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43章 未遂

    “小凡,你就给我治一下吧,”林凤忽然一把抓起秦凡的手放在自个的腰上。

    秦凡脸色微微一变。

    说实在的,摸到林凤那儿,虽然这娘们丰腴,但是恰到好处,身上没有多余的赘肉。

    这时候林凤又往秦凡跟前凑了一下,不过这时候门忽然一响,周欣蕊在开门。

    林凤脸色一变,她急忙起身,这时候周欣蕊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不过当她看到秦凡这家伙也在的时候,登时周欣蕊哎的一声笑着说道:“真是稀客啊,小凡,你今儿咋来了?”

    秦凡呃的一声,他摇头一笑说,我今天下午没啥事儿,所以就过来了。

    这时候周欣蕊心里还是抑制不住高兴啊,她直接坐到秦凡的旁边,这才笑着问道:“我听我爸说你的公司升级改革了,你不忙?”

    “是呀,”秦凡点头一笑,“这些事儿可以交给其他人办就可以了。”

    周欣蕊嗯的点头,旋即她扭头看了一眼母亲,周欣蕊一把拉着秦凡的胳膊笑道:“走吧小凡,去我房间聊天吧。”

    说着她不由分说,直接把秦凡拉到自个房间里,啪的周欣蕊反锁上门。

    “我靠,你这样会让你妈认为我们两个在里边弄那事儿啊。”秦凡笑着说道。

    周欣蕊摇头无所谓道:“没事儿小凡,反正我爸妈知道我喜欢你,而且我也跟他们说过的。”

    说着她抱住秦凡,直接把自个的嘴凑到秦凡的嘴上。

    秦凡也没客气,让他干林凤,秦凡肯定不会的,但是周欣蕊让干了她,秦凡还可以考虑一下。

    这时候两个人抱在一起亲嘴着。

    秦凡把手伸进对方的衣服里,登时他这才笑着说道:“个把月没见了,感觉好像大了啊。”

    周欣蕊点头一笑说道:“是呀,你要是经常摸着我那儿,说不定比现在还大。”

    说着两个人接着亲嘴,不过很快周欣蕊感觉不行了,她喘着气儿跟秦凡说她想要。

    不过这个时候秦凡肯定不行啊,毕竟林凤在外边,他们要是做那事儿,肯定能听到。

    登时秦凡好生安抚一下周欣蕊,十分钟后,两个人这才出来了。

    这时候林凤也煮了一些宵夜,秦凡虽然不是很饿,不过他还是吃了一点。

    吃完以后,几个人坐在客厅聊了一会儿,一直到了晚上快十二点,林凤实在撑不住了说她先睡了。

    等林凤进了房间以后,周欣蕊凑到秦凡跟前笑着说道:“小凡,我妈已经进去了,那咱们要不然到房间去?”

    “我靠,”秦凡瞅了一眼。

    实际上周欣蕊以前好几次提过要干那事儿,不过秦凡并没有那么做。

    现在周欣蕊提出要干的事儿,秦凡在考虑。

    这时候周欣蕊直接把秦凡拉到自个儿房间里边,两个人抱在一起。

    周欣蕊去解秦凡的衣服,这时候周炳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了。

    现在周炳人回来了,两个人肯定不能干那事儿了。

    秦凡从房间里边出来,看着周炳人在那换鞋,秦凡笑着说道:“周哥咋样了?”

    “兄弟,你还没睡呢?”周炳人歪头冲着秦凡一笑。

    说着他把包放到沙发上,坐在沙发上靠了一下,他这才跟秦凡说道:“兄弟,你猜审讯的结果怎么样?”

    秦凡笑了笑,他虽然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但是看到周秉仁的表情,他心里边大概猜出了七八分。

    这时候周欣蕊也从房间里面出来了。

    秦凡缓缓的拿起茶壶,给对方倒了一杯。

    等对方接过之后,秦凡这才缓缓的说道:“我估计没啥线索是吧?那个人应该不是凶手。”

    周炳人正在嘬着茶,一听秦凡这么说,他猛的眼睛一亮,震惊的问道:“兄弟,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凶手?”

    “很简单,”秦凡眉头一皱,“他要真是那个凶手的话,那光头功夫不会那么差劲的。”

    之前秦凡研究过陈友生尸体上的那个刀口,那是高手所为。

    而光头那家伙那身手,秦凡一把就直接撂倒了。

    所以刀子有问题,但是光头的身手,秦凡还是心里很清楚的。

    这时候周炳人听了秦凡的分析,点了点头。

    他承认秦凡说的有道理,不过周炳人还是忍不住说道:“兄弟,那你说他有没有可能是故意隐藏功夫?”

    “隐藏功夫?”

    秦凡手里端着的茶杯又放下。

    他摇头,“没这个可能,他要是隐藏功夫的话,那把匕首咱们也别想见到,再说了你觉得一个人遇到危险濒临死亡的时候,他不会反抗吗?”

    这句话直接问的周炳人是哑口无言,他点了点头苦笑,“那是,是我多虑了。”

    “好了周哥,”秦凡拿起茶杯,“你给我说说那个家伙怎么说?”

    周炳人点了点头,他这才一五一十的跟秦凡说了一下,今天晚上他去审讯的一些经过。

    等对方说完以后,秦凡这才知道那个光头叫孙有权。

    他以前就是县城里边儿的小混子,前两天的晚上,他到了发廊去玩了小姐之后。

    他出小巷子,结果这时候突然楼上边掉了一把匕首下来,差点没扎到他。

    他骂了几句之后,这才捡起那把匕首。

    因为这把匕首很独特,所以作为混子的孙有权,觉得这把匕首应该还可以,所以他就把这个匕首自个拿着了。

    结果没有想到,他今天晚上在那吃饭,拿出匕首来刺周炳人就发生了这事儿。

    听完以后,秦凡眉头一皱,他手指敲了敲桌子,歪头问道:“周哥,你是说那把匕首是那家伙捡来的?”

    “没错,”周炳人点了点头。

    这时候他把一旁的周欣蕊给支开,因为他们两个人聊的话题有些过于血腥。

    “小蕊,赶紧去睡觉吧!”周炳人扭头看着女儿。

    周欣蕊嘴张了张,最终她喔的嘟着嘴点了点头,旋即她又多看了秦凡两眼,才转身走了进去。

    要不是今天晚上他父亲这个点回来,她估计现在和秦凡正干那事儿。

    一瞅周欣蕊回了房间,秦凡这才问道:“那个孙有权现在还在局子里边是吧。”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