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父母死因

    ()    凌战天如约给浅绿买了她想要的东西,出手时也没有吝啬之意,把她高兴的不得了,那些都是她想了很久的东西,只因她是个丫鬟,没钱去买罢了,现在凌战天一口气帮她全买下来,她才不会跟凌战天客气,欣然的接受了。【全文字阅读】

    浅绿是开心了,不过凌战天这几天却有些闷闷不乐的,倒并不是在浅绿身上花了一些钱,说句不好听的,他堂堂城主府公子,怎么会在乎这点钱,更何况这些钱是花在浅绿身上,真正令他郁闷的是一些别的原因。

    上次凌战天在郊外突破地阶时,亲耳听到那领头黑衣人说他父亲凌晨是被他们杀死的,凌云当时的神情明显也是默认了,也说等事情过了之后会告诉他真相。但是,令他不悦的是,凌云与凌家四将自那天以后就一直呆在军营里,没有一个回府的,让凌战天无从问起。

    “很明显都是在避着我,不想让我知道真相,这到底是为什么?”凌战天认为,就算自己父亲被人所害,大可直接告诉自己,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难道此事另有隐情?

    疑问憋在心里很不舒服,凌战天决定找凌云问个清楚。

    既然他们避而不见,我就亲自去军营找爷爷!

    第二rì清晨,凌战天起了个大早,知道凌云又没有回来,他准备前去军营。这事如果不弄清楚,在他心里始终是个疙瘩。

    天还只是蒙蒙亮,就算是繁华的漠城,街道上也很少能看见人影,宁静的同时,也缺少了些生气。街道两旁的长生树上开满了红sè的花,沾着露珠的花朵更显妩媚之sè,娇艳yù滴。

    家家户户的大门都还紧闭着,凌战天静静走在街道上,清晰的空气让他心旷神怡。

    漠城驻守边防的军队在城内南边的郊区,足足两个多时辰过去,军营那特有的白sè帐篷才出现在凌战天视线。

    军营两面环山,左边靠水,只有前方本是延绵的荒地,风一吹黄沙漫天,只是后来被士兵开荒修成了道路,方便士兵出行。

    用尖木圆桩制成的栅栏内,军队cāo练的声音清晰传来,声声震耳yù聋,仿佛是发自内心的嘶吼,一听就知是纪律严明滇濟血军队,都是通天帝国的大好男儿,在战场上个个都有印血拼搏,无惧无畏的jīng神!

    军营大门旁,两位士兵手持长矛,冰冷的眼神散发着嗜血的光芒,直视着前方。

    凌战天为凌云手底下这些士兵感到自豪,有这样的jīng兵强将驻守边疆,敌国怎敢来犯。他走了过去,笑着打招呼道:“两位大哥,今天轮到你们值岗啊,辛苦了!”

    两位士兵看了凌战天一眼,其中一人道:“原来是小公子,是来找大将军的吗?”

    显然凌战天曾经也是常客,两人一眼就认了出来。

    凌战天点了点头,道:“没错,劳烦大哥给我通报一声,就说我有急事要找他。”

    “好的,你等等。”

    那士兵向军营内跑去,片刻后又跑了出来,道:“小公子,大将军让你进去。”

    “那谢谢两位大哥了!”

    “不用不用,举手之劳而已。”

    军营是禁止闲佑人进去的,怕泄露有关机密,不过凌战天的身份不同,他是凌云的孙子,怎么也不可能出卖自己的爷爷。

    凌战天是知道凌云的大帐在哪里的,进入军营后,一路漫不经心的向着那走去。路过校场时,他停了下来,眼光望着校场中那些认真训练的士兵。

    这些士兵训练时都很认真,身体素质远不是一般军队可以比拟的,特别是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善凐,就算是天阶强者单独碰上估计也要被这肃杀之气给震住。

    “爷爷当真是厉害啊,竟然训练出这样一支强大的部队,难怪有他坐镇通天帝国南疆,大秦的军队都不敢越雷池一步。”凌战天是发自内心的称赞,他是很敬佩凌云的,不但实力高强,就连手下带的兵都如此强悍。

    看了一段时间后,凌战天也不再理会这些,径直离开向着凌云的大帐走去。军营内巡逻的士兵看到凌战天时,都点头打招呼。

    到了凌云的大帐后,凌战天大声道:“爷爷,孙子来了。”

    “战天啊,进来吧。”

    凌战天依言掀开帷幕,走了进去。

    凌云正坐在上位,四大家将并不在里面,看到凌战天进来,他放下了手中的书卷,道:“听士兵来报,说你有急事找我?”

    “好吧,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是这样的爷爷,上次刺客来袭,说我父亲是被杀死的。”凌战天找了个地方坐下,道:“说起来,我父母到底是怎么死的,是被那天的黑衣人给杀死的吗?”

    “哎!”凌云不曾想凌战天如此看重此事,追问到军营来,这些天他不肯回去,就是为了这事。一声叹息之后,道:“你父亲确实是被那群黑衣人给杀死的。”

    “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杀父亲?”

    凌云的目光有些迷离,似乎不忍去回想当年的事情,好半天才道:“也许也知道,你父亲当年也是个天才,年纪轻轻就到了天阶高级,可以说是追上了你其他四位爷爷,可能是某些人当心我们凌家势大,在加上当时你就要出生了,如果你依旧是个习武天才,那我们凌家就真的无人可以压制了。”

    “于是,就在你出生的那天,他们得到消息前来刺杀你,我们肯定不允许你出意外,就与他们大战起来,他们的人数要远超于我们,就那样,你父亲在那一战中为保护你而牺牲了。”

    “他们是什么来路?”凌战天的声音很平静,双拳葴黥握起来,他恨透了那班黑衣人,杀了自己的父亲还想要杀自己,这笔血海深仇不得不报。

    凌云摇了摇头,道:“事实上我也不敢确定,不过绝对与几方势力妥不了干系!”

