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良知的呼唤

    清晨纪成武刚刚起床,就听到了院外有人在砸门,对于这种事情,纪成武早已是见怪不怪了!他快步来到院门前将门打开一看,史癞子面带苦Se的站在门外,见到纪成武非常有礼貌的点头、弯腰的。

    纪成武虽然对史癞子没有什么好感,但也没有到了不能接受他的地步,看到史癞子毕恭毕敬的站在院门外,知道他是有病求医,就开门将他让了进来,史癞子带着感激的表情随着纪成武向诊室走去。

    来到诊室屋内,纪成武就明知故问的问道:“怎么,有事找我啊”?

    史癞子苦笑了一下,点头哈腰的说道:“纪大人啊,我真是不想有事找你呀,可不找你有不行啊,谁让你是神医呢”?

    纪成武听着这话非常受听,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抬起眼来打量了一下史癞子,这一看不要急,吓得纪成武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纪成武看见了一支让他挥之不去、抹之不掉的“黑眼圈”,虽然眼球没有那么突出,但足以让他想起那天在卧室看见的“鬼影”,于是本能的用手指着史癞子的眼睛问道:“你…这…是…”?

    纪成武本意是想问史癞子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可由于紧张和吓了一跳,一时有些语塞。

    史癞子意识到纪成武是在问他的眼睛是怎么弄的,马上接过话来答道:“嗨…!别提了,昨天不小心出门撞到了门框上,本想养一养自然就会好,可到了晚上是越来越痛,连东西都看不清了,这不就来麻烦你神医大纪了”!

    其实,史癞子说的一半是实话,一半是瞎话,眼睛青肿、疼痛加剧这都是大实话,可造成眼睛青肿的原因全部都是瞎编的,而真正造成眼睛青肿的却另有其因,那就是让大驴揍的。

    纪成武听史赖子这么一说,心里的疑虑自然打消了许多,而且有些飘飘然,最让纪成武受用的一句话就是那句神医大纪!

    纪成武稍稍定了一下神儿,就让史赖子在自己的对面坐下,伸出手来正要为史赖子检查眼睛,就听史赖子惊奇的喊道:“大纪,你的手怎么了,伤成这样子”?纪成武看了一眼自己受伤的手臂,也懒得和史赖子多做解释,只是应了一声就开始为史赖子做检查。经过仔细的检查纪成武认为史赖子的眼睛只不过就是受外力所致,造成局部淤血而已,没有什么大问题,就对史癞子说道:“你的眼睛没有什么大耐,回去后用温热水敷一敷自然就会好的”。

    史赖子如同得到圣旨一般,连忙称是,头点的像小J吃米一样的飞快,立即用略带兴奋的语气说道:“真的吗,大纪?真的是不会瞎了吗?这可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么怎么说是神医呢”!说着话伸手从衣袋里嫫出烟来,chou出一颗,双手递到纪成武的面前,面带感激的继续说道:“大纪,先chou棵烟,你的大恩大德荣我报”!

    纪成武本不想接他的烟,可看到史赖子既成肯又有些滑稽可笑的样子,也就随手将烟接了过来,还没等纪成武把烟放在嘴上,史赖子的火材已经划着了,双手捧着送到纪成武的面前,纪成武只好顺势将烟点上,随即给史赖子拿了少许的外敷之Y,就将史赖子打发出门。

    出门后,看见纪成武转身回屋后,史赖子的脸上露出了狡诈的鬼笑,他为自己的演技感到骄傲,也为自己的成功感到自豪,于是迈开大步、哼着小调向村子西头走去。

    其实,史赖子今天是带着Y谋而来,要说眼睛被人打肿对史赖子已经是家常便饭,每次都是挨J天就自然没事了,今天他的目的并不是看病,而是为后面李红的出场做铺垫。

    原来,史赖子的赌债已经到了无法再推的地步了,用大驴的话讲,那就是非要史赖子的一条胳膊和一条腿的问题,史赖子知道,大驴这帮人是说的出做的到的狠人物,再不想法子凑上钱,那可真是不好说了。这就迫使史赖子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鱼死破的想法,将宝全部压在了李红能够成功的将纪成武击垮身上,这样他就有办法从李红手里拿到钱,这可是保胳膊保腿的钱啊!当然,史赖子的这种做法并没有让李红知道,他是要彻底牺牲两个人的利益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是他今天一早特意赶在李红之前来到纪成武诊所,将那棵带有C情迷Y的烟想法设法让纪成武吸下的真正原因。

