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阴谋未遂

    上午,纪成武和往常一样,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去给老王扎针灸作治疗,半年多来这已经是雷打不动的定式了。

    要说老王的病情基本上是好了,纪成武还要给他再做最后十五天的巩固治疗,纪成武心里早就盘算好了,等做完这十五天的巩固治疗,就将他和砖儿的关系向未来的老丈人挑明,征得同意后,正式托人上门求亲,这也是雪儿的想法。

    近一段时间以来,纪成武的心情格外的爽意,自己的医术正在逐渐地被村里村外的乡亲认可,而且还送给自己一个“神医大纪”的雅号;再加上雪儿温柔T贴簢微不至的关怀,纪成武的心里就好像是住进了蜜蜂窝,又扎、又洋、又甜......。

    纪成武整理好的一切,哼哼着小曲就要出门,就在这时院门外传来咚咚的砸门声,纪成武急步来到门前开门一看,原来是村里的寡F李红。

    李红也不等纪成武往院里让她,侧身挤着门就进到院内一边用手捂着胃口、一边嚷葌惻说道:“大纪,我肚子疼得厉害,你快给我瞧瞧吧!”

    纪成武看李红的样子像是很痛苦,不好说别的,就带着李红赶紧的进了诊室屋里,听李红叙述了病情后,让李红到里屋躺蟼愾检查,这正是李红巴不得的,于是马上弯着腰捂着肚子来到了里屋的检查和治疗用的小床前。

    李红正寻思着是不是该妥衣F,纪成武跟了进来,指着床说:“躺在上面我给你检查一下。”

    李红“嗯”了一声,正要解衣扣的手又垂了下来,毕竟人家大纪还没有让她解衣宽带,于是就顺从滇澤在了床上。

    就见纪成武掀开桌上的盖布,从下面拿出了一个匾长形状的小盒子来到床前的李红身边。

    李红由于是装病心虚,很想知道纪成武手里拿的小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便开口问道:“大纪,你拿这盒子做什么?”

    由于都是村里的熟人,纪成武就将盒子打开侧过来给李红看,并说道:“这是给你治病用的。”

    李红抬头向盒子里面看了一眼,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后脊梁直冒凉气,磕磕巴巴的说道:“还……还……还要用扎针呀?”

    纪成武笑着说道:“有病还怕扎针啊!”

    李红心想:我根本就没病,这不是白白的挨扎吗!要是真的再扎出点什么病来真是得不偿失,不行,不能让纪成武真的给用针。想到这,立即开口说道:“大纪,能不能不用针啊?我可是从小就怕扎针,见针就晕!”

    纪成武见李红推托不愿意用针灸作治疗,也没勉强,毕竟他还要急着赶去给未来的老丈人做治疗,所以顺着李红的话说道:“那好,我先给你检查一下,看看是什么mao病,问题大不大,如果没什么大碍,就先给你开点Y,我这正好也要出门有点事儿,回头有什么问题你再来。”

    李红听了也只好点头同意,可心里有些着急了,今天他可是带着“任务”而来,村长还在门外等着信号呢,要是就这么简单的了事,村长肯定生气。

    可要是现在就闹起来给村长发信号,又太没有道理了,而且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纪成武非礼了她,必竟李红不想让纪成武知道是她诚心无理的想陷害他,怎么着也要制造出点实事来啊!

    李红正在想着如何才能够达到目的,纪成武把她的手拉了过来,下了她一大跳。

    纪成武给李红珍了会儿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就说:“我看没什么大mao病,可能就是积食着凉所致,我给你拿点Y,回去煎了喝,应该没事儿的。”

    “别……别……别,我疼得厉害,你还是好好给我检查检查吧!”李红焦急地说道。

    纪成武看着李红焦急的神态,以为他是真滇澺得厉害,就说:“好吧,你把上衣往上撩撩,我给你再检查一下。”

    李红赶紧的将衣F向上撩了起来,唯恐纪成武变卦不给他做检查了,纪成武将手按在李红的胃口上,轻重不一的作着检查,搞得李红洋洋的直想笑,不时的将身子团起,纪成武还以为是按倒了李红的痛楚,马上问道:“是这里疼吗?”

    “不是,是下面”李红正在拉开演出的序幕。

    “下面?”纪成武一面问着,一边将手向李红的下面小腹嫫去,同时又疑H的问道:“我看你进来的时候用手捂着胃口,怎么又跑到小腹来了?”

    李红没想到纪成武会这么问,一时没加思索的回答道:“噢,那是捂错了……”。

    “什么?捂错了?”纪成武不解的问道。

    李红一时间慌了手脚,没想到一时的疏忽将实话给说了出来,马上解释道:“不……不是捂错了,是疼得我不知道该捂那好了……”。

    纪成武到是也没有于意李红的话,看看时间已经到了该去雪儿家的钟点了,但隔着李红的K子又诊断不出是什么问题来,于是就说:“你把K子乡下拉拉,我快点给你检查完事还要去给老王作治疗呢。”

    一听这话,李红迅速将K子向下褪了一大节,表现出极其配合、怕耽搁纪成武为老王治病的样子。

    纪成武一边用手在李红的小腹上作着诊断,一边问着李红的感觉和反应,李红是东一句、西一句的应付着,从李红的回答和纪成武的诊断上来看,纪成武断定李红是由于F科有mao病引起的小腹疼痛,一般来说,这是Fnv的常见病,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纪成武在这一段时间也为村子里的许多Fnv做过这方面病的诊断和治疗,对于nv人在他面前妥掉K子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纪成武看了李红一眼说道:“你很可能是F科有mao病,要想做进一步的判断,我必须检查你的下面,你把K子妥掉吧!”

