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要挟与恐吓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由于nv人崩漏之症在村里并不多见,所以,纪成武家中并没有治疗用Y的配方全剂,他来到卧室屋外的存Y房,察看了一下,还差仙鹤C和藏红花这两味配方中较为重要的CY,于是,纪成武只给李红开了J副临时消炎止痛CY,有内F的,有外用的,嘱咐好用Y的时间和计量,让李红先回去调养,明天再来取Y。

    李红从纪成武的诊所出来,的确感觉身子轻松多了,经过纪成武用Y水给他清洗了下身之后,也没有先前那么疼了,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情景,李红不由得暇思挂,飞快地向自己家里走去。

    回到家里,李红赶紧着就生火熬Y,想尽快地将病养好,自己总觉得的什么病也比得这种病要强,认为这是一种见不得人的病。

    一边熬着Y,李红一边想着今天纪成武对他的这种做法到底是什么用意,使李红最为想不通的就是:为什么纪成武不跟他动真格的,是嫌弃自己的岁数大?不可能,因为李红自信,自己还没有老的让男人不屑一顾。那就是没看上自己,还是不成立,因为李红自认为自己在村里村外的年轻少F中,还是数一数二的角Se。突然李红“扑哧”的笑了一声,给了自己一个最为合理、最为恰当、最不伤自尊、也是最为可笑的答案,那就是,纪成武这小子在这方面没有能力。

    不过想归想,李红还是对纪成武今天的做法心存感激之情,再想到自己前一次还要陷害与他,心里有些很不是滋味,不管怎么说纪成武今天在李红的心里像一个男子汉的所为,他并没有乘人之危来强迫李红,想到这里李红不禁浑身打了个冷战,他清楚的知道,村长还会让他去再次陷害纪成武的,这个老J巨滑的东西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正在李红聚鏡会神的苦思闷想怎样才能躲过村长的利用她的办法时,身后响起了低音P的声音:“怎么熬上Y了,是谁有mao病了”?

    这一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李红下了一跳,但他马上听出这是村长的声音来,连头也没回,将手中的烧火B向地上一甩,站起身来扭头就进了里屋。

    村长讨了个没趣,看李红没有搭理他,觉得很是没有面子,这要是自己的老婆,早就大发雷霆了,可现在,村长“唉!”了一声,摇了摇脑袋,摆出一副没办法的样子,跟着李红向里屋走来。

    进屋一看,李红脸向内坐在炕沿上,像是很生气的样子,村长就纳闷的问:“这是跟谁呀?生这么大的气,告诉我,我饶不了他”!

    李红一听村长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斜眼瞪了村长一眼,将头有扭向里面还是没搭理村长。

    村长是个见过世面,而且在琢磨nv人心理方面他是老手,不能说是经验丰富,也可以称得上是油条一个了,一看到李红的这种表情,村长心里一猜到**不离十,意识到这事儿一定和他有关。

    村长既然知道怎么利用nv人,当然也就懂得怎样去哄nv人,马上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冲着李红说道:“看来是我又惹着你了,是吧”?

    这会儿,李红沉不住气了,用鼻子哼了一声说道:“你知道就好”!

    村长赶紧上前两步做到了李红的身后,张开双臂搂住李红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什么?”?

    李红气愤地将村长的手分开,向前挪了一大块,厉声说道:“还装糊涂呀?看看你G的好事,要么我熬Y做什么”?李红由于气愤,不分轻重不加解释的说了这些让村长不但听不明白,而且是越听越糊涂的话来。

    村长用手煣了煣自己的鼻子,接口说道:“宝贝,我可不是装糊涂,是真的糊涂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跟我说”?

    李红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话说的是让人听不明白,又看到村长这么温柔T贴的样子,心一蟼愑就软了下来,一切的不愉快立即烟消云散了。

    这回李红将声音降低了八度,低下头来抿嘴说道:“还不是你昨天范疯病,用手把人家给弄坏了”。说完话又将头扭向一边。

    村长恍然大悟!上前拉住李红的手用极其诚恳滇潿度说道:“是这样,宝贝,我真的是没想这样,不是….,我也不知道会弄成这样,都怨我不好,没能控制住自己,真该死…真该死”!说着话村长就抬起手来示意要删自己的嘴巴。

    nv人就是经不住男人的哄骗,看到村长这般诚恳疼ai自己的样子,还没怎么着,李红已经在心里彻底的原谅了眼前这个使他苦不堪言的男人。

    李红一边用手抓住村长抬起的手,一边严肃地说道:“就别再惩罚自己了,你就是将嘴巴打烂了也不能让我了”!

