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421章 阳气缺失,阴气夺人!

    一般那些养蛊,学巫术的人,长期和魂魄还有那些蛇虫的打交道。%D7%cF%D3%c4%B8%F3

    阳气尽缺,阴气夺人。

    容貌也自然多是干瘪,邪气冲身。

    顿时秦凡心里想到:“妈的老子没找上你,你倒是自个来了。”

    不过秦凡心里这么想着,但是他肯定不会说出来呀,而且秦凡现在更不能跟对方摊牌啥的。

    旋即秦凡搁下手中的家伙什儿,他点头笑着说道:“是呀,正弄这黑板。”

    说完秦凡起身把自个的凳子递给对方笑着说道:“胡大叔坐呗。”

    胡老栓摆摆手笑着说道:“没事儿不坐了,年纪大了多走一下。”

    秦凡一听嗨的摆手笑道:“你这哪儿年纪大了啊,正壮年哩。”

    胡老栓扬扬手,他往教室里瞅了一眼点头说道:“修的还真不错呐,这次你来了,我们村这些孩子算是有福气了。”

    秦凡摆手一笑说道:“叔,福气啥的我还真不敢说,不过既然来了,就该好好教这些孩子是不是呐。”

    看着胡老栓点头,秦凡这才笑着说道:对了叔,听说你的看香功夫很厉害,你能不能帮我看看呀?

    胡老栓瞅了一眼秦凡,他摇摇头一笑说道:“你不用看就气运绝佳,以后肯定是有大作为的人,不过路要走的对,若是错的话,肯定会不太好。”

    秦凡一听对方这么说,他心里更加确定了这家伙的可疑了。

    而且秦凡也知道这个胡老栓其实也在怀疑他。

    顿时秦凡哎的点头笑着说道:“叔你说的对,我们这些年轻人就容易冲动,很容易干傻事儿。”

    “其实我来这里,就跟我爸妈闹翻了,他们不让我来,我偏要来支教。”

    胡老栓笑了笑点头说道:“既然来了就好好教书,我们村的人不会忘记你的。”

    秦凡嗯的点头,这时候胡老栓这才转身走了。

    看着这家伙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步子一点儿都不含糊。

    不过秦凡这时候比较纳闷,他在想若这家伙真跟那把钥匙有关系,动机到底是啥?

    凌霄之上

    想了一下,秦凡便接着刷黑板。

    次日一早。

    青湖村的三十几个孩子都来上学了,虽然有的孩子大有的孩子小,但其实他们接受的教育程度差不多都一样大。

    所以秦凡让他们都从头开始读书。

    另外今天几乎全村的人都来看秦凡给孩子教课。

    虽然秦凡之前没有啥教学经验,但是他上过学,知道那是老师是咋讲课的,他加了一些自个的东西。

    而且这几年来,秦凡啥大场面没见过,所以讲课还是没啥压力的。

    所以中间有几次磕绊,不过已经让全村的人很高兴了。

    他们觉得现在才来了真正的老师。

    一节课下来之后,全村人更是对秦凡满意和客气了。

    接下来的一周,秦凡白天给孩子们上课,晚上除了准备一下白天的课之外,他就是一直在蛰伏,等着时机。

    而秦凡这一周,基本上差不多摸清楚了这个村里的情况,他知道青湖神婆胡老栓膝下有一个儿子,不过是傻子。

    这更让秦凡觉得纳闷了。

    他心想要是胡老栓想着拿那钥匙开启宝藏的话,即便真能开启,那么多钱,那傻儿子也不会用呐。

    而一周里,陈莹莹也过来两天,帮着秦凡给孩子上课。

    这天。

    陈莹莹休假,她下午过来学校,刚给孩子上完课。

    这时候陈莹莹对着秦凡笑着说道:“小飞,晚上我爸让你去我们家吃饭。”

    这一周多的相处,陈莹莹也直接喊秦凡为小飞了。

    秦凡一听也没客气,点头笑着说好,瞅着时间不早了。

    他进了房间收拾一下,两个人刚出了学校,结果刚走到村里,这时候忽然一阵哀乐声奏起,吹拉弹唱各个都有。

    秦凡一听这声音,顿时眉头一皱,他看着陈莹莹脸色也不好,顿时秦凡这才问道:“这是村里有办丧事儿?”

    他来一周多,并没有听说哪家给死了人啥的。盛嫁

    这时候陈莹莹这才压低声音说道:“这是给县城一个死去的孩子办三周年。”

    “死去的孩子?”

    “还是县城的?”

    秦凡一听眉头一皱,他实在想不通,这咋还给孩子办三周年,而且还是县城的孩子,这跟青湖村寨有毛的关系。

    这时候陈莹莹这才点头说道:“小飞你可能不清楚,事儿是这样的……”

    旋即陈莹莹把三年前的事儿说了一下。

    等说完以后,秦凡这才知道原来县城有一户搞房地产的人,还挺有钱的。

    三年前,孩子母亲带三岁的孩子来清湖村走亲戚,结果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孩子突然翻着白眼,口吐黑血暴毙身亡。

    所以这户人家伤心欲绝,孩子母亲为此疯了,但是孩子已经死了,也没办法,所以这三周年,孩子父亲想着在这儿给孩子办一场丧事儿。

    秦凡一听也不由的叹气儿,他摇头说道:“这孩子可怜,这户人家也可怜呐。”

    “是呀,”陈莹莹点了点头,她摇头说道:“我那年在村里还见过那孩子,长得很漂亮,真的很可爱,不过可惜就那么死了。”

    秦凡眉头一皱问道:“那孩子死因找到没?孩子父亲是不是招惹到什么仇人了?”

    孩子翻白眼,流黑血,死的很诡异,他知道在这种地儿,一般惹到什么仇人,其实给孩子下蛊啥的,都有可能。

    陈莹莹摇头说道:“这事儿那年都惊动了上边,那边派警察来,警察最后说孩子只是中毒身亡,其他的并没有发现啥。”

    顿了一下,她知道秦凡是啥意思,顿时陈莹莹往周围看了一眼。

    见没人,陈莹莹这才低声道:“对了,那年其实我们还都怀疑是神婆都搞得鬼,不过最后都排除了。”

    一般在他们这种村子里,神婆的地位太高,是没人敢说坏话的。

    秦凡一听哦的一声,他眉头一皱,秦凡接着说道:“我总觉得孩子肯定不是中毒死的。”

    “是呀,”陈莹莹脸色一变,点头说道:“其实我也觉得孩子不是中毒死的,后来,还有一件事儿其实更恐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