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14章 动作太粗鲁!

    秦凡拳头握紧,“炮哥,我今天来不单是还钱,还有一件事,前几天,你的几个手下来我家里讨债,讨债就讨债吧,还打了我的父母,欺负我嫂子,所以我想认识认识那几位。”

    话音一落,气氛骤然凝固。

    “原来你今天是找茬的,小子,是老子打你那个瘸老爹,你想咬老子球啊。”站在王大炮身后的一个络腮胡汉子气势汹汹走出来。

    秦凡面色冰冷并未接话,瞪了一眼,“现在钱还完了,咱们没债务纠纷了,该我讨债了,还有三个人。”

    “我靠,讨债?我没听错吧,这小子他妈想找死!”

    “上去直接废了他!”

    议论纷纷间,又有三个人站出来。

    王大炮沉着脸没有说话,他倒要看看这小子有什么能耐。

    “很好!”秦凡点点头,勾勾手指,“你们一起上吧。”

    “妈的,老子一个人就可以直接废了你!”络腮胡汉子怒吼道。

    秦凡摆摆手自信道:“你们四个一起上。”虽然他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自己是如何发力的,但是他有信心能直接将几人打倒。

    “*!”络腮胡后腿一蹬如离弦之箭般,直接挥拳冲着秦凡面门砸了过来。

    秦凡不急不缓,双脚侧挪,脑袋一偏,那砸来的铁拳落了空。

    趁着这空档,秦凡单手直接捏住对方的肘臂,心中怒气腾起,一脚直接将对方踢倒,紧接着双手一捏。

    咔擦!

    那络腮胡的胳膊瞬间被秦凡拧断。

    伴随着惨叫,众人面露惊惧色,就连王大炮都有些坐不住了,他原以为手下可以一拳直接将这小子制服,却万万没想到仅仅数招,手下竟然惨败。

    剩下的三个手下互看一眼,咬着牙便直接向秦凡扑来。

    数招之内,那三个手下被秦凡打倒在地。

    秦凡并没有打算这样放过这四人,伤他可以,但是伤他家人,秦凡绝不允许!

    当着王大炮的面,秦凡直接冲着倒地的四人又是狠狠几拳。

    此刻没有人再敢上来。

    秦凡站起身面无表情,“炮哥,今天的债一笔勾销,我今天打了你手下,你往后报仇也行,我奉陪,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一声,没有谁喜欢借高利贷,除非走投无路。”

    秦凡从卷闸门走出来,一身轻松,浑身解气。

    “大哥,那小子就这样走了?”手下凑上前不甘心道。

    王大炮瞪了一眼,“你他妈能拦你去拦!”

    那手下苦着脸,顿时就不吱声了。

    天色暗了下来,秦凡想着赶紧回家,刚走出镇子不远,忽然身后自行车的铃声响起。

    秦凡扭头一看,是村里的陈鱼。

    陈鱼穿着牛仔裤,高挑身材,长头发瓜子脸,五官端正,以前跟秦凡是小学初中同学,后来陈鱼半路辍学奔赴远方打工去了。

    两年未归,一周前陈鱼从工厂辞职,打算在离得近的市里谋份工作。

    但秦凡不得不承认,在城里的这两年,陈鱼会收拾打扮了,本来底下不差,经过一打扮更是漂亮。

    “小凡你怎么走路,坐上来我捎你回村。”陈鱼冲着秦凡招呼。

    秦凡正愁天黑前赶不回去,当下也不客气,不过让一个女孩子骑自行车带他有点过意不过,顿时秦凡换了他骑着载着陈鱼。

    “小鱼你搂着我腰吧,我骑着很快的,小心摔了你!”秦凡扭头说道。

    经过这两年在外的历练,陈鱼思想也很开放,旋即将秦凡的腰搂住。闻着特有男人身上的气味,陈鱼心惊乱跳。

    秦凡一阵失神,低头瞅着搂在腰间那双细腻白皙的玉手,吞吞口水,不自觉秦凡蹬快了,这样越是快,陈鱼就越搂的紧。

    这样秦凡感觉很舒服,但同时有些悲伤,这让他想到了周琳。

    好久不见,二人有说不完的话,一路上说说笑笑,距离麦香村还有两里地的时候,秦凡猛地刹车。

    陈鱼措不及防,惯性使然,胸口一下子贴到秦凡的后背。

    “怎么了?”陈鱼从后座下来,红着脸颊问秦凡。

    若是别人,她早都生气了,但是秦凡不同,这个几乎同她一起长大的男孩子,让陈鱼对秦凡实际上一直颇有好感。

    “我想尿尿。”

    秦凡有些内急,在陈康雄那里喝多水一路上没上厕所,走到这里实在憋不住了。

    陈鱼噗哧掩嘴一笑,转过身说道:“你赶紧吧。”

    秦凡走远在田地里尿完,回到路上,这个时候陈鱼依然背对于他。

    暮色之下,陈鱼窈窕身姿,柳腰翘臀,伴随着田野上微风发丝飞扬,看起来美极了。

    一激动,秦凡走过去直接搂住对方的腰肢。

    “秦凡,你干什么?”陈鱼身子一哆嗦,转头娇怒发问。

    “小鱼,我想亲你!”

    秦凡也直接,作为这个年龄,早已懂得男女之事,况且他也知道小鱼以前对他也有意思。

    “不要,这要是让别人看到会说闲话的。”陈鱼挣扎。

    “现在不会有人,再说看到怕什么!”秦凡摇头直接吻了上去。

    陈鱼推了几把之后也不挣扎了,双手紧抓对方肩上,游龙戏凤风卷残云,配合着对方深吻。

    路旁有棵树,秦凡将对方推在大树下,吻的同时,秦凡摸着对方屁股的手伸进衣服中,一把掀开陈鱼的罩罩,握着那两团柔软。

    陈鱼的胸不是很大,两只手各握一个刚刚好。

    唔嗯

    明显感觉到陈鱼呼吸沉重了,秦凡下腹燥热,双手不老实的向对方的牛仔裤里移去,这个时候,不远处拖拉机的声音打扰了对方。

    “有人来了!”

    陈鱼将秦凡猛地一推,急忙手伸进衣服将罩罩重新戴好,粗粗整理一下外衣。

    秦凡也是暗自扫兴,那拖拉机太碍事了,不过也没办法,旋即秦凡笑了笑,“走吧,我带你回家。”

    陈鱼脸颊绯红,娇嗔的瞪了一眼,旋即坐在后座,不过这次她并没有搂对方的腰。

    “小鱼,你真好看!”秦凡骑着车子转头赞叹道。

    刚才经过那一番冲动热吻,二人也没方才那么拘谨了。

    陈鱼脸颊一红,嗔怒道,“小凡,以前没看出来你胆子这么大!”

    说着好似解气,陈鱼在秦凡的后背拍了一下埋怨道:“你太粗鲁,刚才差点将我内衣弄坏了。”

    “让我看看是不是真坏了!”

    秦凡单手扶车把,另一只不老实的伸到后面去摸对方的胸口,被陈鱼一巴掌拍掉,“流氓!”

    秦凡也不气恼,笑着说道:“小鱼,什么时候我能跟你睡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