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14章 左右为难啊

    这时候看着小狸还是吭哧有些难言之隐,秦凡也是醉了,他一摆手说道:“行了,你也甭说了啊,估计这个也是秘密的一部分。()”

    秦凡起身,正视着小狸说道:“小狸,那你跟我说说,这个秘密难道以后都要成秘密了?”

    小狸摇头说道:“主人,这个秘密可能需要你自己发掘,不过我想,你也快找到秘密了。”

    一听这么说,秦凡点了点头,他也没再提这个事儿,既然这是个秘密,麻痹的他秦凡不相信,自个把这个秘密揭不开。

    “那你说一下,那个七星粽在山里哪儿?”秦凡话题一转问道。

    小狸点头笑着说道:“主人,小狸到时候陪你去找吧。”

    秦凡也没客气,只是嗯的点头,接着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

    秦凡又问了一下为啥他把那另外两件法器找到了,但是跟之前想不一样,并未见到古剑激活啊?

    这时候小狸摇头说其实她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她知道即便是古剑激活剑魂的法器找到了,但是还需要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啥的。

    秦凡也是醉了,他心想妈的这哪儿来的这么多的事儿啊。

    不过秦凡也没办法,现在已经历经千辛万苦把那法器找到了,他肯定不会放弃的。

    遂秦凡也没多说啥,他起身去洗了一个澡。

    等他出来的时候,小狸脱了那件白衣,穿着一个青色肚、兜儿,已经在房间门口等着他了。

    看了一眼对方穿的那个样子,白皙的皮肤之下,那绝美的容颜还有那束腰可握,领口那两个玩意儿撑的很大。

    说实在的,秦凡一下子有反应了,这若是搁任何男人估计一下子都恨不得扑了去,毕竟小狸这变成女人,那真的是太惊艳绝绝了啊。

    秦凡忍住心里的想法,他疑惑道:“你站在这儿干啥,咋不休息啊?”

    小狸笑了一下,走了过来说道:“主人,我晚陪你啊。”

    “陪我?”秦凡一愣。

    尽管他下边的二兄弟已经太那啥了,不过秦凡觉得还是不能那样做,他一摆手说道:“行了啊小狸,老子跟你说,晚不用你陪。”

    小狸有些生气了,她哼的嘟嘴说道:“我知道,你身边的女人各个都长得好看,在你眼里,我根本不入你的眼。”

    秦凡:“……”

    这时候秦凡恨不得一下子把小狸扑倒,不过他还是摇头说道:“我说小狸,你少废话了啊,老子又不是老年痴呆症啥的,晚还需要你陪啥啊。”

    说着他拍拍小狸的玉肩,秦凡说道:“好了,赶紧睡觉去吧,要不”……

    他笑了一下,戏弄道:“我觉得你可以考虑陪一下猴子,那家伙平时晚一个在那儿。”

    小狸也是有脾气的,看着秦凡这家伙这么不正经,她哼的鼻子一皱说道:“猴子想得美,我才不陪他呢。”

    说着她双脚腾挪,翩翩之间,化为一缕白烟钻进了储物戒指里边。

    看着小狸进去了,秦凡摇头苦笑,回到房间看着自个那玩意儿还是那样,秦凡心想妈的,还是赶紧睡觉去火吧。

    次日。

    秦凡到了医院,跟陈鱼说了一下他得回村里一趟。

    这时候陈鱼一听她急忙问秦凡到底是去干啥?

    若是其他人这么八卦,秦凡心里肯定有些不高兴,毕竟老子爱干啥干啥啊。

    不过陈鱼这么问,秦凡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他也没忽悠对方,如实的跟对方说了一下,自个知道山里边有一种草药应该可以治她母亲的烧伤。

    陈鱼一听一下子激动了,她一把拉住秦凡的手着急的问道:“小凡,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有这么神的植物?”

    秦凡:“……”

    说实在的,其实他自个都心里没底儿,毕竟这是昨晚小狸说的,而且秦凡心里也知道小狸应该不会忽悠他的。

    登时秦凡点头笑着说道:“是呀,不过那草药因为基本已经绝迹,所以较难找,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陈鱼一把拉住秦凡的手说道:“小凡,那我跟你一起去。”

    你也去?秦凡一惊,他现在也不知道这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了,因为他现在也不知道那玩意儿长得啥样子,一切还需小狸来判断啊。

    登时秦凡急忙摇头说道:“小鱼,你还是在这儿好好陪着婶子,我找回来直接回来了。”

    不过陈鱼这时候摇头,“那不行,我跟你一起找,你都说了那东西现在基本都快绝迹了,我陪你一起,两个人总一个人找要快的多啊。”

    秦凡无语,他还是劝对方好好在这儿照顾病人,不过陈鱼死活都要去,秦凡这时候也没办法了。

    他只好点头答应带着陈鱼,等陈父来了以后,秦凡便带着陈鱼开车回村。

    在路,陈鱼歪头冲着秦凡歉意道:“小凡,这几天真是不好意思啊,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

    她知道秦凡平时都很忙的,而这几天都在为她母亲的病在焦头烂额,陈鱼心里满是愧疚。

    秦凡一听嗨的摇头说道:“小鱼,你要这样说的话,那真的太见外了啊,说实话,你在我心里,其实跟亲人一样。”

    一听秦凡这么说,陈鱼眼眶一红,不过她还是侧头抬手抹了一下眼睛,陈鱼说道:“小凡,你要说以前你只是开个养鸡场,那也挺好的。”

    秦凡明白对方的意思,他知道陈鱼的意思是自个配不他。

    秦凡这次没有接话,他歪头看着对方,岔开话题问道:“对了,这几天咋不见那个人出现啊,妈的你母亲都这样了啊,他在家里干啥啊?”

    陈鱼知道秦凡说的是她丈夫,登时她深深的叹口气,陈鱼摇头说道:“别提他了。”

    “怎么了?”秦凡眉头一皱,其实前两天他都想问一下的,不过秦凡还是忍住了。

    现在一听陈鱼这么说,秦凡一下子感觉两个人又发生啥问题了,自打他去年揍了陈鱼的丈夫,秦凡这么久也没再听到那家伙的事儿。

    看着陈鱼只是摇头,秦凡一下子生气了,他直接喊道:“到底咋回事儿,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