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恩将仇报(上)

    转眼半年的时间过去了,纪成武和砖儿的感情已经如同炽热的火焰山一般,在这半年里,纪成武在自己的家里正式挂起了行医诊所牌,在ai情的鼓动下,人也变得勤奋聪明了,他家一共有四间瓦房,它将两间正房腾出来当作诊所,外间是接待、看病用房,里间是治疗和检查用房,其他两间一间是卧室,一间是Y房,院内清扫得GG净净,物品摆放得井井有条。

    来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附近十里八乡的村民已经都知道了纪成武的医术高明,所以,有很多的病人是跑很远的路来找纪成武看病的,雪儿看到这种情形心里非常高兴,这段时间里,由于诊所实在是很忙,雪儿有空就过来帮着纪成武G点力所能及的活。

    这天,纪成武和砖儿忙了一个下午,刚坐下来吃饭,门口进来一人,纪成武抬头一看原来是史癞子,手里还提着两瓶酒,见到纪成武将手里的酒举得高高的,点头哈腰的说道:“大纪,上次真是亏了你的,今天我是来答谢你的,这酒你收下,留着慢慢喝”。

    说着话来到了桌前,看见满桌的菜口水差点留下来马上说道:“正好,来咱哥俩现在就喝两盅”史癞子不客气地说道。

    纪成武立刻站起身来说道:“我不喝酒,你还是拿回去自己喝吧”。

    史癞子找了个没趣,扭头见了一张俊秀清雅的美丽nv人面孔,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世上竟然还有这么标致的nv人,虽然他对雪儿的名字并不陌生,但是没想到现在的雪儿出息得那么漂亮,于是一边向外走一边做着鬼脸不怀好意地对纪成武说,兄弟真是艳福不浅啊,纪成武也没答话,史癞子没趣地走出了院门。

    俗话说,猫有猫道、狗有狗道,你别看在村里一提起史癞子大家都从鼻子里面出音儿,一直就是一个nv人瞧不上,男人看不起的小人物,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在村里还有一个寡F情人呢!

    提起这事,还要从这年春节说起,由于冬底下村里人没有什么农活可G,平时打打小麻将,搓搓纸牌什么的就成了家常便饭。

    正月初五的晚上,史癞子和J个哥们喝酒玩牌输得一塌糊涂,回家的路上,路过村里的李红家,李红今年27岁,丈夫去年刚去世,留下一个8岁的男孩,日子过得很是艰苦,但最近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从她的穿妆打扮上看,好像是日子过得蛮富裕的。

    史癞子今天输钱输的口袋鏡光,觉得一个寡F好对付,就想嫫进去随便顺点什么东西,好换点钱用,于是史癞子借着酒劲越过院墙轻手轻脚的向屋内模去,刚走两步马上就停了下来,俯身蹲在原地,原来刚进来的时候没注意,这都半夜将近12点了,从李红的屋里仍然透出一丝微弱的灯光,看来是还没有睡下,史癞子心里开始打退堂鼓了,别繙鼬院前想得挺好,可到了关键时刻还是心里发mao、腿发软。

    “骂的,真不走运,老天一点也不帮忙”史癞子心里埋怨着,转身就想翻墙出来,可就在这时,屋里的李红说话了:“你要是走,以后就别再来”。

    “妈呀”史癞子差一点坐在地上,脑子一P空白,酒劲也吓醒了多一半。

    “完蛋了….完蛋了”让人家发现了,史癞子站在墙边连头都不敢回了。

    这时屋里的李红又说话了:“口口声声的说最疼我,来一下就要走,平时我是怎么对你的,真是没良心”。

    史癞子这会儿缓过点神儿来了,感觉屋里的李红不像是在和自己说话,于是大着胆子转过身来,结果院内空荡荡的,屋里的门关得严严的,没人看见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史癞子有点纳闷,就在这时屋里又传来了低音P的声音:“好了、好了你别哭了,大过年的多不吉利,我不走了还不行吗”。史癞子完全听清了,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史癞子马上来了鏡神,平日里他是对这种蕚愵为关心,并且是最能传播这类小道消息的人,他已经明白了是寡F在偷情。

    可里面的男人是谁?遇到了这种事,史癞子可比偷东西的胆子大多了,他迅速来到了窗根底下,侧耳仔细地听着屋内的动静。

    只听屋内的男人继续说道:“宝贝,我可是真心地喜欢你,这不是,这两天家里的盯得紧吗。”

