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22章 棺内

    “更恐怖的事儿?”

    秦凡一听眉头一皱问道:“还有啥事儿?”

    陈莹莹忽然身子往秦凡跟前一靠,凑到跟前低声说道:“后来孩子父亲觉得不对劲儿,他请专门的人还开棺验尸。”

    看着陈莹莹脸色一变,秦凡忍不住问道:“后来发现了啥?”

    “没有,”陈莹莹摇摇头说道:“孩子不见了。”

    “什么?”

    “孩子不见了?”

    秦凡一惊,他摇头惊讶道:“孩子咋会不见了?”

    “是呀,”陈莹莹点了点头说道:“当时全村人都震惊了,后来在村子周围都搜了个遍,都没有找到。”

    秦凡一听没有吭声,这陈莹莹不说还好,一说妈的这感觉真邪门儿。

    这要是盗墓啥的,一般只盗钱财古董啥的,这不应该连孩子的尸体都摸走吧。

    这时候哀乐再度响起,陈莹莹抬头看着秦凡说道:好了小飞,我们走吧。

    秦凡嗯的点头说走,接着两个人这才去了陈大伟家里。

    吃了晚饭以后,秦凡跟陈大伟聊了一会儿天,接着他起身出门往学校走。

    出来之后,天已经黑了,刚才的哀乐声这时候也停下来了,秦凡走着忽然停下步子。

    一想到刚才陈莹莹说的那个事儿,秦凡还真的想去看看给孩子办那丧礼。

    顿时秦凡一转身,寻着刚才的声音,往村子西头儿走去。

    平时这个点,村子外边还有人。

    但可能是因为今天给孩子办那个丧礼的原因,这个点外边一个人都没有。

    不过秦凡也能理解,要是年纪大的人生老病死啥的,办个三周年肯定人很多。

    但是孩子死的这么诡异,再加上尸体丢了,所以大伙儿可能觉得谁去了谁倒霉。

    山风吹过,麻痹的还有些冷,秦凡裹紧了一下衣服,拐过一个弯儿。

    他果然看到在一家人家门口,搭着棚子,里边有些亮光。

    秦凡往棚子中间一瞅,只见在香案上,摆着一个孩子的照片。

    一看那孩子,秦凡顿时摇头叹气儿,这孩子还真跟陈莹莹说的那样,长得好看,浓眉大眼,圆嘟嘟的很可爱。

    只不过说实话,除了有几个乐人,还有几个人忙活着,在这儿显得还真有些诡异。

    秦凡真感觉好像是在办的冥丧。

    在黑夜里站了一会儿,他想了一下这才走过去,秦凡在炭盆给烧了一些纸钱,上了三根香。

    他想着无论怎么着,孩子死的无辜,给孩子上炷香也没啥。

    这时候孩子的家人一瞅终于有人来上香了,顿时家属急忙上前鞠躬,秦凡同样点头回应。

    只不过当秦凡看到孩子父亲的时候,他猛地眉头一皱。

    秦凡看着对方的面相,这家伙面相稍微有些凶,而且德行纹也少,看的出来这家伙谈不上很坏。

    但估摸着,以前肯定做过一些不好的事儿。

    而且这孩子的头上凝聚一些黑气儿,这是最近要倒霉呀。

    这个家伙叫林寿,在县城搞生意的,前几年华夏房地产抄的火热,很多炒房团全国各地买房,就连这种地儿也没放过。

    所以他做房地产干的还算红火,三年前自个女儿暴毙身亡,他媳妇儿也因此疯了。

    从此他的运数也算是到了尽头。

    这三年来,他做啥赔啥,之前赚的钱也都几乎瞎折腾进去了,每过一段时间就要生病啥的。

    所以林寿现在感觉生不如死,他想着等弄完女儿的三周年的事儿,他也死了算了。

    不过秦凡就是现在发现了,他也不好说啥.

    毕竟他刚来这儿,啥情况还没摸清楚,若是随意给人断面相,那传出去,肯定会打草惊蛇。

    顿时秦凡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

    他这才说道:“大哥节哀吧,最近你要多注意一点身体呐。”

    这时候林寿本来就很感激秦凡。

    毕竟这小子在这村子里算是过来给她的女儿烧了纸。

    顿时林寿这才点头说道:“谢谢小兄弟,不过我这身体怕是不久也完了。”

    秦凡一听对方的意思,他估摸着这家伙一时之间想不开呐。

    顿时秦凡赶紧安慰了一下,等安慰一顿之后,陈寿这才好了一点儿。

    这时候陈寿起身拍拍秦凡的肩膀说他知道了。

    秦凡同样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同时他往对方的体内注入了一些灵气。

    这时候秦凡才看对方头上的黑气儿渐渐淡了。

    不过他注入的灵气不会直接冲破对方的头上的黑气,顶多只能拖延时间。

    临走的时候,秦凡这才说道:“我就是咱们这个村儿的支教老师,以后要没事儿了,就过来聊聊天,说不定会对你有些帮助。”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这些。

    若是这家伙能到时候找他,说不定他还能救,但不找的话,那他也没办法了。

    林寿嗯的点头说道:“好的小兄弟,我知道了。”

    秦凡点头说好,旋即秦凡这才转身走了。

    回到学校以后,他在硬板床、上边盘腿打坐,个把小时之后,秦凡这才睡下。

    次日一早。

    秦凡起的大早,锻炼完了以后,他给宋秉文打了一个电话。

    宋秉文这时候刚带领士兵跑完五公里越野,他一接到秦凡的电话肯定高兴呀。

    自打秦凡去了以后,宋秉文是一般不会打过去的,而是由秦凡打过来。

    “兄弟咋样啊,有啥发现没?”宋秉文笑着问道。

    秦凡一听嗨的摇头笑着说道:“还没啥具体发现,不过我倒是发现这个村子有些意思。”

    宋秉文哦的一声,笑着问道:“具体说说?”

    秦凡这才跟对方大概说了一下,他注重说了一下这个孩子三年前死亡的事儿,后来在棺材里尸体不见的事儿。

    宋秉文听了之后,若有所思的点头说道:“兄弟,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邪门啊,这好端端的尸体咋可能会不见?”

    秦凡嗯的说道:“是呀,不过这个事儿,我觉得我们可以做一个突破口,说不定会有些啥发现。”

    宋秉文听秦凡这么说,他自然知道秦凡的意思。

    顿时宋秉文点头说道:“那好兄弟,你怎么做都可以,不过在那儿注意安全呐。”

    ,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