    就在史赖子刚走不久,李红就出现在了纪成武的诊所里,由于经过了前两次的诊治和治疗,两个人之间已经减少了许多的客气和试探,李红和纪成武一边打着招呼,简直就进了诊室的里屋坐在了治疗小床上,看着李红那丰易成熟的身影,纪成武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紧紧地跟着李红就来到了床前,由于李红今天又是带着“任务”而来,所以,看见纪成武进来显得很是不自然,尤其是眼神,根本不敢纪成武的眼睛相碰,因此,低着脑袋不敢抬起头来,而这一切于纪成武看来正好相反,在Y力的驱使下,纪成武感觉李红的这种表情是温文尔雅,楚楚动人,这正是他所想往的类型,这时纪成武已经失去了一个医生本Se,完全用一个非医生的动做,直接将李红抱在了怀里,手直接从李红衣领处就伸了进去。

    李红虽然并不在意纪成武再多一次碰她的身子,而是对纪成武的这种做法大感意外;就在李红来的道上,还在犯愁怎样才能使纪成武就犯呢!而目前的情景哪是她想让纪成武就犯,整个是纪成武让她就犯。

    李红本能的用双手将纪成武的手抓住,一面向外拽着纪成武的那只馋猫道:“大紀,你”,话刚说出一半,李红突然看见纪成武手背上深深的J道带有血迹的伤痕!惊讶的将话题一转继续说道:“大纪,你…你受伤了,怎么弄得”?纪成武虽然被Y力C的Yu火难忍,但神智和意识还是蛮清楚的,一听李红问到自己的伤,马上将手上的动作停下来说道:“你还知道问啊!呵呵…,就是为了给你配上那两味缺少的Y剂,昨天去后山采Y,雨后路滑,不小心摔的呗”!纪成武没有说谎,他手臂上的伤真的是昨天去后山采Y时摔伤的,当然,去采的Y也不只是李红的那两味Y。

    李红一听纪成武是为了给自己治病受的伤,心里别提有多不是滋味了,一个和自己并没有多大瓜葛的年轻人,为了医好自己的病,不惜冒着极大的危险去山里采Y,而他将要对这个医救自己的“恩人”进行诬陷,真是天理难容,不仁不义啊!可一想到村长那张宁静的面孔和恶狠狠的样子,又使李红不敢有任何的违抗,他已经陷入了一个极为痛苦的良心自责之中。

    按照和村长订好的计划,李红只要能将纪成武引诱得妥掉衣F,然后大喊一声,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就综前的情况来看,不用李红在施展秀Se来引诱,纪成武自己就能马上主动的将身上的衣物全部妥光,可就当纪成武急切的去解自己身上的衣扣时,李红又伸出手去死死的拦住。

    纪成武停止了动做,睁着两只憋得红红的眼睛不解的看着李红,而李红看到纪成武愣在那里不动劲儿了,矛盾的心理又使她觉得失去了一个大好的机会,恨不能让纪成武再一次开始刚才被她阻止的动作。

    时间在两个人的世界里就像停止了一般,李红那迷茫的目光让纪成武感到激动,就在李红因为内疚而将目光慢慢下垂的时候,纪成武再一次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用手开始撕裂自己的衣F,眼看村长的计划和史癞子的Y谋紲鳙得逞,李红突然像疯了一样用力抓住了纪成武的手臂,这一抓正好抓在纪成武的伤口上,由于李红用力过猛,使纪成武手臂的伤口再次破裂,血水顺着手臂流了下来。

    纪成武在剧烈滇澺痛中清醒了过来,李红也在鲜血的感染下换回了良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