    一听李红这么说,村长本来就没想真打自己的手很自然的被李红抓了回来,要是村长真的要想打的话,别说是一个李红,就是两个李红也未必拦得住。

    既然嘴巴不打了,总的有点其他的表示,村长立即从口袋里掏出50元钱来,往李红手里一塞说道:“拿着,去买些好东西来好好的补补身子”!

    这回李红没有拦着,低着头将钱默默的收了下来。

    村长接着问道:“很严重吗?现在好些了吗??”?说着话就要解李红的腰带。

    李红赶紧用手拦住村长的大手说道:“别扯了,现在还有血呢!”!

    村长又急切地问道:“那怎么办”?

    李红就将今早已经去过大纪那里看病拿Y的事简单的和村长说了一下,检查排“毒”的那部分自然是隐去不说了。

    这回村长显出很关心的样子问道:“他没给你作检查马”?

    李红就知道村长肯定要这么问,所以心里早有准备,接着村长的话说道:“都成这个样子了,还能做什么”?

    李红这句话答的是恰如其分,完全消除了村长的疑虑,村长不经意的点着头说道:“是…是,不可能再碰的”。

    这时李红突然想起外屋还熬着Y呢,立即起身来到屋外,再一看,火也灭了,Y也浴出来了,赶紧用布垫着将剩余的要倒进了碗里放在一边。

    返身回屋,看村长还在那里傻坐着就开口说道:“我这没什么大事,调养两天就会好的,村里的事很多,就忙你的去吧”!其实,李红不是不愿意村长多在这里陪她,只是怕村长再次提出让她做对不起大纪的事儿。

    这话村长听起来到是蛮高兴的,觉得李红能够T贴他很是不易,但今天村长也是带着任务而来,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的老婆对自己大侄子赵明的事儿,打昨晚崔得很紧,除非是睡着了以后,只要醒来,就句句不离这段子事儿,把村长B得简直就想“上吊”。

    可是,眼前李红这个样子,而且是由于他直接造成的,所以村长一时也难于启齿,但又苦于没有其他的办法罍麾决这档子事,思来想去,在老婆和情人之间觉得还是惹不起老婆,于是就Y着头P对李红说道:“上次的事便宜了大纪那小子,没能办成,我想咱们还得趁热打铁,赶紧行动,不然,等生米做成了熟饭就全都晚了”!

    李红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怕什么来什么,就怕村长说这事儿,还是没能躲过!不行,得找个合适的理由推托掉。于是就用很生气的语调对村长说:“你口口声声地说疼我、关心我,可现在我的身子都这样了,你还让我为你去做那见不得人的勾当,你是不是不想让我活了”?李红诚心将语气加重,将话说得很一点。

    看得出来,这是村长显得有些为难,心想:要是从他自己的本意出发,连头一次都不让李红去,可是没有别的办法,对老王家的高度施压没能起到作用,投桃报李至今也没有回音,现在只有想办法整垮纪成武这小子一条道了,而纪成武在其他方面也和他村长犯不上冲突,所以,只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了,可是这种事要是让自己的老婆亲自出马,别说是自己的老婆不愿意,就是愿意村里的人们也不能信呀!

    村长咬了咬牙,用J乎哀求的口吻对李红说:“就算是我求你,再帮我这一次,完事我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

    李红这回是铁了心,回答得特别G脆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再去替你做这种事的了!”!

    村长一愣,没想到李红用这种强Y的语气和他说话,一种男子汉形象被玷污的感觉涌上心头,马上将脸向下一沉说道:“你说什么?还惩脸了不是,告诉你,我这可是看得起你,再说,你平时吃的、喝的、用的都是哪来的?你孩子能够上学是谁给办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到现在你说这种话了,难道你不想让孩子读书了?”?

    村长的一句话捅在了李红的心窝上,李红的整个心思全都放在了这个孩子身上,她指望着将来孩子能够有出息,自己也能跟着沾光,孩子就是她的命根子啊!

    李红的表情麻木了,心里就像是揣了二十五只小耗子,百抓挠心,但是良心的谴责使她无法接受和完成村长的心愿,他茫然、他内疚,委屈的眼泪顺着眼角夺眶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