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恩将仇报(中)

    但凡是懒散的人都是钻空子的高手,他们的投机意识远远要强于其他人,既然李红和村长的润事让史癞子误打误撞得碰上了,史癞子怎么会让这难得的机会白白的L费掉,他已经想好了怎样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当然,他最终的目的还是想收刮点钱财,可他绝不敢直接了当的去用这事儿要挟村长,史癞子还没有傻到那种地步,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村长就是当地的土皇上,谁要是得罪了他还在村里混不混。

    史癞子CC吃过了午饭,出了家门直接就向李红家走去,来到李红家门口,看见院门并未锁着,于是他稍加调整了一下思路信步走进了李红家院门,同时捏着嗓子喊着:“家里有人吗?“其实他用这么大声音喊叫也是为了“一喊两得”,一是壮壮自己的胆子;二是试试屋内有没有其他人在。

    史癞子的喊声刚落地,屋门口就出现了一位年轻貌美、身材苗条的nv人,史癞子认识,这个T态丰满、让人痴迷的nv人就是李红。

    李红走到门口看见来人是史癞子,眉头皱了皱,心想“准没好事”。

    李红特意没迎着史癞子走过来,转身走向晾衣绳,一边收拾衣F一边问道:“你来G什么?”

    “没事我就不能来吗?”史癞子卖关子地答道。

    李红看也没看史癞子一眼反口说道:“就怕是你这一来我这属J的又要倒霉了!”

    李红可是全村有名的快嘴巧F,村里没有J个人敢跟他斗嘴。

    史癞子也不傻,听得出来李红的话音,心想:“好啊!还敢挖苦本少爷,那本少爷当H鼠狼子,哼!一会儿有你好看,不给你来点正格的你是不知道马王爷三支眼,”于是G咳了两声拿腔作调地说道:“难道你这里只允许村长来吗?”

    “啪”的一声,李红拾衣F的右手一抖,衣F掉在了地上。

    史癞子一看说的话奏效了,马上来了鏡神,跟着说道:“还用我在提醒你点别的吗?”

    李红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故作镇静地说道:“村长去谁家都是正常的啊,到我这来也是关心群众吗!”

    “关心群众?对……对……对……我看是关心到炕上去了吧”史癞子已经急不可耐的将话题切入到主题了。

    “你可别胡说八道,血口喷人啊!”李红正颜厉Se道。

    史癞子向前走了两步道:“谁在胡说你心里最清楚”说着史癞子用手拍了拍李红的肩膀。

    李红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厉声说道:“放规矩点”。

    “哈哈哈……”史癞子仰头大笑,这笑声有点让李红发mao,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而李红偏偏是心理有鬼,于是就像孩子犯了错误一样的低下了头。

    史癞子注意到了这一微妙的变化,心中有了数,他改变了来时的初衷想法,一个更加大胆的计划在他脑海里形成。

    他紧跟一步更加大胆的用手轻轻的挨了李红的脸一下,说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末为,你要不想让此事张扬出去的话,那就今晚在家等着我,咱再好好地谈谈,我现在还有要紧事得办”说完华转身就向院门外走去。

    李红嘴角chou了Jchou,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看得出来,他有点犹豫不决。

    史癞子走出李红家,在村里转悠了一大圈,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他那里有什么急事、要事,这是他特意临时编出来的理由,是为他下一步更加无赖的计划找的推托之词儿罢了。

    到了晚上,史癞子如时来到了李红的家院外,当他看到李红家大门紧闭的时候,不由得心里又气又虚。

    气的是李红竟然有胆量让他吃闭门羹;虚的是如果李红真的抱着鱼死破,破釜沉舟的想法,这是还就真得不好办了,虽然当着李红的面他表示如果李红不答应他滇濙件,就将此事公布于众,但,毕竟这里面有村长在内,他可不想无故得罪村长啊!

    史癞子在门口咳嗽了两声,沉了一会儿,正在犹豫是否砸门,院门“吱”的一声“自动”打开了,接着只听门内李红说道:“快进来,别让别人看见”,见到这阵势,史癞子心里那个美呀,看罍黢晚有戏!