    凌战天咬牙道:“我不能让父亲死的不明不白,爷爷你告诉我,到底与哪几股势力有关,我一定要将此事弄个水落石出,还父亲一个公道。”

    “那些人明显是冲着你来的,我们凌家也算是得天独厚,三代尽出英才,在我之上,有你曾祖,四十五岁时功参造化,达到圣阶巅峰,修为足以横行天下。之后又有我,三十七岁达到圣阶,一生杀敌无数,用敌人的鲜血保通天安宁。而后就是你父亲,更是不得了,二十五岁的年纪就隐隐有冲击圣阶的前兆。”凌云举目望着帐篷顶端,说道这些时,脸上不禁浮现出笑容。

    “如不出意外,你父亲达到圣阶那是肯定的,因此,凌家实在是太强势了,一些势力生怕刚出生的你将来也是这般,那样的话,我们凌家一门四圣,就算是三大帝国内的顶级势力也都会忌惮三分。”

    凌云叹了口气,道:“再加上我一身血债累累,所以,谁都有出手的可能。排除其它两国势力,就算是在通天,也有许多势力坐不住。”

    “这是妒忌,该死的混蛋!”听完后,凌战天愤怒的拍碎了坐下的椅子,咆哮道:“别让我知道是谁,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就算他是大秦皇帝我也定要将他拉下马!”

    “你父亲就是因此而死,可惜啊,我凌家一代英才就此英年早逝,否则,我凌家又要多出一位超级强者了!”

    这事已经过去十二年了,除了感叹,凌云再没有别的表情。

    “那我母亲呢?”凌战天冷静下来,他发现说了这么多,凌云都只是在说自己父亲,并没有提及自己母亲!凌战天从来没有见过他母亲,就连画像也没有,有时只能在脑海里憧憬一下母亲的轮廓。

    难道母亲的死与此事没有干系,而是另有隐情?

    “本来有些事情我是不愿告诉你的,既然你问了,就一定会刨根问底!你听了之后,切勿太过自责!”凌云目光柔和的看着凌战天,道:“其实你母亲的死与你有关!”

    “与我有关?”凌战天怔了怔,道:“为什么?”

    “当年的大战结束后,我沉浸在你父亲的死中,等我从中妥离出来时,连忙冲进城主府去查看你们母子的情况。在废墟中,我只看到了你的影子,而你母亲却早已化作一堆白骨!”凌云溺爱的看着凌战天,摇了摇头,根本不忍在说下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爷爷你快告诉我!”凌战天双眼通红,嘴滣已经咬出了血迹,踉踉跄跄的扑到凌云跟前,紧张的看着凌云。

    她母亲死的实在太惨了,就连完整的躯体都没能保存下来,那群人实在可恶至极,手段如此残忍。他需要知道真相,完完整整的真相,就算在残酷也好。

    “混蛋,我凌战天向天发誓,定会将你们这群畜生挫骨扬灰!”

    上天仿佛是听到了凌战天那恶毒的誓言,晴空突然响起了一道悍雷,震耳yù聋,整个通天帝国都能听到这声雷声。

    想到凌云母亲的死,与真相的残酷,一向坚强的凌云此刻老眼也满是泪水,道:“战天啊,你母亲是因你而死因你而死啊”

    “因我而死?”凌战天如遭雷击,怔怔道:“怎么可能?”

    “确实是因你而死啊,如果我估计的不错,你天赋异禀,出生时吸尽了你母亲体内的jīng气,才会如此啊!”凌云早已泣不成声,亲口对自己还仅有十二岁的孙子说出如此残忍的事情,也需要莫大的勇气。

    他不知道凌战天能否挺过去,但这件事凌战天迟早有一天会知道,如果今天不说出来,凌战天会一直耿耿于怀。他只有希望凌战天能坚强的挺过这关,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残酷的事实让凌战天难以接受,他感觉自己滇濎空突然间崩塌了,无尽的黑暗逐渐吞噬了一切,他就像是个被世界抛弃的孩子,孤独的在黑暗中行走,也不知何时才能看到那温暖的曙光!

    “怎么可能,我竟然能是害死自己父母的罪魁祸首!”凌战天感觉自己被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心中剧痛无比,失神道:“老天爷,你既然要生我,又为何让我亲手害死自己的父母?”

    “战天你一定要坚强啊!”凌云泣不成声,泪眼朦胧的看着这个自己最喜爱的孙子,因此事而失去了平时活泼的xìng子,顿时心如刀绞。从小他就对凌战天百般宠爱,就算是凌战天不学好他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心里根本就没有真正骂过凌战天。

    “坚强?爷爷你让我怎么坚强哈哈哈”凌战天痛苦的疯狂大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自己赎罪。“我竟然是害死父母的凶手,我是个不孝之子,害死了自己母亲!”

    凌云歇斯底里的喊道:“这是天意,是天意呀,怪不得你。”

    眼泪不断从眼角落下,凌战天并没有哭出声来,他的心早已碎成千片万片,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发疯般冲了出去。

    “哎,造孽啊造孽!”凌云无力的坐在上座,仰天感叹。

    “大将军!”

    帐篷外响起了一道洪亮的声音,凌云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严肃道:“进来吧!”

    一位腰间跨剑的将士走了进来,皱眉道:“大将军,战天刚才的表情有些不对啊,要不要属下去把他追回来?”

    凌云挥了挥手,无力道:“让他去吧,静一静也好!”

    那将士犹豫了一会,最终没有说什么,退了出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