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一第九章:亲嘴儿

    林越走在前面,进了商店,赵桂香紧紧地抓着他的胳膊,只把头探出来,小心翼翼地看着。《+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商店的灯光有些昏暗,林越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老鼠,而且也没有听到有什么声音。

    “你刚才在什么地方看见老鼠的?桂香嫂”

    赵桂香伸出白N的食指指着货架后面,林越只好揭开半截门帘,走了进去。里面的地方也不小,右边是一个柜子,上面放着一台电视剧,左边是一个土炕,上面铺着被子,GG净净的。中间过道的另一端,是一扇紧关的门,看样子是通向他们家的院子。

    林越看了看,还是没有什么发现。

    “是不是已经跑了?”林越想,毕竟商店的门开着的。

    “我,刚才吓坏了,没注意。”赵桂香也想到了这种可能,不禁松了口气。不过,她也不能保证老鼠不在啊,听林越说这话,以为他想走,急忙又说,“林越,要不你先坐一会,万一老鼠没出去,我今天就烧的是这个炕,晚上只能睡着,要是它晚上再出来,就”说道这,她自己都担心了起来。

    林越点点头,“哪你把门关了吧,万一再进来一只就不好了,我们关门打老鼠。”

    赵桂香笑了笑,松开林越的胳膊,过去把商店的门关严实了。

    随着“砰”的一声,这个小房子里就剩下了林越和赵桂香两个人。赵桂香刚才没想这么多,等关了门,走进林越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个情况,心里不禁有些慌乱。脸上不可抑止地出现了J分红晕和琇涩。

    林越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孤男寡nv的,还把门关了。此刻见赵桂香过来,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好拿出手机来,继续发那个未完成的短信。

    赵桂香因为害怕,只能站在林越的近前,她也完全没有了往日的伶牙俐齿,高耸的X膛起伏不定,X膛下芳心也有些慌乱。

    “看,进来这么久还叫你站着,坐吧。”她终于找到了话头,用手将炕上的被子往里面卷了卷,腾出一块地方来,招呼林越,“没事的。”林越笑了笑,也没有推辞,把手机收好,坐在了炕沿上。

    “我给你倒点水。”赵桂香彷佛找到了灵感一般,又拿了个玻璃杯,开始往里面放茶叶。

    “不用了,我刚刚喝过水的,不用了。”林越连忙下炕来阻止她,用手去抢赵桂香手中的被子。

    “你看你,客气啥啊?”赵桂香当然不给了,两个人就这样客气了起来。林越还不死心,用手去挡“不用”不过这次却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的手正好放在了桂香嫂的手上,他心里一慌,赶紧放了开来。

    桂香嫂虽然生在农村,可是手竟然是那么的白N光滑,R嘟嘟软乎乎的。

    赵桂香也楞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你来了就是客,我给你倒水。”赶紧用话语来掩饰自己的慌张,林越看着她此刻温婉动人的样子,心中多了G说不出的味道。

    赵桂香拿着杯子,放了茶叶,弯下腰去提电视柜旁边的暖水瓶添水,手刚伸过去,就看见暖水瓶旁边,有一个黑黝黝的小东西,正用一双小眼睛看着自己。

    “啊”

    她一声尖叫,吓滇濜了起来,杯子也扔在了地上,下意识地往林越身边跑。

    “怎么了?”林越赶紧上前。

    “老老老鼠。”看来赵桂香真的是很怕老鼠,此刻说话都不流利了,她紧紧地抓着林越的胳膊,不敢再松开。

    “在哪?我看看。”林越有些好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这么怕老鼠的。

    “那!”桂香嫂指了指暖水瓶的位置。

    林越放轻了脚步,慢慢走到暖水瓶的前面,弯下腰去看。赵桂香紧紧抓着他,见林越弯腰,自己也弯下了腰,从林越胳膊旁边偷偷地看。

    “没有啊?”林越小声说道。

    “在水瓶旁边。”桂香嫂,悄悄在林越的耳朵边说道,林越只好再弯弯腰,去找。桂香嫂也伸出了头去看,有林越这个大男人在,她的恐惧就少了很多。

    “没”林越看了半天,还是没有,就又回过头来,刚想说“没有”。却不曾想,桂香嫂的一张俏脸就在他的旁边,自己这一转头,嘴滣滑过了她光洁白N的脸蛋,巧不巧,正对在了她娇艳的红滣之上。

    这对孤男寡nv从未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时间,两个人都呆住了。

    林越感觉桂香嫂的嘴滣上仿佛有蜜汁一般,是那么的香甜。就像一朵娇艳的花,吸引着自己去采摘。本来两个人的嘴滣只是轻轻挨着,而此刻,林越却情不自禁的再靠近了一些,实实在在地和桂香嫂亲吻在了一起。并且用舌头T了T那香甜的嘴滣。慢慢地,将自己的双手放在了桂香嫂的香肩之上。

    桂香嫂就感觉自己的心像是快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一般,她虽然结婚七八年了,可是和丈夫做那事的次数,一年也只有J次,丈夫只是个粗鲁的汉子,每次也只是提枪上马,匆匆了事,却哪里有过亲嘴这样的事情?自己也只是在电视中看看罢了,心中还对电视里对亲嘴的夸张表现暗笑不已。

    没想到到了自己身上,她才发现,原来亲嘴,真是很舒F很舒F的一种感觉。

    林越的男X气息覆盖在她小嘴上的那一刻,她大脑一蟼愑就空白了,惊恐,不知所措,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窃喜。等到林越用舌头轻轻T自己嘴滣的时候,她J乎全身都S麻了,林越的每一T,就像是T到了她的心尖尖上一般,叫她的全身SS麻麻地,像是过电了。提不起一丝的反抗之情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