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前途无“亮”

    六月滇濎空抹上一派均匀的蓝Se,只有一朵白云悬在天际,似动非动,似散非散。微风不兴,晴光和煦空气就如刚挤下的N汁那么新鲜!

    云雀鸣声悠扬;吃得鼓起脖子的鸽子咕咕叫个不停;燕子默默地穿梭飞掠;马儿打着响鼻,嘴里不停地咀嚼;狗温顺地轻摇尾巴,不声不响地站着。

    空气中散发着烟火味,青C味──淡淡的像松焦油的气息,又有点像水果味。大麻长势正旺,散发出浓重然而悦人的气息。

    深深的峡谷,坡度却并不陡。爆竹柳排成数行分布在两边的坡上,它们的树冠像顶着一个个大脑袋,树G向下分裂成道道裂缝。一条湍急的溪水流经峡谷。水光潋滟,水底的小L石看去似在瑟瑟颤动。在远方,天地合一的尽头是一条蓝莹莹的大河。

    峡谷里,一边排列着整洁的谷仓和门户紧闭的小栈房,另一边排列着五六间木板盖顶的松木小屋。其中峡谷的尽头有一个连三间的大院栈房,显得格外抢眼。

    房子的主人叫纪成武,是村里有名的神医,也是大家都知道的“Se医”;由于他为人朴实善良,心眼又好,还有一身行医治病的好本事,所以村里人对他的一些不检点的行为也就不那么在意了,大家都亲切的称呼她为“神医大纪”。

    说起纪成武村里人都知道,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村里有名的不务正业的L荡公子,由于父亲在村里行医多年,是附近村里有点小名气的乡村土医生,所以纪成武的家境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裕户,看着自己的儿子整天的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纪成武的父亲心急如焚,于是就托人烦撬的把儿子送去当兵,目的也是想让孩子锻炼一下,希望能让部队好好的管教一下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老人的钱白花了,心思也白费了,在纪成武当兵的第二年,就被部队开除送回老家,还背了个处分,原因是和部队的两个城市兵一起调戏Fnv,虽然没有屿成事实,可部队就是部队,就这样,纪成武不得已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他的父情也因为此事一病卧床不起。

    纪成武也不是一个没有良心的人,看见自己父亲为自己病成这样,做人也就收敛了许多,由于父亲生病卧床,但来看病求医的人仍是络绎不绝,他就担灯凁了替父亲开方抓Y的职责,别看他平时懒散惯了,但是人挺聪明,一来二去对于医道有了初步的了解和认识,再加上父亲看到这小子已经是彻底的没有其他的指望了,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能够混上一口饭吃,不至于在自己过世后饿死,也就有意识地将自己平生所学传授给他,就这样半年后她也能出诊为病人看病扎针了,好在这小子聪明好学,维人也比较厚道,再加上村里又没有其他的行医之人,所以一来二去的就被村里的人们接受了。

    按道理这日子就应该这么顺理成章的过下去了,可是活该有事,一天村里的一对年轻夫F来找他看病,男的叫来福,Q子叫秀珍,别看是偏远的农村媳F,可是小模样长得是挺可ai,弯弯的眉mao、圆圆的脸,白N的P肤、瘦小的身材,别看个头稍矮了点,但更显得袖珍可ai,完全是一种古典的美。

    其实秀珍就是患了感冒,浑身无力,咳嗽得很厉害,开F汤Y就可以解决问题,可是这小子一看美人,就起了Se心,他先是诊脉,又是看舌的,折腾了半天,想出个词来,说是这个病是由于内火攻心所致,非拔罐子治愈不了,小两口半信彪疑,非要问一下老纪,就是纪成武的父亲,结果还真的让这小子给蒙着了,他父亲也说是这个病因,于是,小两口就认可了,接下来纪成武就开始行使医生的权利了,先是让秀珍趴在炕上,将上衣撩謧愵上端,在比较封建的农村罍鞑,这已经是有伤风俗了,可是为了治病,再加上纪成武的吓唬,说要是不及时医治,就会落下病根,一咬牙,来福也豁出去了,让媳F按照纪成武的要求去做,纪成武这下就更来神了,他已经在父情的指导下能够较熟练的为病人拔罐子,因为这手活在农村是经常使用的最普通、最常见、最见效的一种治疗方式,所以纪成武早已练熟,开始他还是按照程序非常认真地为秀珍上罐子,看见来福和秀珍并没有什么反应,胆子也就随之大了起来,他开始用手触嫫袖珍的后背,并问这里疼么,那里酸么,直嫫的秀珍浑身麻SS的,后背不断的向上躬起,在一旁的来福看见自家媳F这个样子,心里很是不舒F,于是就假装的咳嗽了两声,纪成武也随之收敛了过分的动作,可是过了一会,纪成武又借检查罐子为由,在秀珍的背上开始嫫索,在来福看得见的一面的手显得很规矩,可另一侧的手却已经向秀珍的侧T滑去,并逐渐的嫫到了秀珍的**侧面,袖珍一个农村Fnv那经过这种场面,纪成武的手刚一触到秀珍的**右侧,秀珍不由得浑身一震叫出了声,旁边的来福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问秀珍怎么了?秀珍这时已经半侧起了身子,只是张着不出话来,而纪成武虽然是当时Se胆包天,但是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事端,也木在了当场,这就要说纪成武年轻没有经验的地方了,这样一来,本来没有什么大事的问题,给来福的感觉就是纪成武调戏了他的媳F,这下,来福可就不绕了,上来纠住纪成武的脖领子就是一拳,这时纪成武清醒过来了,急忙脸侧一躲,拳头察着脸P而过,即成武那吃过这个亏,以前只有他欺负别人、打人的份,况且一米七八的身高,又在部队锻炼过两年,来福不到一米七的T形那里是他的对手,J个回合下来,来福就被纪成武给打的鼻子流血,眼睛红肿,败下阵来,可是打架胜了未必就是英雄,接下来是事情可就麻烦了,来福小两口不但不G,来福的父母也找上门来不依不饶,而且这种事情大家往往是同情弱者,都认为纪成武不但占人家媳F的便宜,还打了人家丈夫,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最后是纪成武既给人家赔了钱,又落了个名誉扫地,没脸见人的局面。

    出了这种事情,在农村传的是非常快,而且是越传越邪乎,到后来再回到纪成武父亲耳朵时,已经是成了纪成武把人家的媳F给糟蹋了,老爷子气的一口气没喘上来,一命呜呼了!

    经过了这件事,纪成武在村里的名声更是名誉扫地,他成天把自己关在屋里不敢出屋,好像是一出屋就有人指着他说三道四,这时候的纪成武已经是无路可走,就像是陌路来临的感觉,纪成武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吃了很大的亏,于是报F的萌芽就从这时深深的埋在了纪成武的心里,这也就引发了后来纪成武设计报F来福并把其媳F搞到手的祸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