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八十九章  伪练气者

    稳操胜算的一脚,居然被吴风用一种看似几乎不可能的诡异姿势躲了过去,而且莫名其妙的绕到了自己的身后,这让火山心中既意外又吃惊

    背后可是他的软肋,火山不敢大意,猛然转过身来,面对吴风,摆好防守的姿态,准备接受吴风的反击。@!

    只是,想象中的反击并没有出现,吴风站直这身体,低垂着双手,一脸戒备的盯着火山,却不进攻。

    火山看了一眼吴风低垂的双手,心中了然,脸上闪出一丝冷笑:“我忘了,你的手已经断了,不能再反击了。”

    虽然吴风的速度和身法让他很意外,但是吴风的手在硬接下自己一脚后,恐怕已经被废,所以在他看来,吴风无论多么能躲,也终究躲不过失败的命运。

    “哼。”吴风冷哼的回应了一声,心中却是大松了一口气。因为经过几次搏斗后,吴风终于搞清楚一件事件,火山并不是练气者。

    韩佳敏并没有骗他,火山不是练气者,因为吴风没有在火山的身上感到任何气的波动。

    拥有比肩练气者的力量,却没有气的波动,这只能说明一点,就是当初与师傅闲聊时,师傅无意中提到过,那种介乎于练气者与普通人中的第三种存在,师傅称之为伪练气者。

    所谓的伪练气者,是指他们的体内也存在一股气,但是这股气不是吸收天地的精华而来,而是对身体的某一部分进行摧残式的训练。经过长年累月,久而久之形成的一股气。

    但是,这股气不同于练气者体内的气,他只能储存在身体的那一部分,却不能像吴风一样在体内循环,运于周身各个部位,所以这种人被誉为伪练气者。

    如果说练气者的数量凤毛麟角,那么伪练气者要多了很多,没想到今天就遇到了一个。

    “你现在认输并且投靠我,我还是会遵守当初的承诺。”火山笑着说道。

    “认输。哈哈哈哈。”吴风冷冷一笑:“不要再说废话了。即便是我认输,你也不会放过我。你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放过我,说这些只是想瓦解我的战意,好趁机下杀手。我说的对不对?”

    火山的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他没有想到吴风能够猜到他的意图。没错,他确实像吴风说的那样根本没有打算放过吴风。放了他,笑话。那他怎样给韩佳敏这个美人交代,怎样抱得美人归呢。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没有打算放你一马。”火山承认道:“既然你也知道这一点,那就乖乖束手就擒,我会让你死的舒服一点,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束手就擒,不要做梦了。”

    “你的手已经断了,还有什么资格这么狂傲。”火山冷笑道。

    “断了又如何,我还有一双腿,照样能够赢你。”吴风冷冷回应道。

    吴风的话一点不相让,让火山的脸上再次闪过一丝怒色,不过吴风发现,火山的脸上虽带着怒容,眼中却带着一丝喜色。

    吴风当然知道他为何所喜,因为他刚才在故意套他的话,是从吴风口中想验证一下他的手骨是否真的断了。

    经历了一次被骗后,吴风早就看出火山的心机,也知道他说这话的意图,所以故意顺着他的话,说出自己的手被废,打消他的疑虑。

    换做旁人,在硬接火山的一脚后手绝对废掉,可吴风没有,因为吴风预感到了危险,丹田中的气迅速灌注双手,虽然仓促下没有灌注多少,但还是抵消了火山很大一部分的力度。

    现在,在一番暗中疗伤后,吴风手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了,虽然那股肿痛麻木的感觉没有消失,但是吴风能够感到手存在了。

    吴风的心中也很是焦急,他体内的气消耗的太快,他一要用气来躲避火山的进攻,二要维持气感,三要进行疗伤,三方面让他的气消耗的很快。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恐怕没有等到我的手臂恢复,我体内的气已经耗尽了。”吴风暗道。

    “不行,要想办法节约一下气的消耗。”

    正在这时,火山再次的攻了上了,还是那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一脚横扫,力量却犹如千军万马,让人不敢小觑。

    吴风眼神坚毅,瞬间下定决心,在离其二十公分的时候,吴风终于动了,向着左边闪去。

    同样的闪躲,这一次,却慢了半拍。上衣被擦了一下,瞬间被一脚踢破。皮肤也被腿风擦过,隐隐有些疼。

    吴风心中苦笑,他知道自己的脚步有些跟不上火山了,因为他撤去了注入腿中的气,已经没有一开始的躲避速度了。

    他这样做也是不得已,只凭借气感进行躲避,以此来分出更多的气用于疗伤,希望能尽快打通手臂上堵塞的经络。

    “噗呲。”

