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10章 心里有鬼

    秦凡看了霍格一眼,笑着说道:“那就没错了兄弟,你这佛牌果然有问题的。”

    “有问题?”霍格一听愣了一下。

    旋即他急忙凑到秦凡跟前,沉声问道:“兄弟,你说说怎么有问题的?”

    秦凡笑了笑说道:“不瞒你说,我做佛牌这么多年,也算是懂一点儿。”

    说着他伸手把玩着霍格那个佛牌,一脸严肃的说道:“你看看啊,这东西要从佛牌的材质说起……”

    其实佛牌这玩意儿,秦凡也就随便瞎忽悠,要谈及真正的东西,秦凡肯定不行呐。

    不过他知道霍格这家伙肯定也毛都不懂的,他只要说的有模有样就可以了。

    再说加上他刚才的赌术,这家伙还真会相信一些的。

    顿时秦凡说了一下。

    他还没说完,果然霍格啪的一把拍了一把阴牌。

    他怒道:“妈的,我猜的果然不错,那老巫婆给我弄的佛牌是假的。”

    秦凡一瞅对方生气了,他心里冷冷的一笑。

    秦凡摇头说道:“兄弟,你也别生气了,我也就是瞎说的,或许人家这东西说不定是真的好。”

    顿了一下,秦凡接着道:“再说了,你那么厉害的,那些巫婆应该不敢骗你的吧?”

    霍格一听啪的又拍了一把佛牌哼道:“不敢骗我?麻痹的,我以前就说那几个老巫婆心里有鬼的,他们还不听我的。”

    秦凡一听对方这么说,他心里更确定自个的推测了。

    顿时秦凡啪的一声问道:“他们是谁?”

    霍格瞅了一眼秦凡,他意识到自个差点说漏嘴了,顿时霍格摆手说道:“你不知道的,就别问了。”

    说着霍格再度咬牙说道:“妈的总之我一定要找那老巫婆算账的,敢骗我,真是不想混了。”

    秦凡一听摇头说道:“霍格兄弟,佛牌这东西,讲究的是一手买卖,这东西你可千万别找人家了啊,你只要心里明白是咋回事就可以了。”

    说完秦凡稍微停顿了一下。

    他接着说道:“这样吧,要不咱再弄两把,再试试那佛牌是不是真有问题,说不定我是说错了。”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要彻底让霍格相信佛牌有问题的。

    他要做的就是用离间计,让霍格恨那老巫婆。

    而且说实在的,之前秦凡还觉得可能难以忽悠霍格。

    不过现在一看,秦凡知道这家伙虽然体格牛逼,但是杏格急躁。

    这种人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那种,稍微一忽悠,这家伙就迷瞪了。

    霍格一疑惑的看了一眼,顿时他一摆手点头说道:“那好,那就再试两把。”

    秦凡嗯的点头一笑。

    接着两个人又进了赌场,这时候赌场那些人一瞅秦凡和霍格一起进来的。

    顿时他们心里一惊,他们心里想麻痹的,刚才两个人还急头白脸的在赌,这现在还一起进来。

    不过他们也就是心里这么一想,肯定不敢说出来的。

    于是众人赶紧给让座,秦凡二人坐下来接着开始赌。

    不过这次两个人也没赌钱啥的。

    霍格也是纯粹想看一下,这佛牌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还是赌大小。

    秦凡这时候肯定是不能让对方赢的。

    第一把,秦凡赢。

    第二把,秦凡赢。

    第三把,刚摇了骰子,霍格气的忍不住啪的用骰具把佛牌砸坏了。

    他啪的扔掉骰具骂道:“麻痹的,老子敢那老巫婆没完。”

    秦凡看着对方那么说,他心里一冷笑。

    要真是那老巫婆跟这些雇佣兵联合起来的话,那现在用个反间计,让他们先反目成仇先斗着吧。

    不过秦凡这时候肯定不能表现出来呀。

    他劝了一下霍格笑着说道:“行了兄弟,别生气了,这事儿你就当没发生过得,你也别找人家的麻烦。”

    “没发生个屁,”霍格瞪了一眼秦凡,他摆手说道:“兄弟,你也别说了,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秦凡一听哦的一声,他摇头一笑也不说啥了。

    这时候谢一童打diàn huà过来问秦凡在哪儿?他现在干完了xiǎo jiě。

    秦凡一听说了一下他在赌场,不过秦凡让他等一下,他马上过去就可以了。

    谢一童点头说好。

    秦凡挂了diàn huà以后,他这才跟霍格说了一下要走了。

    霍格听秦凡要走,顿时他急忙说道:“兄弟你能不能把diàn huà号码给我留一下吧?”

    其实秦凡这时候还希望对方要他diàn huà号码的。

    不过他现在肯定不能过于的表现出来呀,顿时秦凡还推辞了一下。

    不过霍格还死活要的,秦凡最后把自个在这边新办的diàn huà号给了霍格。

    旋即两个人又吹了两句牛逼,秦凡这才出了赌场,去找了谢一童。

    “兄弟咋样,有没有赌赢呐?”

    秦凡刚到了那儿,谢一童就急忙凑上来问道。

    秦凡一听摇头笑着说道:“没有,我赌技不咋样。”

    说完秦凡看了一眼谢一童这家伙走路有点儿飘,他知道这家伙干的太狠了。

    顿时他摇头说道:“谢哥,你这可得悠着点儿呐。”

    谢一童嗨的摆手笑道:“兄弟你放心吧,我虽然年纪大了,不过我那一方面还是可以的。”

    说着谢一童有点儿鄙视的看了一眼秦凡。

    他笑着说道:“兄弟你这不行啊,你好像玩不起,让你干个xiǎo jiě,好像跟要你命似的。”

    秦凡呃的一声,他心里想到:妈的自个现在看起来还能一次干两个xiǎo jiě,等老了以后估计就不行了。

    有句话说的对,少来不知那玩意儿贵,老来对逼空流泪。

    不过秦凡也不会说太多的,毕竟他跟谢一童这家伙也大多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要真谈兄弟,还真谈不上,所以秦凡肯定不会多说的。

    两个人说着出了那xiǎo jiě的地儿,这时候谢一童说他饿了,两个人又跑去吃了饭。

    饭后。

    谢一童把秦凡送到了家门口。

    等谢一童走了以后,秦凡并没有着急进去。

    他想了一下,秦凡转身拦了一辆出租车,他去了清迈旁边的山脚底下。

    下车以后,秦凡等司机走了以后,他这才默念咒语,秦凡对着山里喊了一声猴子。

    五分钟后。

    一道黑影从山里直接闪了出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