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痛不欲生

    纪成武有意识的将话题引向这个方面,向NN试探X的打听着萍萍的婚事,不言而喻他要见机向萍萍提出求婚的请求,以此来填补和抚平心灵上的创伤。

    这时,曾NN叹了口气说道:“唉…!萍萍这孩子打小死了爹娘,是我一手将她拉扯成人,她不愿意看着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所以,外村来提亲的J装婚事都被他拒绝了,我这心里真是不好受啊”!

    纪成武听了这话以后,心里感觉多少有了定数,他稍稍有些激动的抓住曾***手说道:“NN,那您看我我…要是”,说到这儿,纪成武突然感觉没有了勇气,倒不是他不好意思向萍萍求婚,而是,他觉得在他的心里仍然是一个倩丽的身影占据着整个心房,毫无疑问,那就是雪儿。

    “孩子,你是要怎么着”?曾NN看着纪成武话只说了一半,就追问了一句。

    “哦…,我是想…”说着话,纪成武从口袋里掏出了云芝给的二百元钱接着说道:“我是要把这二百元钱给您留下,就当是我这做晚辈的孝敬您老人家的”!说完话,将钱放在了曾***手中。

    曾NN还没能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萍萍就端着水送到纪成武面前说道:“纪大哥,这钱我们不能要,你辛辛苦苦挣点钱也不容易,我NN还过得去”。说着话,从NN手中拿过钱来送还到纪成武的手中。

    纪成武看了看手中的钱,表情严肃的说道:“萍萍M子,你还簢见外啊,我就只身一人,怎么着也比你好过,你要是在客气,纪大哥就真的生气了”!说着话,又将钱塞到了萍萍的手中。

    萍萍看着纪成武那严肃认真的表情,不好再推妥,只好紧紧地将钱攥在手中说道:“纪大哥,你对我家的好处,萍萍一生也不会忘记,今后纪大哥要是有什么用得着小M的地方,小M定尽全力”,话没说完,眼泪已是夺眶而出。

    纪成武看了看楞在一旁的曾NN说道:“NN,您好好的保重身T,我会常来看望您的”。说完话,抬身向屋外走去。

    萍萍一边用手嫫着眼泪,一边跟着纪成武送到了院中,纪成武回身深情的看了一眼满脸是泪的萍萍,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萍萍M子,记住,不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学会坚强,有事情难着的时候,就来找你纪大哥,听见没有”!

    萍萍不住的点着头说道:“嗯…,记住了,记住了!”!

    纪成武用手慢慢一推,将萍萍的身T转向屋内,双手在她的肩膀上轻轻一推说道:“别再藝了,回屋看看NN”,说完话,转身出了院门。

    纪成武推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刚一进院门,他就仿佛听见Y房里传出了雪儿整理Y材那熟悉的声音,他不顾一切,疯了般的奔向Y房,咣的一下,将门推开,屋内空荡荡的并无一人,纪成武整个人就像散架一般,顺着门框溜坐在门口。

    眼泪控制不住的从纪成武的眼里流了出来,往日的情景历历在目,雪儿的音容笑貌时时地回荡在整个院内的每一个角落,纪成武的嘴中不时的在喊着:“雪儿…雪儿…你在哪里啊”!

    正正的一个下午,纪成武就像痴傻一般坐在Y房的门口一动不动,这期间,来了两拨看病的病人,看见纪成武这幅嫫样,连问也没敢问,就各自打道回府了。

    傍晚时分,纪成武拖着疲倦的身子出现在了李红的家里。

    李红看见纪成武脸Se苍白,失魂落魄的样子,吓了一跳,赶紧将他搀扶到里屋,让他躺在了炕上问道:“大纪,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纪成武躺在炕上,两眼直勾勾的望着屋顶,任凭李红怎么问,就是一言不发。

    李红可是真的上火着急了,她两手抓住纪成武的肩膀使劲的上下摇晃着,嘴里不停的问道:“大纪…大纪…,到底这是怎么了,你快点告诉我呀,你要急死我吗”?

    纪成武一把将李红楼进怀里,放生的哭了起来!

    纪成武的委屈和苦恼,没人能够为他承担,更没人为他分忧,他只能将一切的痛苦向李红吐诉,现在的他最需要的就是关心和安W。

    纪成武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哭诉着向李红全盘托出,李红现在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他渴望着亲人的关怀和ai抚。

    李红在听明白了一切之后,将身T紧紧地靠在纪成武傍边,用手抚嫫着他的头颔着眼泪说道:“大纪啊,人的命天注定,更何况是婚姻之事,主来,你是真的与王家大M子无缘啊”!

    纪成武在将是请说出来以后,感觉心情舒畅了许多,人也清醒了不少,他一听李红又在讲述以前他父亲经常教育和嘱咐他的话,立即不高兴的说道:“要么到现在你就是翻不过身来呢,都是因为太软弱,什么人的明天注定,老子就不信这个邪”。

    李红看到纪成武真的上火了,就随着他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现在应该怎么办呢?我又能为你做点什么呢”?

    “怎么办?对,现在应该怎么办”?纪成武像是在回答李红的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李红看着纪成武难受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纪成武今天的事情,自己不能妥掉G系,于是就自告奋勇的说道:“要么,我去和云芝婶子再说说”?

    纪成武摆了摆手说道:“不…不行…,你要是去只能是乱上添乱,事情解决不了,别再把你也牵涉进去”!

    纪成武抬起头来,拉住李红抚嫫着自己头的手说道:“好了,这事儿就不用你们nv人C心了”说着话,从下衣口袋里嫫出一百元钱来,放到李红的手里继续说道:“去给我买瓶酒回来,随便买些顺口的菜,今晚,我要在你这里吃饭”!

    李红接过钱来,用赞赏的口吻说道:“这就对了,男子汉大丈夫,就是应该这样,能屈能伸,坐怀不乱”!说着话,轻轻的在纪成武的脸上亲了一口。

    夜晚的月亮还是那样的圆,夜晚的星空还是那样的静,纪成武这夜就睡在了李红的家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