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狱中生活之斗智篇(6)

    纪成武走到了自己的床前,俯下身来从床下拿出了日常消毒用的“白矾”,从中捏了H豆般大小的一小块,又回到了老大的床前。

    纪成武做到老大的床上,让老大讲嘴张开,就要将白矾送入他的嘴中,老大的鼻子闻到了白矾的味道稍微的迟疑了一下,但看见纪成武那自信的眼神,就一口将白矾颔在了嘴里。

    纪成武马上嘱咐道:“千万不要吞下,让白矾在口中慢慢融化,再将溶化后的YT徐徐咽下即可”!

    一旁的众人开始议论纷纷,有的感觉这太离谱了,搞不好真的要出人命的,有的认为,反正也是这样了,就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就在众人还在议论和猜疑之时,奇迹真的发生了,刚刚过了三四分钟,老大卡在喉咙的J骨就被吞了下去,人已经安然无恙了,看到这种情景,纪成武递给老大一碗水,让他漱了漱口,就回到了自己的床前。

    J骨一下去,老大即刻就缓了过来,他缓缓的从床上下来,慢慢走到牢房的中央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大家都给我听好了,我现在向大家宣布一件事儿,老子这条命今天是赤脚医生…,啊…呸,算我这嘴臭,不是赤脚医生,应该叫神医,是神医给救回来的,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生死兄弟,谁要是在敢与他作对,那就是与老子作对,到时候可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都听到没有”!

    只听牢房内众人齐声答道:“是…,听见了”!

    这时,已经有人过罍鳙纪成武的铺盖抱起,纪成武心里明白,这是到了他该翻身的时候了,可是,他并没有让来人立刻将铺盖抱走,举手来着说道:“不用了,我就睡这里挺好”!

    来人有点不知所措了,回头看看老大,老大心领神会的笑着走到纪成武的身前说道:“神医兄弟,不给老哥的面子吗,我知道你想什么,好!来人,把小蚊子的铺盖也搬到里面去”。

    老大看了看纪成武的表情,俯下身来道:“这下神医兄弟该满意了吧”?

    其实,纪成武就是这个目的,他要将这个面子找回来,看到老大这样对待自己,也就爽快地说到:“那就恭敬不如从命,我大纪听大哥的”!

    一句大哥将两人的距离一蟼愑拉很近了许多。

    纪成武在狱中生活的日子一蟼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不在睡在臭气熏天的马桶旁边,也不用再为每天的温饱发愁,更不用再付出巨大的T力来换取整日的安宁,无忧的生活使他感到了无所事事,寂寞难耐。

    唯一使他感到安W的是,自从为老大治好了骨梗之症,救了老大一命后,他的神医之名一蟼愑传遍了整个监狱,这样,不管是那个号里的人员有了小灾小病的,找到纪成武来医治已经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就连一名管教也从纪成武这里讨到了一个偏方,治好了自己多年的睡觉打呼噜的病症。

    老天爷就像是在跟纪成武过意不去,时间不长,一件意外的事情又给了纪成武一次沉痛的打击。

    小蚊子由于过分劳累和长期压抑的心情所致,终于坚持不住倒了下来,纪成武是尽平生所学也未能为其诊断出病情的根源,只好在小蚊子病倒在床上的第二天,被管教派车送往了医院保外就医,可是,小蚊子这次的保外就医就成为了和纪成武永别的日子,他再也没能够回来。

    纪成武这些日子感到心里很烦,话也少了许多,人整天显得恍恍惚惚的,他是在为失去小蚊子这位患难小兄弟感到痛心,更是为自己不能救治小蚊子而感到内疚。

    通过这件事,他感觉到了自己在医术上的匮乏和欠缺,促使了他立志深造医学的决心!

    老大和哥J个看出了纪成武心情不好,这天晚饭时,特意偷偷的拿出了在狱中少见的白酒,围坐在一起,给纪成武倒上了少许的白酒。

    老大端起杯来冲着纪成武说道:“神医兄弟,我们知道你这两天心情不好,但是,我们哥J个最敬重像你这样有情有义之人,我已和他们三个商量好了,如若兄弟你不嫌弃,我们哥五个就做拜把子兄弟,不知你意下如何”?

    纪成武看到老大这样关心和看得起自己,心中的激情徒然升起,他端起酒杯冲着老大说道:“大哥,你能瞧的去我大纪,小弟感到万分荣幸,小弟先G为敬”!

    说完话,就将杯中的白酒全部喝下。

    J个人将杯中的白酒全部一饮而下后,问了纪成武的年龄,在J个人中最小,五弟的就成了J个人对纪成武的亲切称呼。

    原来,老大名叫徐强,是因为群架斗殴伤众巨多而被判入狱的;老二高大魁梧名叫胡克龙,拦路抢劫被判入狱;老三,就是那个中等身材的男子,名叫张虎,流氓罪入狱;老四是一个瘦高挑,面目白净像个书生,他名叫王德贵,通J之罪入狱,此人鏡通YY卦术,扑卦之准,令人折F。

    狱中滇濙件有限,结J的仪式虽然简单,可是,患难中的真挚感情五兄弟坦然相待,还是大哥先开了口说道:“从今往后,我们哥五个就是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有R一起吃,有酒一起喝”。

    五兄弟共同举起杯来,表示对大哥说的话赞同有余。

    这时,纪成武将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了出来,他对着徐强问到:“大哥,你练过功夫吗”?

    “哈哈”还没等徐强开口说话,老三就抢先说道:“五弟啊,看来你还是对那天败在大哥手下耿耿于怀呀,是不是还有点不F气,这个事儿你要请教二哥了,他刚进来的时候也和你遭遇了同样的经历”,说完话,又哈哈的笑了起来。

    纪成武转头看了二哥一眼,只见胡克强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两声,摆着手说道:“别听你三哥的,竟瞎胡扯,我那只是和大哥切磋武艺”!

    就在这时,只听铁门咣啷作响,管教出现在了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