

    秦凡一直无语,也没再说话,便坐在沙发上等着。

    那个陈康雄的病你真治好了?陈有容问道。

    秦凡挠挠头,差不多了。

    没想到我们小凡还会治病,陈有容系着围裙赞叹道:“小凡,啥时候给我也看看病呗。”

    “嫂子,你有啥病?”秦凡急问道。

    “我也不知道有啥病,到时候你给看看呗,身子随你看。”陈有容大气道。

    秦凡无言以对。

    二十分钟后,早饭端到桌子上。

    陈有容煮的粥,炒了两个小菜,油放的也多,一看让人就很有食欲,秦凡也不客气,当下狼吞虎咽吃起来。

    “嫂子做的饭好吃不?”陈有容一脸疼惜的看着眼前这小子。

    “嗯,好吃!”秦凡拿着馒头就着菜。

    陈有容继续笑问,“那嫂子的馒头好吃不?”

    秦凡也没多想,“好吃。”说完秦凡一怔,下意识的瞅着对面陈有容的硕大饱满的胸口,脸颊一红,无语道:“嫂子,我说的是这个馒头。”

    “瞅你那没出息的样,你以为我说的是哪个!”陈有容故作娇怒翻了个白眼,旋即又撇嘴瞪道:“那你意思嫂子的这个馒头不好吃?”

    “呃,嫂子,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吃,好吃!”秦凡被绕晕。

    陈有容挺挺腰肢,摸摸滑腻白皙的脖颈,再度瞪眼,“一看你小子说的是假话,你又没有尝过咋知道好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