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10章 用大黄狗试药!

    秦凡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浑身无力的思柔,摆摆手道:“那好,走吧,我带你们出去。”

    一行五人脚步缓慢,沿着密林往山下走去。

    山路崎岖,不到百米之距,背着女孩的其中一个男生累的气喘吁吁,换了另外一个男孩,结果不到五十米,却只喊累。

    秦凡也是醉了,实在看不过眼,便走过去将思柔背着身上。

    “小哥,你不行的话说一声,我帮你。”圆脸女孩认真看着身材瘦弱的秦凡说道。

    秦凡摇摇头,示意对方继续前行。

    密林中除了虫鸣鸟叫,便是众人踩在树叶的声音。

    秦凡内心有些燥热,只觉后背贴着两团柔软以及对方趴在肩膀的呼吸声。

    那缕淡淡的清香弥漫让秦凡有些迷醉。

    “谢谢你!”终于后背的女孩开口虚弱的说话了。

    秦紫枫扭头便瞅见肩膀上那张漂亮勾人夺魄的面容,摇摇头说道:“不用客气,幸亏我赶来的时候你中毒浅,要不然麻烦就大了。”

    那女孩缓缓点点头,“我叫思柔,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秦凡,是山下这个麦香村的人。"

    "嗯,秦凡?"思柔顿了顿,"很好听的名字。"

    秦凡礼貌谢道。

    半个小时后,众人走下山。

    在几人的万般感谢下,秦凡回到村里,但是不知怎么回事,思柔那容貌却挥舞不去。

    日薄西山,父亲还因为下午的事情跟秦凡置气,不搭理这小子。

    村里一般都睡觉很早,即便是夏天也是如此,门口纳凉之后便各自回家睡觉。

    晚上十点多,村里漆黑寂静一片。

    大半夜,秦凡起床开始研究炼药。

    除了打算替张康雄治病之外,他还想要靠这种药液赚钱。

    秦凡虽然首次炼药,但是他知道这实际上跟画符一样,讲究的不仅仅是修为,而且还有心境。

    要做到全神贯注,不能被外界所干扰。

    条件有限,秦凡从厨房拿出来的药罐当做药鼎使用,架在由堆成的砖块上。

    秦凡先是将体内那微弱的灵气运行一遍,这才开始。

    按照脑海中的信息指引,秦凡双腿盘坐,单指掐诀,手中默念口诀。

    这跟他看的网络小说一样,炼丹炼药基本上都是这样,秦凡既紧张又激动。

    轰!

    片刻之后,秦凡对着柴火一点,那柴火登时摇摇晃晃的燃起来,火势很弱。

    这种火不同于一般的火,即便火弱,也比寻常火温度高数倍。

    秦凡敛敛心神,将药材按照配方放入药罐,继续运行,药罐里水声鼎沸。

    半小时后,虚脱的秦凡才将长葵草没入药罐,继续加持火势。

    两个小时后,秦凡收回灵气,长呼一口气,看着眼前那药罐里喷薄的白色雾气,秦凡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成果。

    打开罐盖,秦凡便看到除了几根草药经干,里面便是墨绿色的汁液。

    药味有些苦,但是良药苦口利于病。

    秦凡有些犯难了,这第一次做药,现在不知道这到底成没成功。

    这种药液是专治男子那一方面的,所以正常的他不能试药。

    他是按照脑海中的医术信息配的,按道理来说应该没差,但避免意外发生,他还是谨慎为好。

    秦凡将药液装进提前备好的药袋中,便先去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凡起的很早,便偷偷摸摸的扒在后院墙头,瞅着隔壁那家的成年狼狗。

    狼狗认识秦凡,猛然见到墙头趴的是秦凡,非但不叫,登时摇头摆尾。

    "阿黄,对不住啊,哥只能拿你当试验了,不过你放心这肯定无副作用的。"

    秦凡冲着狼狗阿黄呢喃道,说完便将一小部分药液混着小块馒头倒进食盆里面。

    狼狗闻着盆中的药味,嫌弃的瞪了秦凡一眼,嘴馋无奈之余这才吞着馒头连药液吞了下去。

    秦凡心中松口气,他还担心这家伙挑食不吃呢。

    一个小时后,家人陆续起来,秦凡正在扫院子,这个时候便听到隔壁传来阿黄的不停犬吠声。

    这声音不同于往常那种犬吠,而是发情。

    秦凡一阵高兴,知道这药液管用了,直到中午,另他无语的是,药液弄得多了,阿黄的声音越来越癫狂,将拴着的绳索挣断了,跑出去寻找母狗去了。

    村里的母狗下崽之前,都是在外艳遇的。

    秦凡在村里找阿黄,他想要确认这家伙到底癫狂到什么程度。

    不能只听声音很猛,结果一开始就一泻千里。

    找了大半天,秦凡在村外的玉米地头看到阿黄正跟一只土狗激烈*,这气势可比阿黄之前猛烈数倍,看到这里秦凡便放心了。

    将药液装好,秦凡打算忙完这几天就去县城找张康雄。

    回到家里,秦凡忽然有些失落。

    昨天应该问思柔家具体在哪里,不过秦凡转念一想,问了也是白问,以后压根就没机会见面。

    眨眼间两天过去,山地里的玉米已经长到膝盖那么高。

    为保持精力,秦凡一边去山上寻找野物、野山药、枸杞补身体,另外便是画符加快玉米成熟。

    营养符被秦凡埋在土里。

    又有两天过去,从播种到现在玉米开始飘花絮,结玉米棒收割,总共五天时间,这比秦凡之前想的一周还要快。

    望着满地长势旺盛的玉米,秦凡咧嘴傻笑,呢喃道:“再差一个催熟符,明天就可以掰苞谷了。”

    秦凡正从田里往家走的时候,从山下跑上来小胖。

    瞅着这家伙嘴角发肿,气喘吁吁,秦凡眉头皱道:“小胖干啥去这么慌慌张张,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小凡哥,你你们家”小胖拍拍晃动的胸口,着急道:“你们家突然来了四个纹身男,在家里闹事可凶呢。”

    秦凡火急火燎的先行奔回家中。

    十分钟后,秦凡走进院子。

    院内一片狼藉,仅有的几张桌椅被掀翻在地。

    村里人三三两两从屋里走出来,看见秦凡站在院子。

    “小凡回来了,赶紧进屋看看你爸妈!”张大妈催促道。

    “快点进屋!“夏二爷弓着腰指了指屋内。

    秦凡眉头一皱,冲着几人点点头急急进了屋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