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15章 一剑劈死

    赵天虎缓缓的拿起一把黑剑,黑剑之黑气蒸腾,一缕缕黑烟萦绕。

    赵天虎手握黑剑正要刺下去,这时候陈千刀猛地眼睛一睁。

    当看到那黑剑刺下来的时候,陈千刀一个急闪躲过,登时整个人暴怒如狮子一般,他怒吼道:“赵天虎,你他妈想偷袭我!”

    尽管刚才他疗伤的时候,对这个师弟放松了戒备,但是一想到这家伙以前做过的那些事儿,他心里还是有些防备。

    果然他没猜错,这家伙正是要置他于死地!

    此刻赵天虎本来还想着等陈千刀疗伤一半的时候下手,这样很容易得手,但是他没想到这家伙还在防备于他!

    不过赵天虎现在也索杏露出杀意,他摇头冷笑道:“陈千刀,现在你已经没什么用了,不如你下去陪咱那师父去吧。”

    说着赵天虎身一股真气散出,黑剑之黑芒更是浓烈,直接刺向了陈千刀。

    陈千刀急忙往后一闪,同时他随手一扬,一股刀芒闪出啪的直接打在了黑剑之。

    嘭的一声,刀芒和黑刀直接撞在了一起,赵天虎被震的,身子往后一退。

    他有些吃惊的说道:“陈千刀,你我想象还要厉害很多的,都这样了,你内劲还这么深厚呐,这几十年没见,看来你还是修炼的不错啊!”

    陈千刀脸色惨白,他怒道:“赵天虎,我真的没想到你这么多年还是这样,一直心狠手辣,你连师父都不放过,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赵天虎摇头冷笑说道:“师哥,你有没有听过一山不能容二虎啊,现在这灵葫已经出现了,你也没利用的必要了,再说了我现在不杀你,到时候你肯定也是要杀我的!”

    “我……我不会!”陈千刀吐了一口血。

    疗伤本来是运真气的时候,是万万不能被人打扰的。

    而刚才他已经强制运用了真气,这足以让他的五脏六腑更严重,现在即便赵天虎也是受伤,但是他是处于劣势的!

    陈千刀哇的再度吐了一口血,看着对方似乎要将杀死,陈千刀急忙说道:“师弟,你听我说,哥哥我不跟你抢,到时候我只要杀死秦凡,灵葫还是你一个人的!”

    “我一个人?”赵天虎摇头一笑说道:“师哥,你少忽悠我了啊,灵葫到时候拿到手,你可不会这么想了。”

    “你”……陈千刀再度求饶说道:“可是你知道,秦凡那么厉害,你也见识到了,没了我,你一个人不能杀死秦凡啊。”

    赵天虎哈哈一笑说道:“你放心,我既然能杀你,那我有办法杀死秦凡!你还是安心的去死吧,到底下去陪师父吧。”

    赵天虎冷笑一声,再度逼近陈千刀。

    陈千刀气的身子一抖。

    说实在的,他恨不得想站起来一掌把眼前这个家伙给拍死,但是此刻的他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更别说提气运功了!

    幸亏他内劲算是浑厚,被灵葫那一击,这要是其他的古武者说不定承受不住那么一击,他能逃出来已经算是很厉害了。

    “师弟,你别忘了,以前咱们小的时候,你不好好练功经常被师父挨罚,是师哥我,一直在帮你啊,”陈千刀急忙说道。

    一提起这时候,赵天虎脸色露出一丝愤怒,他冷冷说道:“麻痹的,你少提以前那事儿,说实话,现在师父要是站在我跟前,我还是会一剑劈死他!”

    说着他有些颇为不耐烦,赵天虎摆手说道:你去死吧!

    一剑斩过去,尽管陈千刀费尽全身之力想要逃脱,但是那黑剑更迅速,啊的一声惨叫,黑剑一下子刺陈千刀的身。

    吭哧一声,陈千刀瞳孔一缩,嘴一口血喷出,他垂首看着刺在身的剑,陈千刀身子颤动,他抬头有气无力的求饶道:“师弟,不要啊,不要”……

    此刻赵天虎脸没有一点儿表情,他阴狠的看着对方,摇头说道:“师哥,对不起了啊,只要你死了,我少了一个对手!”

    说着他再度用力,噗的一声,剑一下子刺穿对方的身子。

    赵天虎前,提气运功,啪的一掌拍在了对方的脑袋,噗的一声,陈千刀身子一歪直接死了。

    看着人死了,赵天虎冷笑一声。

    这时候他噗的一声一口血吐出来,他本来受伤也严重,刚才又提气运功,急忙坐下,他开始疗伤起来。

    足足三个多小时后,赵天虎才感觉好多了。

    看着旁边死去的陈千刀,赵天虎前,虚空一抓,顿时陈千刀的身子一下子被吸到了他手里。

    伴随着赵天虎的运真气,陈千刀身的血液滋滋滋的流入他的掌心。

    不到三分钟,陈千刀身子已经干瘪成了一个干尸。

    而赵天虎此刻看起来很红润,在吸尽了对方的鲜血以后,赵天虎呢喃冷冷道:“看来我那枚丹药没白给你服用!”

    说完他扭头走到洞口,看向外边无尽的苍穹,赵天虎冷冷说道:“秦凡,我会让你死在我的手里,灵葫,是我赵天虎的,谁要是敢跟我抢,我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旋即他猛地一跃,身子落入地,一个呼吸之间,赵天虎便已经到了一公里之外。

    ……

    临风。

    陈家,陈震风坐在大厅的雕龙椅子,听着儿子陈南浩和其他几个人的禀告。

    听完陈南浩的话以后,陈震风脸色猛地一沉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几天没有见过陈千刀?”

    陈南浩一听急忙低头回应道:“是的父亲,陈千刀功夫很厉害,而且你也知道他心狠手辣,我们不敢跟踪他太近。

    另外我们也追不,所以这几天我一直在派人找他,但是并没找到!”

    陈震风一听啪的手的鎏金拐杖砸了一下地,他看向几个人,这才摇头说道:“罢了,不找了,反正我知道他既然说一个月杀死秦凡,自然会遵守诺言的。”

    陈南浩嗯的点头急忙说道:“是的父亲,我也这么认为的。”

    刚说完,这时候外边有个满脸是血的手下急忙跑进来说道:家主,有……有一个黑衣人闯进来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