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是非之地

    久旱于甘露,G才与烈火。

    虽然李红使尽了全身的力气,用尽了浑身的解术,还是没能挑掉史癞子的猛烈进攻,而李红本身的生理反应并不拒绝异X的触嫫,当史癞子逐渐的占领着李红所有防区的同时,李红开始逐渐的起了反应,这使史癞子有了一种极度的兴奋感和强烈的占有Yu,他不顾一切地用左手按在炕上来支撑起自己的身T,想用右手去解开李红的腰带。

    可就在史癞子左手刚一接触到炕的一瞬间,“啊…”!的一声,叫转了音儿!刺骨滇澺痛让史癞子立刻从李红身上翻了下来,举起自己的左手仔细一看,原来是一颗银针深深地扎进了里面,史癞子赶紧用右手使劲的将银针拔出,鲜血立即随之而出,疼得史癞子马上将手伸进自己的嘴里,用力的吸了起来。

    看来这就是天意,逆天而行总是要得到应有的惩罚!!

    原来,史癞子是被纪成武在为李红作治疗时,丢在李红这里的银针给扎了个正着,而且还扎得很深,看来像是扎到了骨头上,要么史癞子哪会叫的连声音都变了呢!

    史癞子一边用嘴吸着手上的血,一边瞪着眼睛向李红支支吾吾的嚷道:“娘的…臭**…,竟敢算计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李红睁着两支迷茫的眼睛,对于眼前发生的突变,一时也没能转过弯来,不过使他庆幸的是,总算暂时妥离了“虎口”,看见史癞子手里拔出的银针,马上对史癞子说道:“看看,这就是对你的报应,你要是再敢做伤天害理之事,老天也难容你”!

    史癞子看了看李红的表情,又听李红这么一说,先前还认为是李红暗算用针刺的他,这回明白了,是自己不小心按在了丢在炕上的银针,将手从嘴里chou出来,哈哈哈…的大笑两声说道:“娘的…,纪成武这小子还他娘的真的是神了,人不在,也能用针害人,***”。

    说着话,用力将右手拿着的银针向地上摔去。

    就在史癞子将手中的针摔出手的瞬间,眼睛的余光好像看见门口站了个人,吓得他整个人立刻从炕上蹿了下来,站在地上定神一看,差点没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门口站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纪成武。

    史癞子一看是纪成武,整个人马上变了个形,刚才耀武扬威的神Se荡然无存,立即换上了一幅无奈和恭维的面孔,嘴里还默默的叨咕着什么:“真他娘的是神啊,说到就到啊”!

    当然,这些话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得见。

    看见史癞子这副德X样,纪成武也没理他,直接问李红道:“他来这里做什么”?

    李红低下了头什么也没说,史癞子一看情况不妙,知道要是真的动起手来,他肯定不是大纪的对手,心眼一转,计上心头。

    “哦…,大纪,是这样,前J个月她向我借了J个钱,要说也不算多,乡里乡情的不应该再要,可我现在一时有事周转不过来,这不来这想”!史癞子特意没有把话说完证,他在观察李红的反应。

    李红的心理复杂得很,但直观的感觉还是不愿意让纪成武知道他和史癞子还有一水,一时也找不到更好的解释,所以,也就默许了史癞子的谎言。

    纪成武又看了看史癞子,史癞子脸向着他点着头,手指着李红说道:“不信你问她…不信你问她…“!

    纪成武又将头转向李红,并没有说话,但从眼神中可以看出,他相信了史癞子的谎言,正在征求李红的认可,李红看着纪成武那诚恳的目光,违心的微微点了一下头。

    纪成武开口了,但还是冲着李红问道:“多少钱“?

    史癞子马上堆着笑脸点头哈腰的说道:“不多…,不多…,才100元”!

    纪成武使劲地瞪了史癞子一眼,意思是说:我没问你,多什么嘴!

    nv人就是nv人,哪怕是平时在能,再会说的nv人,真得到了正格的事儿上就完全的傻了眼。

    李红这回好像是将智慧和聪明暂时全部的锁入的储存库里,只剩下肢T的语言来回答和应付眼前的局面。

    随然李红觉着史癞子这个无赖太黑了,占了便宜,居然还想得出法子来要钱,真是非常的不情愿和不甘心,可眼前又没有法子,事情已经僵持到这个地步,只有Y着头P的撑下去了,于是,他又一次向纪成武点了次头。

    在纪成武证实了一切的情况下,对史癞子说道:“好吧,现在你跟我走”!

    史癞子没明白纪成武的意思,嫫着后脑勺问道:“G什么”?

    这时,纪成武已经转过了身子,正像朝外走,一听史癞子这么问,就又回过头来对史癞子说:“怎么,你不想要钱了吗”?

    一听这话,史癞子差一点美的昏了过去,他本想用来李红这里要钱这种瞎话骗过纪成武,躲过J天这场劫难,但万万没有想到,纪成武这个傻小子还真得当真了。

    史癞子马上点头说到:“哦…,不急…不急…”!

    听了史癞子这种让人恶心的虚伪话,纪成武没好气的说道:“不急,不到这来G什么”?

    史癞子意识到是自己虚伪的过了头,马上又用话弥补说道:“那…那…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纪成武心想:哪来的这么多的废话,就冲着史癞子挥了挥手说:“那就走吧”!

    史癞子马上挺直身子跟着纪成武向门外走去,原来史癞子在和纪成武说话的时候一直是微微的弓着身子。

    就在纪成武和史癞子紲鳙出门的时候,继承无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冲着屋里对李红说道:“病人看病给我拿来了一些猪肘,我给你拿来些,晚上你把他顿顿,别放坏了”!说完话,就和史癞子出门向自己家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