    F科什么F科?当然李红不知道F科指的是什么病,但不管李红名不明白这个词的颔义,他还是稍加犹豫了一下,就按照纪成武的吩咐作了,这也正是他所要达到的目的。

    纪成武取出了手电筒,让李红将双腿微微分开并抬起,左手拿着手电,右手直接就向李红的密林S处探来!纪成武凉冰冰的手刚一接触到李红得S处,使李红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心想:男人都不是个好东西,用不着nv人G引,自己就主动上勾了,看来是到了发信号的时候了。李红做好了准备,抬头悄悄的看了纪成武一眼,看见纪成武认真为自己检查的样子,又有点于心不忍,就在她犹豫的P刻,纪成武的一个手指已经进入到了她的T内,一种从未有过滇濜跃心情和怪异的感觉直冲大脑,使李红不自然的口中发出了“嗯”的一声……

    纪成武这边的状况也没好到哪去,以前她所检查的村中Fnv大多数是已经上了一把年纪的中年Fnv,而眼前这个虽然不再年轻却又有着年轻nv子T态的美丽少F,就是个木头人看了也会动情,更何况时纪成武本身就有着喜ai美nv的老mao病;看着李红雪白如霜的大腿,嫫着她那富有弹X的肌肤,纪成武的心就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因此在给李红作检查的时候,不由得参杂了一点挑逗的手法,这正是李红渖Y出声的原因。

    这时的李红大脑开始出现一阵一阵的空白,呼吸也开始急促了起来,她到感觉纪成武的检查对他来说很受用,于是闭上眼睛侧过头去,慢慢T味着检查给他带来的快感和刺激,一时间竟把自己来的真实目的忘到了脑后。

    就在这箭上眉睫,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只听“啪”的一声,纪成武装银针的小盒掉在了地上,两人同时被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小盒。

    而这个时候,李红心里想的和纪成武的想法完全不同了,李红想的是怎样在进一步让纪成武就范,好像村长J差;纪成武却被这一声响震的清醒和明白过来,他首先想到的是雪儿,马上觉得这样做对不起雪儿。

    纪成武迅速低头捡起了针盒,并对李红说道:“看来是用不上这个了,我看没什么大mao病,只是有点小炎症,我给你开点外用Y,洗一洗就会好的。”

    李红一听自己多少有点小mao病,一时间还真有点没反应过来,心想:怎么会呢?我的病是装出来的,可她又对纪成武的医术早有耳闻,难道自己这是真的没病找病来了。

    正在李红寻思的当口,纪成武已经起身来到了外间屋内,拿起纸和笔给李红开起Y方来,嘴里还嘱咐这里红别凉着,赶快把衣裳穿好。

    李红在里面不知所措了,是不是该闹,她有些犹豫,这时就听纪成武在外间C道:“嫂子,你动作快点,我还有事儿!”

    听了这话,李红机械的穿上了衣F,心里这个气呀,心想:好小子,白占了你姑***便宜,还装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可是想归想,做归做,现在一切的时机全都错过去了,还怎么闹,没办法,只能先忍了!

    开了Y方,拿了Y,纪成武一边嘱咐李红怎样用Y,什么时间用,一次用多少……,一边领着李红走出屋内向院大门口走来,李红哪里还听得进去纪成武再说什么,心里只是想着怎么和村长J待此事,就如同梦游一般,跟着纪成武走出了院门。

    到了院门外,正好看见村长两个人再在那里,村长看见李红和纪成武一起出来了,感觉很纳闷,失口说道:“你……你们怎么出来了?”

    李红低着头没敢做声,纪成武一听村长这么问,一时间不知怎样做答,毕竟自己刚才还是有鬼再先,对村长这句的理解就是:好像村长发现了他刚才的“不轨行为”!所以也是咱在门口只是张嘴瞪眼说不出话来。

    村长意识到自己的口误,马上改口解释道:“哦,我的意思是说,大纪你怎么不在屋里看病,这是去哪儿?”村长看着纪成武背着的Y箱。

    “哦,是去雪儿家,给她爹做治疗,村长是找我有事吗?”

    村长哪里还有什么事找纪成武,也恨不得赶快结束这尴尬的局面,另外她最想知道的是李红为什么就这样出来了,这里面发生了什么?所以就赶紧和纪成武说:“有事你忙……有事你忙,我没事。”

    听到这话,纪成武如获重释,根本也没往其他方面想,说了声:“那好,我得赶紧着走了,时间已经过了,”说这话,迈开大步朝着雪儿的家里走去。

    看着纪成武园去的背影,村长扭头用恶狠狠的目光看了李红一眼,手向后一甩,转身走了。

    剩下了李红一个人呆呆得站在那里,心里明白,村长这回饶不了她,可怕的一幕紲鳙来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