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66章 不毁一桩婚

    秦凡一听李梦玲这么说,顿时他摇头笑着说道:“婶子,不用脱衣服了,我隔着衣服可以给你推拿。”

    这时候李梦玲哦的一声。

    她摇头笑着说道:“原来可以隔着衣服治病啊,那以前我那会就没奶的时候,你还让我脱衣服呀。”

    秦凡顿时无语,他肯定不会说自个儿那会儿其实是想看一下对方的馒头。

    秦凡笑着忽悠道:“那会儿肯定是要脱衣服啊,因为手是接触那个,才更有效果。”

    李梦玲哦的一声点头一笑,“那我脱了衣服你给我治,那是不是效果更好啊?”

    说着李梦玲直接脱衣服。

    秦凡一下子无语了,他本来还想说啥,但是人家都已经脱了,他现在也不好说啥。

    而且说实在的,李梦玲衣服一脱,顿时那两个白花花的馒头晃动着。

    而且她整个身子看起来也很好,秦凡一下子看的吸引住了。

    其实人都这样的,虽然秦凡知道他不能干李梦玲,但是看一下对方的身子,倒不是不可以。

    这时候李梦玲看着秦凡这家伙还有些不好意思,她摇头一笑,说道:“小凡,你就好好给我治吧,反正我的身子你也看过是吧,你就别不好意思了。”

    说完她直接躺在那儿。

    秦凡呃的一声,随即他把手放在对方的腰上,开始给推拿了起来。

    伸手接触对方的皮肤。

    一瞬间,传来细腻的手感,秦凡在心里想,虽然李梦玲是农村妇女,但是这皮肤真的是好。

    秦凡有些想不通,他心想妈的,李梦玲长的这么漂亮。

    而且又这么贤淑,这王亮这家伙咋不知道珍惜呢。

    这时候李梦玲舒服的哼唧了一声,她眨着眸子笑着说道:“小凡真的舒服了不少呢。”

    说着李梦玲身子不自觉的扭了一下,那被罩,罩包裹的馒头再一次晃动了起来,秦凡看了眼睛发直。

    不过他肯定不好意思再盯着人家那看呀。

    随即秦凡别过了头,专心致志的给推拿了起来。

    五分钟以后,秦凡这才收回了手,笑着说道:“婶子现在差不多了,不过以后还是得注意点啊,你的腰确实是有些问题。”

    李梦玲点头说好。

    他看着秦凡要收回手,顿时李梦玲急忙一把拉住秦凡的手,婶子,怎么了?

    秦凡下意识的盯着对方的手,纳闷问道。

    李梦玲脸色一红,她急忙撒回了手,摇头说道:“没事儿小凡,”其实她刚才忍不住想拉一下秦凡的手。

    看着对方脸色很红,秦凡其实大概明白对方的意思,不过他还是收回了手。

    看了一眼时间,秦凡这才笑着说道:“那行婶子,那我就先回去了,天色也不晚了。”

    李梦玲哦的一声说那行,那我去给你拿羊肉。

    说着他赶紧披了件衣服,去了厨房给秦凡把提前准备好的羊肉拿了出来。

    秦凡接了过来,道了声谢,他刚走到房间门口。

    这时候李梦玲又从后面喊了一声他,接着李梦玲忽然从背后抱住了秦凡。

    “婶子,你这是是干啥?”秦凡歪头看了一眼对方。

    这时候李梦玲再也难以抑制自已,她紧紧的搂住秦凡说道:“小凡,我,我喜欢你。”

    说叫李梦玲走到秦凡跟前,她主动的把嘴凑向秦凡跟前。

    不过这时候秦凡顺势躲了一下,他急忙摇头说道:“婶子别,咱这辈分在这,咱别这样啊。”

    “辈分?”

    李梦玲摇了摇头说道:“村里边的辈分也没个啥,再说了,咱俩也差不了多少,虽然我比你大,不过你也别介意,我就是真的喜欢你。”

    说着李梦琳还是把嘴往前凑。

    秦风感受着对方的疯狂和热烈,说实在的,眼前这么一个女人主动的投怀送抱,秦凡还真的有些按耐不住。

    不过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倒不是因为他装逼。

    而是秦凡觉得人家是有家室的人,他不能这么做。

    要是李梦玲没结婚或者离婚的话,秦凡晚上肯定就把李梦玲干了。

    这时候李梦玲看着秦凡还在躲。

    顿时她眼眶一红,直接一把拉过秦凡的手,放在自个的馒头上。

    秦凡手里一股柔软传来,他现在真恨不得揉上两把,但是秦凡还是直接缩回手说道:“婶子咱别这样啊,我先走了。”

    说着秦凡赶紧推开门出去,结果刚走到门口,这时候里边哇的一声传来哭声。

    一听李梦玲在里边哭,秦凡顿住了脚步,他叹了一口气扭头走进房间,说道:“婶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时候,李梦玲蹲在了地上,把头埋在双膝之间,身子随着抽泣抖动着。

    片刻,她抬头看着秦凡,眼泪盈眶的说道:“小凡,我活的委屈啊。”

    “怎么回事儿?”秦凡走过去把对方扶到了炕边,坐下,随即他转身给倒了一杯水。

    李梦玲接过水杯,抿了一口。

    她这才对着秦凡说道:“小凡,婶子不是那样乱来的人,你也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你,而且我感觉我自个的婚姻很失败。”

    随即她这才跟秦凡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等对方说完以后,秦凡顿时吃惊。

    他这才知道,原来王亮自从去年下半年去城里边打工以后,即便是个把月回来一次,也压根不碰李梦玲。

    秦凡知道,李梦玲这个年纪不到三十岁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

    毕竟是人都有生理需求,而这样大半年都没有那种夫妻生活,这就相当于守着活寡。

    秦凡一直觉得冷暴力是比暴力会更残酷,说实在的,这种事搁谁都忍不了啊。

    “小凡,你说我是不是这辈子真的是失败呀,”李梦玲抹了一把眼泪。

    秦凡一听,心里边还有些难受。

    说实在的,他跟李梦玲的关系也比较亲近。

    所以秦凡知道李梦玲很多的事儿。

    而现在听到这个事儿,他叹了一口气。

    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秦凡安慰道:“婶子,虽然说有句话叫做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但是我觉得你们这样真的不是个事儿,而且你现在年轻,要是要真是这样的话,我觉得还倒不如离婚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