    在躲过五招后,衣服再一次被扫破。

    吴风暗暗心惊,同时更加明白火山的厉害,怪不得他能连续二十多场不败,他的腿实在是太快,若不是他练气者的身份,速度比常人快出很多,恐怕几招就被火山拿下了。

    不敢再耽误,吴风一边维持这气感躲避火山的进攻,一边分出全部的气用于疗伤上,吴风能够明显感到,手臂上的伤比之先前恢复的速度快了很多。

    “在坚持一下,就能将我手臂堵塞的经络打通。”吴风暗中自我鼓励。

    “噗呲。”

    这一次是吴风的大腿根被擦中,直接带出一缕鲜血。

    “好啊。”

    终于见到血了,这可是期待已久的事情。

    看台上的观众兴奋的嗷嗷大吼起来。

    与众人亢奋的表情不同,若雨那边的黑衣大汉确实一脸的严肃

    “在这样下去,吴风少爷会输的。”黑衣大汉皱着眉头说道;“小姐,要不要让我下去终止这场比赛。”

    “终止比赛,风刑台从开始到现在,还从来没有中途被终止的先例,只有你死我活分出胜负。你现在去中止,那些被血腥刺激的感官处于亢奋的状态犹如疯子般的人们会放过你吗?”若雨轻笑道,她说别人犹如疯子,她自己的眼中何尝不是带着一丝挥之不去的兴奋呢。

    黑影大汉环顾了一下那被战斗刺激的犹如发了疯的人们,叹息一声,闭嘴不再说话。

    “快要结束了,用不了多久,这场比赛就结束了。”韩乔松眯着眼睛,脸带兴奋的说道。

    他旁边的韩世敏眼睛死死的盯着吴风,眼中更是露出发了疯一样的表情,在这疯狂的表情中,还透出一丝不耐烦,似乎没想到吴风能够在火山的进攻下坚持这么长时间。

    终于韩世敏忍不住了,站起身来,犹如给火山打气,又仿佛泄愤般狂呼道:“杀了他,杀了他。”

    这一句杀了他恰似导火线一般,点燃了全场的欢呼。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一个又一个看台上的人们站起来,挥舞这手臂,面色癫狂的狂吼着。

    这一声声的怒吼,也犹如兴奋剂般打入了火山身体里,他的灵魂也跟着兴奋,腿上的力量更是毫无保留,比之刚开始还要快了三分。

    “输了。”看台上的清叔再次发出这样一句感慨。

    不过这一次,金木没有在说什么,因为他明白清叔这句输了的意思,他看到此时吴风再次被逼到了铁笼的角落里,这一次更加的狼狈,而火山却比以前更加狂躁,更加有活力。

    “确实输了。”金木感叹道。

    “你去死。”风刑台上,火山猛然怒嚎出声,接着一击右扫腿向着还未站起身的吴风踢了过去,论速度和力量,尤胜从前,吴风想躲也躲不开了。

    “你也去死。”

    同样一句话,在吴风的口中大声吼出,紧接着,让众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吴风居然没有再试图闪避,而是运起右拳,向着火山的腿击了出去,以硬碰硬。

    “他这是找死。”金木被吴风这近乎找死的方式惊动目瞪口呆,他可是清楚火山这一脚的威力,他更是知道,吴风的手已经被废,就算没有被废,也绝对失去了战斗力,怎么会用这种方式自取其辱呢。

    “他这是找死。”

    这句话,是在场的众人心中所想。

    “砰。”

    一声犹如金属交击的闷响声响彻全场,这声音并不刺耳,但是却震得众人头脑发晕,一时之间,全部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摇着头,将那不适的感觉驱走。

    “啊。”

    凄厉的痛苦哀嚎响彻全场。

    人们睁开眼睛,再次看向场内的战斗,接着,众人的眼睛都睁得犹如铜铃一般大,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

    他们看到一副让他们不能置信场景,风刑台上,吴风活生生的站在原地,摆着出击的姿势,而火山却被击飞了五米开外,他的右脚和小腿弯曲成了一个一百二十度的角,任谁都能看出,他的脚已经被废了。

    “这怎么可能?”这句话几乎是被吼出声。

    同样一句话,却出自两个人口。

    一人是金木,一人是韩世敏。

    前者不敢相信,后者不能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