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07章 特殊fú wù

    “兄弟咋样,过瘾不?”

    谢一童伸手在路边的一个xiǎo jiě的屁、股上拍了一把,他这才冲着秦凡笑着问道。

    秦凡下意识的瞅了一眼旁边的xiǎo jiě,他摇头苦笑着说道:“过瘾个毛,感觉心里膈应。”

    他心里想到:“麻痹的在这儿万一找了一个xiǎo jiě,然后脱了裤子准备干的时候,这才发现那xiǎo jiě那儿是个棍,那得有多崩溃。”

    再说了他其实对这种地儿没啥太大兴趣。

    以前在华夏,还有米国,都有人带他去玩xiǎo jiě,不过秦凡虽然去了,但是他都没干。

    谢一童嗨的摆手笑道:“膈应啥啊兄弟,我告诉你,跟泰国的人、妖玩是很爽的事呀,你看一下咱们晚上吃饭的时候,那些客人揉一把他们的馒头,会给一些钱,而且那么多客人都摸。”

    说完他看着秦凡郁闷说道:“你说说你,那会儿摸一下咋了,还不好意思摸是不是啊?”

    他说的是实话,那会儿吃饭的时候,那些人、妖挨个儿让客人摸一下,然后给钱。

    有的客人好色,摸的时候恨不得都想把脑袋挤进去,有的人摸了,但是没给钱。

    他也摸了,而且谢一童那会儿肉疼的给了挺多的钱,他让秦凡也摸一下。

    不过秦凡那家伙不但没摸,而且还给了一些钱,这把谢一童给郁闷的。

    秦凡呃的一声,他心里想到:“麻痹的那要是个真女人的话,他肯定就摸了,不过一想那个啥,秦凡还是觉得下不去手的。”

    顿时秦凡摇头笑着说道:“还是觉得膈应啊。”

    谢一童哎的摆手开玩笑说道:“我就看你跟弟妹亲热的时候,不膈应吧。”

    说完谢一童指着其中一家店,他笑着说道:“好了兄弟,咱们就在这儿吧,这儿的姑娘fú wù很好的。”

    这时候店内的xiǎo jiě一瞅有客人了,她们急忙起身赶紧招呼着。

    秦凡一听这家伙这么说,他心里想到:“麻痹的看来谢一童这家伙经常到这儿来呀。”

    不过秦凡也就是心里这么一想。

    进去以后,很快谢一童直接挑了两个xiǎo jiě,让秦凡挑的时候,秦凡死活说不用了。

    他摇头笑着说道:“谢哥你慢慢玩吧,我就在这儿等你。”

    谢一童一瞅也是无语了,他看秦凡实在不愿意干xiǎo jiě。

    旋即谢一童也没勉强,他摆手笑着说道:“那行吧兄弟,不过总不能让你在这儿干坐着,在这条街上有个赌场,我觉得你应该喜欢。”

    秦凡一听赌场,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几天前陈威说道雇佣兵霍格喜欢去赌场的事儿。

    这几天秦凡派了人在各个赌场盯情况,不过这几天一直都没消息的。

    登时秦凡点头笑着说道:“是呀,这个喜欢。”

    “那好兄弟,你在那儿玩着,哥哥忙完了过来找你,”谢一童笑着说道。

    秦凡点头一笑说好,然后他看着谢一童这家伙搂着两个xiǎo jiě上楼去了,秦凡这才出了店直接去了赌场。

    赌场。

    这个赌场谈不上很大,不过因为地处繁华的地段儿,玩的人很多。

    其实泰国这边的赌场其实跟他们华夏的差别不是很多。

    不同的就是里边玩的有些东西不同。

    秦凡在里面看了一眼,他这才发现其中有好些项目他也会玩,里边就有骰子赌大小啥的。

    秦凡进去在一个赌桌上看着,刚看了一会儿,这时候他忽然听到另外一边传来喧闹声。

    秦凡眉头一皱。

    他扭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在赌场大厅,另外一张桌子上,聚了很多人,那边不时传来哄闹声。

    好奇之下,秦凡这才走了过去。

    他看见一张桌上坐了四个赌客。

    其中有两个人看起来是泰国人,一个是华夏人,而另外一个则是米国那边的人。

    一般的外国人其实没啥的,不过当秦凡看了一眼之后,登时脸色猛地一变。

    他心里一沉,秦凡盯着对方又看了几眼,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威口中说的雇佣兵霍格。

    旋即他又拿出手机打开相册又对比了一下,麻痹的还真是霍格。

    粗犷的胡须,强健的体格,那体魄麻痹的,秦凡想着估计三四个人都干不过这家伙。

    秦凡要是一起三四个可能都不是人家对手,但是现在就是来霍格那十个,秦凡也是当垃圾。

    秦凡一下子激动了。

    他心里想到:“妈的他的人在其他赌场盯了四五天了,毛的人影都没有,结果现在秦凡没想到在这儿碰见了”。

    他现在肯定激动呀。

    说实在的,现在要是一旦从霍格嘴里套出来他们所在的地址,秦凡就不怕拿不到那钥匙了。

    不过虽然激动,不过他知道现在肯定不能乱来啊。

    旋即秦凡压制住,他依然在那儿看着,秦凡想着咋样才能跟霍格搭上话。

    他看着霍格跟前堆了一大堆钱,看起来很高兴。

    而其他三人则面露愁容,估计输惨了,但是这三个人明显惧怕霍格,他们虽然不爽但是也不敢表现出来呀。

    霍格不停的哈哈一笑,他脖子上挂着一个佛牌。

    秦凡登时眼神一冷,这才发现那家伙挂的是红眼拍婴阴牌。

    红眼拍婴其实也分,比如有的是在赌场上专门走邪运,有的则是有其他的运气。

    这玩意儿可以让人在赌场上阴气很好,大杀四方,赚的很多,不过对人的反噬作用也很大。

    若是不按照阴牌的规矩,人很有可能会完蛋。

    所以那会儿有人要买红眼拍婴阴牌,秦凡还劝了一下。

    这时候,赌桌上再一次热闹起来。

    霍格啪的一把把手里的牌扔下,顿时他笑哈哈的一把直接把赌桌中间那些钱全都搂过来。

    然后霍格怕了一把旁边一个女人的屁股,那女人笑着整理钱。

    “妈的,真是倒了大霉了,今儿输惨了,”那个华夏赌客不甘心的说道。

    说完他看了一眼自个的钱,顿时那华夏人这才摆手说道:“不玩了,没钱了。”

    说着他要起身,其他两个人一听他们其实也都不想玩了。

    麻痹的跟霍格玩,他们一局都没有赢,再这样下去,他们就真输的连裤子都没有了。

    所以其他两个人也要起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