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正文_第002章 画符

    嫂子碎花汗衫,黑色七分裤,虽然穿着朴素,但是难掩美丽姿色。

    秦凡冲着嫂子一笑,摇摇头说道:“身体没啥事。”

    “那就好,快点吃饭吧,爸妈都等了好久了!”翠兰笑了笑,转身离去。

    秦凡洗了脸坐在饭桌上。

    晚饭是小米粥,两个农家小菜,凉拌黄瓜跟炒茄子,都是自家地里种的。

    粥的米粒很少,多是水,秦凡知道家里米缸快要见底了,嫂子是节省着吃。

    “小凡,你身体真没事?”母亲看着儿子。

    “妈,没事!”秦凡摇头,看向父亲。

    父亲秦振一言不发,面色黝黑苍老,自打工伤瘸了腿以来,更是日渐憔悴。

    秦凡怔了怔,夹菜送往父亲碗中。

    秦振一惊,抬起头看着儿子,“你快点吃。”

    说着秦振转头道:“他娘,吃完饭你拿钱给小凡,这两天浇地用。”

    话音刚落,众人抬头齐声反对。

    “爸,这不行,这可是您后天买药的钱!”翠兰反对道。

    秦铃儿附和,“爸,这钱不能拿,现在伤口还没好,必须得吃药。”

    就连母亲都持反对意见。

    秦振哪能不知,但是眼下幼苗期,又逢干旱,要是不浇指定全死掉,顿时秦振果断道:“眼下庄稼比买药更紧迫。”

    “不行,就是不行!”翠兰摇头。

    秦铃儿依然附和,“我跟嫂子一样的想法,不行。”

    说着秦铃儿推了推一直沉默的秦凡说道:“哥,你倒是说句话啊,咱爸的钱可是要拿来救命的。”

    秦凡将筷子放下,“爸,那钱绝对不能动,浇地的事情我来办!”

    他说话还是有点分量的,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心态比同龄人成熟很多。

    “你办?你怎么办?那可是要用钱的,不是光用嘴说说就可以的。”父亲瞪了一眼。

    “这个您就甭管了,我说能做到就一定能做到。”秦凡有些倔,旋即搁下碗,“我吃饱了。”说着起身回屋。

    院中一阵沉默。

    秦振看着儿子进屋,旋即转头,“孩他娘,明天钱给小凡。”

    “爸,哥都说了他想办法!”秦铃儿噘嘴生气道。

    秦振圆鼓眼睛一瞪,“他一个孩子能想出什么办法!虽然我瘸了,但我还是一家之主,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母亲叹气,点点头说道:“那好。”

    翌日。

    秦凡一大早去了地里。

    昨晚熬了一夜研究体内灵符灵气,非但没有让他觉得疲惫,更让他感到神清气爽。

    这愈发让秦凡觉得这异能来的妙不可言。

    来到地头,已经有村民趁着早上凉快,拿铁锨在铲杂草疏水渠。

    “小凡,明天就要浇地了,你咋不着急修渠呢?”隔了几垄地的村民李二笑道。

    李二为人老实憨厚,比秦凡大七岁。

    秦凡瞅着田间已经打着卷儿的玉米苗,抬头冲着李二说道:“二哥不急!”

    他总不能跟对方说没钱浇地不修渠吧。

    “这还不急啊。”李二无语,指着田间说道:“你小子心可真大。”

    说着李二擦擦额头的汗水道:“你赶紧修渠吧,我这边快修完了,待会儿哥帮你。”

    秦凡一家向来在村里人缘不错,村里也有人乐于帮衬。

    秦凡冲着对方笑了笑,蹲下身研究玉米苗。

    他已经有了想法,准备用符箓之术。

    昨晚花了一夜时间整理灵符,他才知符箓之术竟然有灌溉符、施肥符、捉虫符

    只不过这些符都是最基本的符,其他的符箓他现在修为低下,根本用不了。

    若是按照此术真能够施展灌溉符,那地就不用浇了。

    秦凡回到家里,蹬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去了镇里,买来黄纸跟朱砂、毛笔之类的东西。

    反锁屋子,秦凡便摊开黄纸,按照脑海中的符箓要求,默念咒语画符。

    画符不仅考验一个人的耐力,更重要的是考验一个人的修为。

    秦凡底子薄,没多少灵力,所以半天一张符画下来已经大汗淋漓,虚脱险些晕倒。

    更让他郁闷绝望的是,由于手生第一张符废了。

    秦凡扔下笔,一屁股坐在炕上,喘着粗气。

    “小凡,你在么?”

    这个时候,嫂子翠兰在敲门。

    这小子自昨晚回来就怪怪的,让翠兰担心,而今天更奇怪,从镇上回来拿着黄纸毛笔什么的,一回来就将自己锁在屋子,这更让翠兰揪心。

    即便秦凡已经十八岁了,但在翠兰的眼里,还是一个孩子。

    若是孩子出了问题,自然长辈们都要担心。

    为避免嫂子多心,秦凡将黄纸朱砂都藏起来,这才开门冲着嫂子一笑,“嫂子,怎么了?”

    “哦,没事,我看你一直锁着门。”说着翠兰眉头一皱,“你看起来怎么这么疲惫?”

    翠兰下意识的往屋子一瞅,空荡荡的。

    秦凡打哈欠道:“昨晚没睡好。”

    翠兰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宽慰道:“小凡,嫂子知道你为浇地的事儿着急上火,不过你也别急,嫂子跟你一起想办法,这点难关咱们一定会度过去的。”

    秦凡一阵感动,点点头笑着说道:“嫂子我知道了。”

    “嗯,那好,你再休息一会儿吧,嫂子就不打扰你了!”翠兰说着,顿了顿,伸手将对方肩膀上打着补丁的一根破线头给取了下来。

    秦凡关上门,摸摸发烫的脸颊,长呼一口气,盘腿打坐。

    两个小时后,他再度下地画符。

    吸取上次教训,他默念咒语之余,精神力愈加集中。

    融会贯通全神贯注,方能发挥符箓的真正作用。

    等画完第二张符箓的时候,已经到了晚饭时间。

    妹妹秦铃儿也从外面卖编织筐回来了。

    素来心灵手巧的她趁暑假做编织筐卖钱贴家用。

    吃完晚饭,秦凡单独去了地里。

    趁着田间无人,一脸紧张的秦凡跟做贼似得,在地头挖了一个坑,这才闭目默念口诀。

    “临!”

    一声咒语。

    秦凡将符箓埋于坑中,心中的紧张依然未消,他不知道这符箓究竟管不管用。

    秦凡走远又折身回来,等确定埋好之后,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向家中走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