    进到屋里,只见李红已经将孩子安排好睡觉了,看来他是不想在孩子Y小的心灵中留下任何的污点。

    “坐吧”李红的语调相比旗下午显得客气多了,转身给史癞子还到了一杯水。

    史癞子在接水杯的时候,顺势嫫了嫫李红的小手,李红本能的将手迅速向后缩了一下,差一点将水杯掉在地上。

    李红是一个聪明nv人,虽然他不知道史癞子都知道了什么,了解到有多具T,但,仅平他知道她和村长的关系不一般这一点,就没有对史癞子不客气的道理了。

    “说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其实村长平时也是看到我孤儿寡母的不容易,市场的来看看,这也是一村之长职权范围之内的事呀!”李红试探X的狡辩着。

    史癞子通过刚才李红对他的温和态度看出了李红的心思,看来李红还是心里没底,今晚的美事肯定不用费吹灰之力就能成。

    可是史癞子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李红何许人也!

    经过了这些年的风风雨雨的磨练,她对人事J往不再Y稚,特别是对于男人的了解有了更多的心得,她之所以对史癞子表现得非常客气的举动,那是以先理后滨的的姿态稳住史癞子,让他不好意思提出更加过分的要求。

    史癞子这时开口了:“别在揣着明白装糊涂了,昨晚村长在你这里做了什么我都一清二楚,还用我把具T的细节说给你听听吗?”

    经史癞子这么一说,李红心理存在的一点侥幸心理也破灭了,没办法,只能看看下面史癞子会提出什么样滇濙件了。

    定了定神,李红勇非常客气的口吻对史癞子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史癞子从鼻腔中发出一声“哼”的声音,用非常惊讶的表情反问李红道:“这难道还用我说吗?你大概不是愿意这是让全村人都知道吧?”

    “那你要是不说谁又能知道呢?”李红用J乎让史癞子听不到的细微声音说道。

    史癞子哈哈……哈哈……的G笑两声道:“那就你怎样表示了?”

    李红显得有点不耐烦了,本来这时就够让她窝火的,再加上眼前是来自YY怪气的腔调,使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恨不得上前chou史癞子两个响亮的嘴吧心里才舒F。

    可眼下这时她不敢,真怕事情搞大了没法收场。

    李红收起了笑容,用十分严肃的表情对史癞子说道:“你一个大男人说话吞吞吐吐的,有什么条件你直说,但是别打歪主意,我们只能做金钱J易。”

    史癞子没想到李红会来这一首,本来他以为会很顺利的将李红制F,顺顺当当地成他的美事,可现在李红完全改变了口风,让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李红生气严肃的表情更加可ai动人,史癞子看得更是心发洋,她咬了咬牙直接说道:“钱我不要,就要你的人。”

    其实李红早已有心理准备,史癞子突出要晚上来她这里,她就意识到这家伙绝没安好心,但是现在听见这话从史癞子嘴里亲自说出,而且说得那么自然,与其那么肯定,着实让李红吃了一惊。

    李红“嗖”的一下站起身来正言厉Se道:“你想都别想,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随便的人,给你点零花钱还不行吗?”

    话说到一半时,李红已经显得底气不足了。

    听话听音锣贯濤声,史癞子和等机灵,立即从李红的花中察觉出点动态,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她懒洋洋的起身说道:“看来你是不想在村里混下去了,那我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史癞子使出了杀手锏。

    李红一是语塞,不知说什么好,呆呆得站在那里,史癞子心想看罍黢晚不来Y的是不行了。

    史癞子跨步向前顺手搂住李红的腰做到了炕上,李红下意识的用胳膊肘向外乡推开史癞子,并急切地说道:“别这样,不然我可喊人了!”

    这句话要是用在别的男人身上可能很管用,可今晚李红碰上的是史癞子,经李红这么一说到也提醒了史癞子,接着李红的话说道:“对……对……对……快点喊,我史癞子早就臭名远扬了,难道还怕再多丢一次人、显一次眼,更何况还有你这漂亮的小寡F陪着一起丢人,哦,对了,村长也有一份”。

    史癞子嘴上说着,手也没闲着,他右手搂着李红的腰,左手直奔李红的领口就要去解衣F扣子,李红则用右手死死的抓住领口不放,当听到史癞子这句话后,李红的身子有些发Y,攥领口的右手也有些发软,反映也迟钝了许多,就在这时史癞子的手已经从李红的领口钻了进去,直奔她那两座小山峰……

    李红的反抗越来越显得微不足道,力不从心,整个热已经全被史癞子所控制,史癞子双手不停的在李红上半身游走,李红只是象征X的扭身躲闪了J下,就完全由史癞子所为了……

    就在史癞子妥去了李红的K子,将那P密林深处的一点红完全展现在史癞子眼前的时候,李红将头慢慢的扭向了炕的另一侧,整个身子也随之软了下来,史癞子看见这想望已久滇濔甜美人已完全屈F在自己的眼前,一种满足和从未有过的自豪感促使史癞子急不可耐的奔向那两腿之间的悠悠小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