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愚昧的代价

    纪成武在满足了自己的征F**后,开始了下一步惩罚行动。

    就在凤华还漂浮在云间,悬挂在Yu火之上的时候,纪成武开口对凤华说道:“看来你的病情要是用针灸加T位的综合治疗才能达到彻底的效果,不知你能不能有毅力坚持”?

    纪成武的话音让凤华立刻回到了现实,意识到想在自己是在看病,不是在!想道这里脸红得像熟透了的红苹果,由于在过分的刺激下,他并没有听清楚纪成武对他说了些什么,所以,就颔糊其辞地说道:“行….行…没问题的,只要能治好病,要怎样都听你的”!

    纪成武递给了凤华一些G净的C纸,示意了一下,让凤华自己擦G净身子,这样的做法使凤华尴尬的已经是无地自容了。

    等到凤华按照纪成武的吩咐做好了一切后,纪成武将凤华的丈夫叫了进来说道:“下面要进行针灸加T位的治疗,需要你来帮帮忙”。

    进屋后,凤华的丈夫显然是非常的不自在,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纪成武看到这种情况就笑着说道:“还记得我先前对你们说的话吗,这里只有”?

    在纪成武滇濁醒下,凤华的丈夫立紲饔口说道:“哦…,对…对…对!这里只有男人和nv人,没有医生和病人”!由于心不在焉,将纪成武说的话给学反了,话声刚一落地。他自己也觉得不太对劲,马上更正到:“不…不…不!应该是只有医生和病人”!说完话三个人都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纪成武一看气氛少有缓和,就马上对凤华说道:“由于你长期以来的痛经,没有能够得到及时的治疗,所以,里面有粘连的现象,现在需要你将身T翻转过来,把PG抬起来,当然是越高越好”。其实,纪成武这是欺负人家不懂医道,胡乱的编造出来的病情现象。

    由于现在有了凤华的丈夫在眼前,凤华的行动显然又有些迟疑和缓慢,纪成武赶紧的C促道:“我说大G部,你能不能快一点,不然,我前面的推拿治疗就白费了,这是有时间效果的”!

    凤华的丈夫听到纪成武这么一说们也跟着说道:“就是…就是,快按大纪说的做,咱这不是为了治病吗”!

    凤华现在已经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一咬牙立紲鳙身T反转了过来,同时为了给自己找台阶,口中还说道:“还别说,大纪的医术就是高明,现在我就觉得好多了,没有先前那么疼了”。

    这句话显然是在给自己的丈夫听,同时也是进一步的表明自己是因为减少痛苦才不得不这样做的。

    但她哪里想到,她正朝着纪成武为她设计好的圈套逐步买进。

    纪成武慢条斯理的从小盒子里面取出了两颗银针,叫着凤华的丈夫来到了凤华的身后,看见凤华华的PG台的还不算高,就对她说到:“位置要在太高一些,要不然治疗的效果不好”。

    在凤华又将T部抬高了两寸后,纪成武麻利的将两颗银针扎进了他的T部一下的大腿根之间。

    回过头来,纪成武对凤华的丈夫说道:“下面你就要多受累了,为了让行针能够保持不断的振动,从而达到不断刺激X位的效果,你要不断地用手拍打她的PG,明白吗”?

    凤华的丈夫立刻点头说道:“明白…明白,不过,这…要用多大劲儿”?

    纪成武很坦然地向凤华PG上狠狠地拍了一下,对凤华的丈夫说道:“就像这样就行”!

    说完话,纪成武就像外屋走去,这时又听凤华的丈夫问道:“要拍多少下”?

    纪成武心理这个乐呀!随口说道:“尽管拍你的,我在外面听着呢,叫你停的时候再停”。说完赶紧就走出了里屋。

    到了屋外,还没等纪成武坐下,屋内的噼啪之声就立刻响了起来,随着有节奏的噼啪之声,纪成武悠闲的拿出烟来,满满的点上了一棵,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

    纪成武完全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chou着烟,立即为凤华抓了Y,就叫屋里的两个人停止了行动,出来告诉他们怎样用Y。

    纪成武打开了包好的Y,给凤华两人看了看,原来就是人们常见的棉籽,纪成武嘱咐到:“将包中的棉籽放在瓦P上焙G碾粉,口F一次可立即止痛。将Y分四次两天全部F下,可根治此病”。

    凤华半信彪疑的接过了纪成武手中的棉籽,心里好生疑H,到不是不相信纪成武的医术,就是觉得这棉籽能治病?使他们宁愿相信纪成武刚才为凤华做的治疗,也不能相信这棉籽能治病,这也太神奇点了。

    其实,纪成武可以拿治疗来报F这位村里的nvG部,可他绝不敢用Y物来胡乱给人治病,这是做医道的行规,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纪成武这也算是先打哭了,再哄乐了吧,既然是打也打了,罚也罚了,治病救人毕竟是他行医的本Se。

    凤华回去后抱着试试的想法,按照纪成武的嘱咐将YF下,头一次F用果然立即止住了疼痛,全部F用以后,就再也没有犯过该病。为此,纪成武在今后最为难得时候,还得到了凤华的帮助和支持,当然这是后话。

    虽然,纪成武拿凤华临时的出了点气,可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兴奋了一小会儿的纪成武,又回到了现实之中,他必须要采取果断的行动,现在他最想做的就是立即想办法见到雪儿,看看雪儿到底是什么态度。

    于是,纪成武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频繁地穿梭在雪儿和自己家之间,但是努力并没有让他得到相应的回报,至今,他还没能见到雪儿一面,他有些心急如焚的感觉,但他有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就在纪成武及其苦恼和急需帮助的时候,这天中午,纪成武正愣愣的坐在诊室门槛上想着雪儿那美丽的面孔和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而生然泪下时,院门口慌慌张张的进来一个人,这个人将为纪成武带来一个极为可怕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