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强行逼迫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红的身子逐渐的好了起来,鏡神上也慢慢的恢复了平静,在纪成武的帮助下,母子俩的生活还算勉强的过得去,纪成武自然也就成了李红家中的常客。这下可就惹恼了村里的两个“人物”,一个是在村里大的不能再大的村长大人;另一个则是在村中癞的不能再癞的史癞子。

    村长和史癞子两个人虽然是有着不同的目的,但是有着共同的想法,那就是“夺Q”之恨不能不报。

    另外,村长还有来自于家里的压力,那就是自己老婆整天的牢S满腹,闲话连篇的,搞的村长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觉得在家里的地位也直线下降,这就更加加剧了他对纪成武的憎恨之感,新仇旧恨J织在一起,村长是前计未成又生毒计。

    史癞子的报F手段则要比村长来的直观和简单,他没有村长的老谋深算,也没有更多的计划和打算,就是因为自打纪成武登门李红的家里之后,李红和他已是反目相机,彻底的断绝了来往,这让史癞子怎么能够受得了,不但失去了一个乖巧可ai,随时可Y的风S少F,而且还断了他的小财路,他要为自己讨个说法,让李红知道,得罪他史癞子是没有好日子过、没有好果子吃的。

    这天李红和往常一样,忙活着做点菜饼子,准备给纪成武送过去点,可就在他忙着将饼子往篮子里装的时候,史癞子推门进到屋来,趁李红还没有反应过来,从背后一把将李红抱住。

    李红还以为是大纪来了,就顺从的将身子向后靠了靠,由于天长日久的接触,李红本身又存在着对纪成武的感激之情,纪成武也是一个不拘于小节的L荡公子,所以,平日里两人之间拉拉扯扯,搂搂抱抱已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纪成武始终把持着不越雷池,跑偏出轨,当然,这其中的原因只有纪成武自己心里清楚。

    就在李红将身子后靠,头向后仰的时候,突然感到一G刺鼻的酒味迎面扑来,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马上侧脸想看清身后的人是谁,可就在她将脸向后侧的同时,正好碰上了后面迎上来的带着酒气的大嘴,着着实实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这一个亲吻将李红给亲的明白过来,身后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近来一直缠着自己的史癞子。

    李红立即扭动着身子从史癞子的怀里挣妥出来,一边向后退着,一边说道:“放尊重点,你又来做什么”?

    史癞子一看李红对他滇潿度越来越生Y,话说得越来越不中听,也就不客气地说道:“怎么…,有了新的相好的,就把老相识给忘了”?

    “谁跟你是老相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东西,也添着脸说老相识”?李红以前是为生活所迫,才委身于村长,而史癞子不过就是李红怕失去村长,而委屈求全的临时产物,所以,到了现在,李红已经是身无牵挂,对史癞子哪里还有谦让和忍耐之理,这话说得是越来越刻薄了,本来么,李红也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巧舌之F。

    一听李红这么说,把史癞子气得鼻孔冒烟,两眼发直,脸部愁绪着长了J蟼愳,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红见史癞子一时无语,就想速战速决将史癞子赶紧轰走,用极为严肃并带有威胁的腔调说道:“我劝你没事还是赶紧走吧,别惹得大家都不高兴,我们都是乡里乡亲的,撕破了脸对谁都没有好处”!李红这话可谓是一语双关。

    史癞子见李红竟然一点情面都不讲,心想:今天看来是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不来点Y的给他点颜Se看看,他就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想到这里,史癞子用恶狠狠的语气对李红说道:“既然你不仁,那也就别怪我不意了,今天老子让你认识一下我是谁,也让你知道一下什么是忘恩负义的下场”!史癞子竟然还觉着好像是自己吃亏了似的;说着话,史癞子一步一步的相李红B去。

    李红看着史癞子那充满血丝恶魔般的眼睛,心里真的是没了底数,他知道,这个无赖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大白天的你可别胡来,你要是敢来,我就喊人”!李红由于害怕,话说得显然没有刚才的底气足。

    “呵呵…呵呵呵….喊人!那好,不用你喊,我来帮着你喊”!史癞子开始用“癞”了。

    史癞子的这一手是以往李红拿他最没办法的地方,以前,每到这时李红总是默认和妥协了,可今天李红决不想也不能再妥协了,他知道,一旦在被史癞子冲破这一关,那以后的日子又要难过了。

    李红虽然没敢叫,但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让她将双手放到了X前,就在史癞子上手抓他的瞬间,双手用力将史癞子推了个仰面朝天坐在了地上。

    这下可把史癞子惹急了,他暴跳如雷的从地上爬起来,一跳三尺高的向李红扑来;嘴里还哇哇的叫着:“还敢动手打老子,就不信制不F你这个S娘们”。

    史癞子一边喊着一边抓住李红的双肩,用力向炕上摔去,李红再强Y也只能是语言和态度上的一种表现,在身T的力量上根本不是史癞子的对手,三下两下的就被史癞子按在炕上动不了劲儿了,但是李红并没有就此放弃抵抗,她双手紧紧的护在X前,双腿拼命的J叉绷紧,说什么也不让史癞子碰到她最敏感的部位,史癞子是左面伸手够不着,右面伸手嫫不到,费了半天劲,折腾了一身汗,一点腥也没沾着。

    气急败坏的史癞子失去了理智,像疯狗一样,抡圆了手臂,狠狠的给了李红一个大嘴巴,这一巴掌打得李红是眼冒金星,头根发涨,不由得用手去捂自己的脸,可就在她将手抬起的一霎那,史癞子乘虚而入,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如同老鼠钻洞一般钻进了李红的衣领内,嫫到了那久违了的柔软的“大馍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