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09章 烫伤严重啊

    第1809章 烫伤严重啊

    “小凡,求求你救救我妈,求求你了。”陈鱼这时候在旁边抹着眼泪,一把抓住秦凡的手。

    在这儿,她知道秦凡的医术是有多厉害,而且陈鱼知道,若是连秦凡都没办法了,那其他的医生肯定没办法了。

    秦凡一边把脉,歪头看了哭的梨花带雨的陈鱼。

    说实在的,他心里的确是有些难受,毕竟这个在他心目占据重要的女人哭的这么伤心。

    顿时秦凡嗯的点头说道:“小鱼,你放心吧,婶子的伤势,我肯定会尽力医治的。”

    说着他接着查看伤势,不过他虽然嘴这么安慰陈鱼,但是秦凡心里却是有些力不从心啊,毕竟这伤势太重了。

    若是要医治的跟之前一样,那是压根不可能的啊。

    这时候很快有人端了水盆过来。

    “小凡,现在咋办啊?”有人冲着秦凡着急问道。

    秦凡侧头让人赶紧端了盘子过来,然后拿毛巾用凉水敷。

    其实这用冰块敷是最好的,不过农村这种条件一时还不能弄到冰块啥的。

    这时候一边有人用凉水慢慢的敷,同时看着病人那么痛苦的,顿时秦凡赶紧给对方的体内输入了一些灵气。

    “婶子,你放心吧,有我在,肯定能帮你治好,”秦凡冲着病人说道。

    这时候病人无法疼的说话,只是眼角有泪冲着秦凡点头。

    秦凡没有说话,拍拍对方的肩膀示意对方先好好休息。

    刚才输入了一些灵气,对方最起码现在感觉好了很多了。

    一个多小时后,秦凡从房子出来,这时候村长牛大盛和其他几个村领导赶紧过来,凑到秦凡跟前问道:“小凡,你婶儿的伤势能治不?”

    “是呀,这一下子烫的这么严重,真是太可怜了啊,”有人附和道。

    秦凡瞅了一眼几个人,他想了一下,说实在的,这烫的这么严重,秦凡还真没有把握弄好,但只要可以让对方的伤势恢复七成倒是没有问题的。

    登时秦凡苦笑说道:几位叔伯,是这样的,婶儿这烫的实在是太严重了,我只能尽量了。

    一听秦凡这么说,大伙儿也知道秦凡是啥意思了,登时一个个哎的叹气沉默。

    这时候陈鱼的父亲听到家里出了这事儿,从县城赶紧跑了回来,一跑进来直接跑到了房间里边。

    片刻他红着眼睛走了出来,先是和秦凡几个人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接着村里的人便开始纷纷出口安慰对方。

    毕竟这事儿搁谁身都有些难以承受。

    “叔,你放心吧,我尽量治一下我婶子的病,”秦凡冲着对方安慰道。

    这时候陈鱼的父亲看了一眼秦凡,只是点了点头,而有的人这时候说要不赶紧把病人送医院吧,或许医院有办法啥的。

    牛大盛一听一下子来气了,他歪头瞪了一眼对方说道:“你觉得小凡都没把握的事儿,医院那些人能治好。”

    “是呀是呀,”其他村民纷纷附和。

    秦凡这时候一听大伙这么说,他有些惭愧,登时秦凡急忙摆手谦虚说道:“我的医术其实也那样,要不然真的把婶子送到医院先去看一下吧。”

    他说的是实话,秦凡有底气说自个的医术在华夏是首屈一指的。

    但是有些病,他没办法,说不定医院是有办法的。

    一听秦凡这么说了,大伙儿一下子不吭声了。

    这时候牛大盛凑过来问:“小凡,你跟我说实话啊,你觉得医院的把握大不大?”

    秦凡呃的一声,他肯定不能说医院也没办法啊,登时秦凡摇头苦笑说道:“让医院那边的人试试,这样吧,我现在开车咱直接送婶子去市里医院。”

    牛大盛吧嗒吸了一口烟微微沉思,说实在的,其实他心里也明白秦凡这家伙的医术那是非常牛逼的。

    但秦凡既然这么说了,而且病人的家属现在的意思也是送去医院,登时牛大盛一招手,直接来几个年轻后生,大伙儿搭把手直接把病人弄到了车里。

    车是秦凡打电话叫来的面包车,他那个奔驰里边若是躺人,肯定是不行的。

    弄好了以后,秦凡也开了自个的车,一路跟着面包车去了临风市。

    在路的时候,秦凡直接给临风市西河医院的院长打了电话,让帮忙去弄进医院里边。

    现在的医院一般床位都很紧张,特别是那些好的医院,那是一床难求啊,有的病人家属为了等一个床位,便是要等个把月。

    而这个医院在整个省,包括全国,在烧伤这方面很牛逼的,他在市里混了这么多年,秦凡算是跟市里大大小小的领导老板都认识。

    很快对方点头说没问题,到了医院之后,那边已经把床位跟腾了出来。

    很快把病人接到急诊室里,秦凡和陈鱼等几个人在外边等着。

    “小鱼,好了,你放心吧,婶子肯定没事儿,”秦凡冲着对方安慰道。

    陈鱼一边抹着泪儿,抬头看着眼前这个让她一直觉得很有依靠的男人,陈鱼嗯的点头说道:“小凡,谢谢你了。”

    秦凡苦涩的摇摇头,其实他心里有些自责,以前跟陈鱼好的时候,秦凡那会儿想着一辈子对陈鱼好。

    但是世事无常,等陈鱼嫁人之后,他估摸着陈鱼日子过得很一般的,要不然之前三番两次的看着陈鱼回到娘家抹眼泪。

    这时候的秦凡尽管想着去管陈鱼的事儿,但是毕竟人家结婚了,若是过多的插手,别说他了,是村里人的都觉得他秦凡这多管闲事儿了。

    “好了,小鱼,你别跟我客气了,”秦凡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

    说实在的,若是这儿没人的话,秦凡真想给对方一个拥抱。

    足足过了两个多小时,这时候啪的手术室的门开了,几个医生走了出来,其便有这个医院的院长陈忠虎。

    “陈院长,咋样了?”秦凡急忙过去,陈鱼几个人也哗啦跟了去。

    陈忠虎摘下口罩,看了一眼几个人,登时他唉的摇摇头说道:“病人这烫的真的是严重啊,虽然我们能保住杏命,但是能恢复个五成已经算是极限了。”

    这个陈忠虎在全国的烫伤科算是泰斗级别的人啊,他要是这么说了,那说明其他的医生也没办法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