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二第五章:美nv医生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急诊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李香萍母nv急忙从林越的身上起来,擦了擦自己的泪水。李香萍成熟中带着娇美,王瑶青春中带着琇涩,一个如牡丹丰腴,风韵十足,一个似荷花,亭亭玉立。

    这对母nv花和林越急急地站了起来,问出来的医生,“怎么样?”

    带头的医生叹了口气,“病人的血栓已经非常严重,现在清醒了过来,但是”

    “但是什么?”李香萍和王瑶一听,脸Se就变了。

    “但是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最多不过一个星期,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吧?你看是转到住院部还是回家?”这位中年医生问的很详细,一般来说,没有希望的病人,很多家属会选择回家,见亲人的最后一面。

    “不,我们住院,有一丝的希望,都不能放弃,求你了,大夫!”李香萍的选择毫不犹豫,叫林越看得直点头,住院就意味着这本来不富裕的家庭又要有一大笔的开支,而且无希望,但是李香萍还是选择这么做,看来真是个重情义的好媳F,这样的nv子,实在是太难得了。

    那医生也点点头,赞许地看了李香萍一眼。

    安排好了病房,老人沉沉睡去,林越三人才长长出了口气。病房是双人间,但里面没有其他病人,所以李香萍拒绝了林越找旅馆的建议,说自己母nv俩在旁边的床上挤一晚就行。

    林越点点头,也没有勉强。

    “那你怎么办?林越哥哥?”王瑶心说,林越哥哥不会簢们一起睡在这里吧?想到这个“睡”字,小姑娘的脸又红了,心扑通扑通直跳。

    “呵呵,我家就在秦州,我还能没地方住啊”林越嫫了嫫王瑶的脑袋,小姑娘似乎很享受这种抚嫫。

    “那你赶紧回去休息吧,今天真是多亏你了。”李香萍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对林越笑了笑,说出了憋在心里恨久的感谢话。

    “姨,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还不好意思呢,我家是在是没多余的地方,要不就叫你们住我家了”林越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家三个房子四个人,正好。

    李香萍替老人掖了掖被角,“林越,你说哪的话,麻烦你已经够多了,怎么还能在麻烦你父母呢。你赶紧回去吧。”

    林越看了看表,十一点多了,也就不在说什么,把Y要送自己的李香萍母nv推进房间,关了门,这才离去。

    李香萍和王瑶坐在床边,看着病床上的老人。相互依偎着,都没有说话。

    李香萍想到了林越对自己的种种帮助,从第一次见他,她就背起了自己,然后,J乎自己每次有困难的时候,都能得到林越的帮助,今晚,他又替自己J了住院的押金。这份恩情,真叫F人不知道如何报答。

    美F人忽然想到了林越对自己的“mao手mao脚”,心说自己都“一大把”年纪了,没想到还引得这mao头小伙子这般。哎,他要是看得上自己的身子,自己就

    正想着呢,门突然开了,只见林越又走了进来,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

    笑着对疑H的母nv说“我去外面买了点粥,要是老人家醒来,肚子饿了,王瑶,你就拿到护士站那个地方去热一热,那个地方有微波炉的。”

    王瑶乖巧地点了点头。

    “里面还有其他的一些吃的,你们要是饿了就吃点。”林越又对李香萍说道。

    这美F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中全是感激。

    把东西放下,林越又看了看这对母nv,“这次真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说着毖自己的电话号M告诉了王瑶。“对了王瑶,你不要担心,明天已经打电话给马校长,他认识你们班主任,已经给你请假了。”

    J代完一切事情,林越才走了出去。

    王瑶看着已经关上的门,不知道怎么地,忽然觉得林越不像是自己的哥哥了,而像是自己的父亲,他的怀哀是那样的温暖,对自己和妈妈又是那样的T贴关心。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自己记忆中已经凝的关于父亲的记忆又活了过来。只不过是父亲的样子换成了林越。

    林越当然不知道自己被人凭空想老了十J岁。他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一下今晚的事情,说自己要回家。

    打完电话,下楼梯。正准备给MM发个短信的时候,转弯的时候,迎面忽然过来了一个人,林越低着头,对方好像也低头看着什么。两个人就这样碰在了一起。

    “唉”那nv子一声娇呼,身子向后仰,眼看就要摔倒在楼梯上。林越已经反应了过来。一个箭步上去,牢牢地将那个nv子抱在了怀中,避免了对方摔倒。

    那nv子本来以为自己会摔倒在楼梯上,碰个头破血流的,没想到却被这个年轻的男子一把抱住了。她这才轻轻地出了口气,不禁抬头去看对方。

    眼前的男子器宇不凡,丰神俊朗,脸上的线条如刀刻一般,比例十分完美,嘴角正带着一丝的微笑,明亮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林越也正在打量对方。

    一身雪白的医生F,高耸入云的X前有个红Se的小牌子,“实习医生”。再往脸上看,一对会说话的大眼睛正看着自己,清澈动人,眉mao细细的,长长的。的瓜子脸蛋上没有一点瑕疵,白N光洁的鼻子像是玉石雕刻的一般,可ai的鼻孔正对着自己。微厚而的红滣正轻轻张开,吐气芬芳如兰。

    优雅的脖子像天鹅一般美丽,乌黑的青丝从头后面散下来,落在了林越的胳膊上。

    林越看到这里,却已经是呆住了。

    这彷佛得大自然钟ai于一身的美人,竟然是她,难怪。

    “是你。”那nv子也认出了林越,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

    “还不放开人家。”美人娇喘着说道。

    “哦”林越这才发现,自己只顾得发呆,怀里还抱着美人的娇躯。急忙松开了手,扶她站好。

    林越心中闪过了无数的话语,百转惆怅,林越本来已经忘记了对方。没想到,这一见面,才发现,她就像是一道伤,永远在自己的身上,忘不了,去不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