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50章 陈有容的怒气

    秦凡一听摇头说道:“那不行,我看谁敢抽烟。”

    看着几个人皆点头意思不敢,秦凡看了一眼罗莉说道:“吃完饭,我给你开个方子,到时候你再补一下身子。”

    尽管罗莉以前做小姐的时候,那些病已经好了,不过生孩子毕竟不是小事儿,对女人的身体要求挺高的。

    而罗莉的身子还是有些虚弱,到时候腹中孩子容易早产。

    一听秦凡这么说,陈威肯定高兴啊,其实他之前还想着让大哥秦凡给他媳妇看一下身体。

    现在秦凡都这么说了,登时他点头一笑说道:那谢谢大哥了。

    秦凡摆手示意不用客气,他拿起酒杯说好了,现在喝酒吧,接着其他几个人也拿起了酒杯,喝了起来。

    等喝完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多了,秦凡和邹飞是一起回家的。

    等到了家里,秦凡趁着一点儿酒兴,他拿出古剑,秦凡打算在客厅练一下。

    但是一想前几天在房间一剑过去,沙发直接劈断了,所以秦凡一想还是算了,这万一一不小心又把客厅里边的东西给弄断了,这不是糟践东西啊。

    洗了一个澡,秦凡拿出古剑研究了一下,不过这玩意儿其实就这样子,即便再研究,但是那法器已经融于古剑里边,研究不出来啥的。

    这不像研究女人的身体,比如你可以知道女人那馒头是啥形状的。

    把剑放于储物戒指里边,秦凡又用意念开启透视看了一下自个的体内。

    说实在的,这几天他虽然没有太在意体内那火麒麟,但是秦凡一想心里边还是有些发憷。

    毕竟那么一个凶恶残暴的玩意儿猛然窜入他的体内,尽管现在平安无事,不过秦凡还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玩意儿到底在哪儿啊?”秦凡一边嘀咕着,一边看着体内,他本来想找一下那火麒麟,但是妈的毛都没有找到啊。

    登时秦凡泄气的收回了透视,他唉的摇头苦涩一笑,麻痹的秦凡不知道自个阴差阳错的激活剑魂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这体内的火麒麟这几天一直让他感觉寝食难安呐。

    次日一早,秦凡起来收拾了一下,在外边吃了一顿羊肉泡馍,接着他开车回村里了。

    到了村里已经快到午饭时间了。

    不过秦凡并没有直接回家里,而是开车去了一趟鸡场。

    尽管这鸡场一直很稳定,而且鸡场说实在的,现在已经作为公司的副业产业之一。

    毕竟现在稻香村神菜是太火了,而且这玩意儿生长周期短,利润大。

    而鸡场尽管有秦凡的灵气,不过肯定要比神菜要长呐。

    不过秦凡还是对鸡场有感情啊,毕竟这鸡场算是他捞到的第一桶金呐。

    而且他是从鸡场开始厉害起来的,所以无论如何他肯定会把鸡场经营下去的。

    到了鸡场,秦凡看到其他的工人在忙活着,而那些工人一瞅老板秦凡来了,登时一个个很高兴。

    “老板你来了,”孙大柱冲着秦凡一笑说道,其他的几个人则纷纷问好。

    秦凡嗯的点头也笑着回应着。

    “婶子,这些野山鸡的数据咋样了?”秦凡走进孵化室,冲着黎娟笑着问道。

    黎娟一听扭头冲着秦凡一笑,她嗯的点头说可以,一切稳定,说着她侧让一边。

    秦凡哦的点头,他直接上去也看了一下数据,的确一正常,这时候秦凡侧头一偏疑惑的盯着黎娟。

    此刻的黎娟身穿一件碎花衬衫,尽管看起来朴素淡雅,但是依然掩饰不住黎娟的好看。

    而且秦凡以前也不小心看过黎娟的身子,这猛的一凑近,黎娟更是看起来美妙了啊。

    黎娟其实一直以来对秦凡这家伙是有心意的,突然秦凡这么一瞅她,登时她脸一下红了,“老……老板,你瞅我干啥?”

    秦凡笑了一下,盯着对方那领口,笑道:“婶子,你身上啥味道啊,感觉很好闻呐。”

    这话其实没啥的,不过在农村其实有些不一样,登时黎娟脸更红了。

    她肯定不会跟秦凡说,自个这几天不知啥原因,突然馒头溢出了奶,其实这本来就不正常的,毕竟她的孩子已经好几岁了。

    所以黎娟这几天找了一个土方子,用一种香料可以可以防止溢出奶。

    自然她身上的味道就不一样了啊。

    不过黎娟肯定不会跟秦凡这么说的,她红着脸一笑说道:“老板,你肯定是闻岔了吧,我身上其实没味道的。”

    秦凡哦的一笑,其实他刚才觉得奇怪,就用透视看了一眼就看到黎娟那儿涂了一种香料的。

    尽管黎娟那儿看起来很美的,不过秦凡还是及时收了透视。

    他只是嗯的点了点头说道:“婶子,我说一句啊,你这用香料涂抹这种土方法是有效果的,不过不能涂的时间过长的,要不然对那儿不好的,容易得病的。”

    一听秦凡这么说,黎娟脸色一红她下意识的直接用手挡住领口。

    黎娟奇怪的问道:“小……老板,你咋知道我是涂了香料了?”

    她实在是羞涩难当呐,而且黎娟很奇怪的,秦凡这段时间一直没来,而刚来,这家伙就一眼能看到她涂抹了香料的。

    这实在是太让她意外了。

    这时候秦凡知道黎娟是咋想的,他笑了一下说道:“其实你不用不好意思的,这个土方法我其实是知道的,这以后可不能再用香料了啊。”

    一听秦凡这么说,黎娟哦的点头说好。

    秦凡笑了一下他刚准备要走,这时候陈有容走了进来笑着说道:“小凡,你来了。”

    她自打来了鸡场做饭以来,一直对秦凡是以姓名直呼,不过秦凡也没说啥,他嗯的点头笑着说是呀嫂子,打算还刚要找你呢。

    陈有容先是冲着脸红的黎娟笑了一下,她接着道:“那要不咱在外边说话啊,别打扰黎娟婶子工作。”

    秦凡嗯的点头,出去以后,陈有容脸色一板说道:“臭小子,你行啊,好久不来鸡场,一来就跑到黎娟婶子那儿去了。”

    看着秦凡郁闷的表情,她抬手在秦凡的胳膊上狠狠的拧了一下。

    疼的秦凡直咧嘴喊疼,她这才停下说道:“说实话,你到底对黎娟婶子干啥了啊,我看她脸这么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