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10章 隔阂

    第1810章 隔阂

    这时候大伙儿一听一下子懵了,陈鱼哇的又一下子哭了出来,秦凡皱眉说道:“陈院长,难道只能恢复五成?”

    他自个都有把握恢复七成,秦凡想着靠这些医院的仪器啥的,应该会他恢复的更好啊。

    毕竟这烫伤不及其他的病,妈的这种病很复杂的,除了大幅度感染不说,皮肤的各种味道很多,单单不是凭他的灵气可以完全治疗好的。

    这时候陈忠虎冲着秦凡摇摇头说:“秦总,你也知道我这人有什么话说什么话,这病人的病尽力的话,也只能恢复五成,到时候疤痕啥的肯定是要有的。”

    说完陈忠虎瞅着秦凡说道:“再说了秦总,你这医术可是我们任何人都高啊,你都治不了的病,你会觉得我们会你能治好?”

    他说的是实话,秦凡这家伙的医术在他们的医学界算是众所周知了,连他陈忠虎这种泰斗级别的烫伤专家心里知道,自个不及秦凡的医术。

    这时候秦凡也是无语了,他一摆手说道:“陈院长,话也不能是这么个话,这不是也有我治不了的病啊,但是在医院说不定有其他人可以治。”

    陈忠虎唉的叹口气,他一摆手说道:“秦老弟,这可是我的极限了啊。”

    说着他瞅了一眼病人的家属,陈忠虎把秦凡拉到一边问道:“老弟,你跟我说实话啊,凭你自己的医术,你觉得你能帮助病人恢复几成?”

    秦凡想了一下说道:“大概七成。”

    “什么?”

    “七成?”

    陈忠虎脸色一变,妈的五成已经到了他的极限了,而秦凡这家伙竟然可以治好七成。

    登时陈忠虎苦涩一笑说道:“秦老弟,你真的是太厉害了,要我看啊,这病人必须得你治了啊。”

    秦凡想了一下摇头说道:“陈院长,这样你看行不行啊,先让病人住院,到时候咱们一起治。”

    他虽然可以治这个病,但是毕竟农村那儿的医疗条件很差,而这种被烫的病人此刻皮肤纤维极为脆弱,稍微一感染,那倒是很麻烦的事儿。

    陈忠虎一听嗯的点头说道:“老弟,你说咋样,那咱咋样,正好我可以跟着你学一下。”

    “不敢当啊,不敢当,”秦凡急忙摆手。

    接着陈忠虎亲自安排病人住院,因为病人的病情很严重,所以陈忠虎特意给安排了好一点儿的病房。

    弄好手续之后,陈忠虎便邀请秦凡去他办公室,到时候晚一点会有一个应诊会议,到时候让秦凡来参加,大伙儿一起给治病,力保这个病能得到最大的疗效。

    秦凡去了以后,陈鱼和她父亲则在医院里照顾着。

    开了三个多小时的应诊大会,秦凡回到了病房,这时候父亲秦振打电话过来问秦凡,他婶儿这病现在咋样了?

    毕竟村里人一下子发生了这种事儿,大伙儿心里还是挺牵挂的。

    秦凡在走廊里跟父亲说了一下这个事儿,这时候秦振在电话里一听,唉的叹口气,他说道:“儿子,你既然过去了,到时候看着能帮啥忙,帮一下吧。”

    秦凡嗯的点头说:“爸,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秦凡靠在墙壁,闭着双眼,揉着太阳穴。

    本来在山谷里边,秦凡一直神经紧绷着,一直没有休息好,刚回来,秦凡还想着趁着这几天好好休息的。

    但是今儿这事儿来的太突然了,在村里包括在医院里边,他忙着有些力不从心了。

    秦凡刚长吁一口气,这时候一个手搭在他的肩膀,秦凡睁开眼看到陈鱼站了他的面前。

    “小鱼,”秦凡冲着对方苦涩一笑。

    陈鱼这时候眼眶还是发红的,她手指微微用力,紧紧的抓住秦凡的肩膀,陈鱼说道:“小凡,这次的事儿真的谢谢你了,还麻烦你跑到市里来。”

    她其实知道秦凡这段时间一直在外边出差,今儿午才从市里回来,这到了下午,便又跑来了。

    她也能看出来,秦凡实在是有些累。

    一听陈鱼这么客气,秦凡心里一阵难受,他反手啪的一下子握着对方的手说道:“小鱼,你别跟我这么客气啊,其实我”……

    陈鱼脸色一红,她四下余光瞟了一眼,登时陈鱼急忙抽开了手,气氛有些尴尬,陈鱼这才抬头岔开了话题问道:“小凡,那结果咋样?”

    秦凡一听苦笑了一下,其实下午的会议没有研究出一个更好的办法,研究来研究去,秦凡都感觉还没有自个来医治好。

    不过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秦凡想着能不能直接把陈鱼的母亲给治好。

    说实在的,若是其他人被烫的这么严重,秦凡说不定没有这么心的,但这是陈鱼的母亲啊。

    即便以前,这陈鱼的母亲还有些瞧不起秦凡这个穷光蛋,而且若不是陈母在其搅和,说不定陈鱼现在还未嫁作他人啊。

    种种的事儿,对于秦凡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但是秦凡现在都无所谓。

    他想着自个尽量把陈鱼的母亲的病治好,到时候也能让陈鱼心里好过一点。

    这时候陈鱼看着秦凡那苦涩的笑,她心大概明白了,登时陈鱼摇头说道:“小凡,这事儿你也别给自个压力太大了,我也知道你尽力了。”

    一听对方这么说,秦凡心里更不好受了,这时候他一咬牙说道:“小鱼,你放心吧,我秦凡在这儿给你保证,我一定会把婶儿的病给治好的。”

    “小凡”……陈鱼眼眶一下子红了,哗啦眼泪又直接出来了。

    秦凡一瞅心里哎呀一声,妈的每次一见女孩子苦,秦凡心里很难受,伸手准备去擦陈鱼的眼泪。

    这时候陈鱼微微侧身,她一把抹了眼泪,遂陈鱼冲着秦凡苦涩一笑,只是一个劲儿的说着谢谢。

    看着陈鱼这样,秦凡心里更是难受了,接着两个人说了几句以后,二人直接进了病房。

    这时候陈鱼的母亲还躺在病房,一直昏迷未醒,那输液瓶一直没有断。

    秦凡走了进去也没打扰,看了一下病人,这时候陈鱼的父亲冲着秦凡一招手,秦凡点头会意,跟着陈鱼的父亲出去站在过道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