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79章 难言之隐

    跟村里人聊了一会儿,秦凡起身回家,这时候旁边的李大婶突然走到秦凡跟前低声说道:“小凡,婶子能跟你说一件事儿不?”

    秦凡点头一笑说可以啊,看着旁边人多,秦凡这才走到一边,他笑着说道:“李婶,有什么事儿你说。!”

    李婶有些难为情,不过她最终还是说了一下。

    等对方说完以后,秦凡这才郁闷的知道原来李婶的女儿孙艳艳得了脏病。

    前段时间他们去市里的一些医院看了一下,医院都说可以治,但是容易复发,不能彻底治好。

    而且这种病需要钱很多,对于他们这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有些承受不起,所以他们想到了秦凡,不过等了两个礼拜,终于等到了秦凡回来。

    李婶一听秦凡回来了,她当即跑来问秦凡这事儿。

    顿时秦凡郁闷的问道:“婶子,艳艳咋能得这种病?”

    这孙艳艳他年纪小两岁,读到高辍学打工去了,小时候长的有些丑,但是女大十八变,后来越发长的好看,在方圆村子里倒是凭姿色有些名气。

    而且孙艳艳身材要其他女孩子好得多,他知道村里一些年轻人惦记着这姑娘。

    李婶哎的叹口气说造孽啊,眼眶一红李婶抹了一把眼泪。

    一看李婶这个样子,秦凡也不好意思再说啥了,他点头说道:“婶子,那这样晚我过来先看一下,这种病虽然难治,不过我应该有把握治好。”

    一听秦凡说可以治好,李婶一下子激动了,她激动的一把握着秦凡的手说道:“小凡,那麻烦你了,晚我们等你。”

    秦凡嗯的点头一笑说好,晚,秦凡吃了饭之后,他这才出了门去了一趟李婶家里。

    啪啪的敲了几下门,这时候孙艳艳的妹妹孙芳艳打开门说道:“小凡哥,你来了。”

    “是呀芳艳,”秦凡点头一笑,走进去以后,一家人都在,这时候李婶叹口气说道:“小凡,这事儿麻烦你了,婶子知道这种病,一般其他的医生都不愿意治,不过婶子是实在没办法了,艳艳以后还要嫁人呢。”

    秦凡一听表示明白,他点头说道:“婶子你不用说了,我明白的。”

    旋即他进了屋子里,这时候孙艳艳躺在席梦思,这段时间因为这病的事儿,她一度有些想不开,想要自杀,不过被家里人拦住了。

    “小凡来了,”孙艳艳脸一红,双手撑着床想要坐起来。

    秦凡急忙前一拦说道:“不用坐起来艳艳,”旋即他看了一眼对方的脸色,这孙艳艳的确姿色在乡下这种地方算得很漂亮,而且身材也很好。

    两个馒头也恰如其分,不大不小,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秦凡盯着看了一眼这才问道:“艳艳,你跟我说一下病情。”

    孙艳艳先是抬头看了一眼门口,这时候妹妹孙芳艳啪的直接识趣的把门关了,旋即孙芳艳这才冲着秦凡说道:“小凡,我说了你别笑话我啊。”

    秦凡呃的一声摇头苦笑道:“不会的,你放心吧,你现在把我当一个医生可以了。”

    对方点点头,旋即孙艳艳这才跟秦凡说了一下她现在的病症,听完以后,秦凡直皱眉头,他摇头说道:“你这个病似乎是几种病毒掺杂在一起的。”

    一般那种病一种其实治疗起来依旧够棘手的了,更何况其他几种病混在一起,这难度相当的大。

    一听秦凡这么说,孙艳一下子激动了,她急忙点头说道:“小凡,你说的没错,我这病是几个病毒混在一起的,所以医院说痊愈几乎不可能,而且还有可能会影响生孩子。”

    说着孙艳艳眼眶一下子红了,她急忙冲着秦凡说道:“小凡,麻烦你帮我治一下吧,我还年轻,不想成这样子,这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呢。”

    秦凡一听点了点头,旋即他这才认真的说:“你放心吧孙艳,我保证给你治好,咱们现在开始治疗吧。”

    孙艳艳嗯的点头,旋即她开始脱裤子,治这种病她是知道要脱裤子了。

    很快脱了以后,她连最里边的也脱了下来,接着她有些不好意思冲着秦凡说道:“小凡,待会儿你别笑话我啊。”

    秦凡呃的一声,他心想这都啥时候了,顿时秦凡点头说好,接着孙艳艳这才把腿分开,当秦凡看去的时候,脸色猛地一沉,对方的病的确是有些严重啊。

    一抬头秦凡冲着对方说道:“行了,你放心吧,我保证给你治好。”

    说着他让对方躺好,秦凡开始治了起来,以前他其实治过这种病,不过那种病毒是单一的,眼下这个难治一点。

    很快秦凡把手放在那儿边,他缓缓的输入灵气到对方体内。

    听到孙艳艳的哼唧声,秦凡也没管,足足用了十分钟,秦凡这才松开手,他啪的直接把手拍在对方的小腹,顿时从那儿流出一股腥臭的水。

    “好了,现在没事儿了,待会儿我再给你开药吃消炎,以后不会复发了,”秦凡洗了一下手,擦了一下满头的汗水。

    孙艳艳这时候也感觉自个已经好了,因为刚才她感到很疼,但是现在秦凡一治,她感觉一下子舒服不少,而且那儿一点疼都没有了。

    顿时孙艳艳急忙起身说道:“小凡,谢谢你了,真不知道该咋样报答你。”

    说着她想要给秦凡差点跪下来,秦凡急忙扶起对方说道:“孙艳艳,这都是同村,这可使不得啊。”

    旋即他看着对方说道:“孙艳,其实我很纳闷,你这病到底是咋得的,你要是方便说说一下,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一点忙,不说也可以,我也理解。”

    毕竟这是涉及人家*的,只是秦凡很纳闷能让孙艳艳得这种病,这应该是被不同的男人的给睡了。

    按照这孙艳艳的人品啥的,秦凡觉得对方不是这样的女孩子,是不是她被人欺负了?或者有什么难言之隐。

    一听秦凡这么说,孙艳艳一下子眼睛红了起来,她摇头说道:“小凡,其实这事儿我跟你说一下,正好你主意多,你给我出个主意吧。”

    百度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