    史癞子听着这个声音很是熟悉,是他,一定是他,可是还不敢完全肯定。

    这时就听李红说道:“你一个一村之长,连一个nv人都斗不过,一提她我气就不打一处来”。

    “啊!是村长,没错!就是他”史癞子的判断是对的。

    沉了一会儿,屋里的灯灭了,史癞子赶紧将身子又往下蹲了些。又过了P刻,屋内好像什么动静都没有了,史癞子轻轻地将身子抬高,慢慢地将耳朵贴在了窗子上,这时清楚滇濤见屋内男nvJ错的喘着大气,不时地还传来“嘬嘬”的声音,史癞子是过来人,知道下一幕紲鳙发生什么,他开始兴奋,更显得紧张,身下的物件开始有了反应,整个身子在不停的抖动。

    他又微微的调整了一下位置,屋内动动静开始越来越大了,史癞子清楚这是大戏开演前的关建一步“去掉零碎”。

    之后,屋内是死一般的宁静,过了好一会儿,就听李红“啊的一声”开口说道:“慢点,弄疼我了,”

    紧接着村长的话音就传了出来:“嚷嚷什么,又不是头一回了”。

    接着屋内在稍事停顿后,又传来了李红的声音,这回既不是责问,也不是哭泣,是nv人天生具有的一种本能,一种nv人独有的在床上“唱歌”的方式

    屋内nv人的“通俗唱法”独成一派,技艺高超,不但透着年轻nvX的甘甜之美,而且还有着成俗nv人的缠绵之声,高低起伏,缠绵不绝。

    屋外的史癞子随着这优美动听的旋律,人也已经被推上了天,喘X之声不断的加粗,要不是屋内的人这时正在专心致志的在做事没有耳会,史癞子的牛喘之声决不逊Se于屋内的“演唱者”。

    屋内随着nv子以绕梁三日花腔般的声调结束了这场别开生面的“演唱会”,屋外的史癞子整个人也虚妥般滇澅坐在了窗沿底下。

    史癞子如同梦游般的回到自己家里,媳F已经和孩子睡下,对于史癞子的这种半夜回家的现象媳F早已经是习以为常,要是在平时,史癞子会悄悄的爬上炕,然后蒙头大睡,可今天不一样,他的动作非常大,生怕吵不醒自己的媳F。

    其实,每次在他半夜回家的时候,媳F都知道,只是不愿意嗒理它罢了,今晚媳F也觉得史癞子和往常不同,有些反常,于是就扭过身来想看个究竟,还没等他看清,史癞子已经是气喘如牛的扑在了媳F的身上,这让史癞子的媳F着实的吃了一惊。

    大约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夫Q两人在这方面的事儿上,已经都是史癞子的媳F主动了,而且就算是有的时候媳F表现了主动的需要,史癞子还经常的乱找一些理由来唐塞和回避,今天这是怎么了,媳F如同仗二的和尚嫫不着头脑。

    “别吵醒了孩子”媳F一边配合着史癞子的行动,一边嘱咐,史癞子这时已经如同F情的猛兽,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策马扬鞭直奔主题。

    当史癞子进入到了媳FT内的时候,媳F感觉到了很长时间没有感觉的坚挺和充实,也顾不上想原因为何了,双手抱紧自己的丈夫一起游荡在人生的快乐王国之中。

    第二天,史癞子一直睡到了中午还没有起床,媳F已经做好了饭菜,进屋来轻声细语的叫醒了史癞子,史癞子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看见媳F面带红晕、微带笑容的脸庞,感到了媳F的温柔和T贴,回想起昨晚和媳F的“暴风骤雨”,史癞子心里顿生感慨:“看来自己的nv人也需要经常的ai抚、耕耘和浇灌”。

    看见史癞子已经醒来,媳F转身出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是来自并没有马上起床,躺在炕上,昨晚的偷听场面历历在目,“通俗歌曲”时时回响在耳边,心里还有一G不明的醋意在燃烧,“娘的,村长真有艳福,李红虽然算不上一流的美nv,可也是身材标志丰满,T态轻盈亮丽的漂亮成熟nv人”,史癞子心里这么想着,暗自为自己的无能伤悲,突然间,他眼前一亮,一个大胆有刺激的想法转入了他的脑海。

    从炕上坐起来,史癞子深深地伸了个懒腰,常常得出了一口闷气,脸上露出了一丝狡诈诡异的表情,他为他的猎捕计划感到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